日本太极拳,拳民200万

打印

   6月24日早晨7时50分,日本太极拳访华团180名成员乘坐的三辆大巴在到达长城居庸关的几分钟之前,北京的中雨突然停了。团长小池义则脸上漾出了笑容,他是率团来参加“奥运中国,晨练北京”活动的。大巴从宾馆开出的一路上,雨点越来越大,小池的心也悬得越来越高。他就怕天公不作美,好在汽车到达时,雨停了,天也晴了。

   8时20分,晨练开始,中方领导人开始讲话。领导讲了日本太极拳的普及、小池的功绩等等,最后决定发给他一项大奖。小池一直站在表演队里,认真地听着,却没有上台去领奖。翻译找到他以后,他才跑上领奖台。原来,小池并不懂中文。

   居庸关上空飘起了风筝,摆在城门前的录音机里传出了音乐,小池率领的180人与中方的数百人在近千名观众的注目下,开始表演太极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分不出哪个是中国人,哪个来自日本。

   小池代表团中年龄最小的不到22岁,最大的已经76岁。在中国,22岁的学生参加太极拳运动似乎不是很多。“日本这样的年轻人不少,而岁数最大的大概要超过90岁了。”小池说。

   曲终,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日本表演队是在不懂中文的情况下参加太极拳运动的,但打出的太极拳动作,和中国的一模一样。

   小池义则今年59岁,他参加太极拳运动已经31年,在日本普及太极拳也有30年了。

   30年前,小池在东京中心的涩谷区开了太极拳教室,希望能普及太极拳。电线杆是他为教室做小广告的地方,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到了夜深人静时,小池手提一桶浆糊,他的夫人带上一叠油印广告,小池在电线杆上刷一层浆糊,夫人马上把广告贴上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5年之后,他们终于让教室有了20名学员。

   小池40岁的时候,公司经营开始江河日下,他和其他职员经过多方努力,把股东手里的股份收购下来,接着就是大家一起拼命干了。小池回忆说:“那时忙得连家也回不了,常常在单位附近找个旅馆睡上一觉,又来单位干活。惟一能做的就是在睡前打几套太极拳,白天工作太累了,也是靠打太极拳来轻松一下。没有太极拳,难以想象还会有今天。”

   小池在工作时也想过,等自己60岁了,就追随中国名师李天骥好好学习太极拳。在他48岁的时候,企业经营已经走上了轨道,小池决定辞去企业的工作,去普及太极拳。

   开始,小池把太极拳教室的目标设定为1000人,他已经不再用往电线杆上贴广告的方法招收学员了,而是托印刷厂印制了12万份广告。现在,小池的教室学员已经有1800人。

   全日本共有200万太极拳爱好者,他们大多数不懂中文,但喜欢太极拳运动,在参加完太极拳运动后,愿意到中国菜馆聚会,在那里交流一些运动的心得体会,更有不少人开始学起中文来。

   在太极拳运动普及的背后,有多少像小池这样的布道者,我们很难统计。为了有一个健壮的身体,为了从工作、生活的重压中解脱出来,打上几套太极拳,顿时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而太极拳中的哲学、人生观等等,也让他们把拳与其他运动区分开来。

(原文刊载于《新快报》2006年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