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东京4:所见所闻全是“中国”

打印

   在横滨国立大学教中文的林老师特别忙。除了本校的教学工作以外,林老师还在其他几所大学代课。常常从横滨市横穿东京到千叶县或者是崎玉县的大学去授课。“学习中文的学生越来越多。过去学生选择二外时,学习中文,拿到学分就不再多学了,现在高级班的学生开始多了起来。放假时,不少学生还选择到中国去,参加一些短期汉语进修班。”林老师说。

   三菱商事的一位董事说:“从2005年开始,我们公司的所有新职员都必须会中文。过去只要会英文就可以了,但现在不会中文,不懂中国经济,就很难对国际投资、贸易做出准确的判断。”一些做中美洲贸易的职员也需要对中国状况有所了解。铜矿、粮食、石油等等,往往是中国企业介入了,价格就会有所波动。进三菱商事工作的人,不会中文的单位给学习机会,今后长期从事中国方面工作的人,还能获得半年或一年到中国学习的机会。

   提前出版的9月20日日文版《新闻周刊》,以《中国脑———走向世界的13亿科学力》为题,做了一期中国问题专集。美国在日本出版的周刊杂志,出中国问题的专集,说明中国经济、科学力量等等已经是他们必须关注的一个问题,这是最能让日本读者出钱买杂志的一个热了几年的话题。

   一些经济杂志已经加大了中国问题的报道,要把每周一篇的1个页码的专栏扩大成每周一篇,2-3个页码。“我们准备从11月开始加大、加深、加重对中国经济的报道。”一家经济周刊的主编说。

   “来到日本你能在所有销售报纸的地方找到《朝日新闻》,所有日本人都知道,《朝日新闻》对中国的报道不同于其他报纸,有人说我们比较亲华。亲华的报纸能在日本报纸销售量排在第二位,每天能发行900万份,加上晚报的话,发行量超过了一千万份。”《朝日新闻》记者说。

   如果把目光放在发行量只有几千份的保守系列、右翼系列杂志上,看看那些和妓院广告贴在一起的右翼标语,听到和播放噪音一样的右翼宣传车的军歌,再看看发行量能有一百多万份的《产经新闻》也挤在体育报纸中在便利店销售,作为一个刚到日本的中国人,心里自然很不好受,会对日本社会有种厌恶。但是真正走进日本社会,去看这里的中文教育、企业与中国的关系、《朝日新闻》等大报对中国的报道后,我们相信中国对日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自民党总裁选举,争论最多的就是日中关系问题。安倍希望选举结束后,实现日中首脑会谈,访问中国等等,是上日本报纸头版的消息。

   走进东京,我们能发现中日关系的好转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

(子琦/编制) 

(原载《新快报》 2006年9月18日)
http://www.ycwb.com/xkb/2006-09/18/content_121740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