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中国市场的重心地位

打印

   富士的在华投资,数码相机、印刷及医疗器材三大事业并举

   在上海淮海中路,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前田保知简明扼要地介绍了一下公司情况:“我们是2001年成立的外商独资企业,当时的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现在已经增长到1.8亿美元。现在233名职工,其中日方17人,公司大多数业务是中国雇员在做,我更觉得这是一家中国企业。”

   前田是富士胶片株式会社全球副总裁,现在他兼任中国公司总经理。富士总公司有223家子公司,在中国投资公司下面有8家子公司。和中国相关的富士胶片企业全加起来有20多家。前田的工作之一是统辖好中国子公司,把在中国的业绩推向一个新的高潮。各种各样的子公司一一介绍过来,怕是记者也记不清楚,前田说:“我们在中国的主要业务有三大块。第一是映像事业,说白了就是数码相机、数码冲扩设备、数码多媒体自助站(DPC);第二是印刷器材,包括PS版、印版及配套药品、设备。第三是医疗映像器材,这里面有X光医疗映像器材、计算机放射映像系统和数码放射映像系统等等。过去医院胶片需要冲印,有了干式成像设备后,图像直接输入到计算机中,可以集中打印。”

   “我们公司在2001年成立以后,加快了在华投资步伐。”前田说。目前,富士胶片在华投资总额已经超过3亿美元,有员工12000人。最新的财务统计显示,该公司在中国的销售总额约14亿美元。富士胶片全球总裁古森重隆频频访华,由全球副总裁前田任中国区总代表,该公司十分重视在中国,把很大的一部分投资投向了中国。

   在苏州建全球最大的数码相机厂

   在苏州新区长江路上,看到一大片绿地中,有一栋白白的厂房,那就是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下属的苏州富士胶片映像机器有限公司了。

   苏州公司是富士胶片全球数码相机生产的重镇。富士胶片全年生产的数码相机为650万台,在苏州生产400万台,在日本仙台工厂的产量不过250万台。“大量生产的数码相机主要在中国,小批量的、试验性生产的相机,主要在仙台。”苏州公司总经理深野彰对记者说。

   翻开苏州工厂的记录册,知道工厂建于1995年,一开始时并不是数码相机厂。“我们开始时是在这里生产一次成像相机和APS相机。消费映像领域数码化急速发展以后,苏州厂迅速转型,开始从1997年生产数码相机,当时中国国内数码相机的消费者还很少很少。”深野说。

   看苏州工厂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雇佣的工人多。一条生产线上,十几名工人在站在那里操作机器,生产或组装,有条不紊。

   中国经济中比较大的一个问题是劳动力过剩。能够大量雇佣劳动力,是对中国经济的一大贡献。记者采访过其他的中资及外资企业,看到过一些大的工厂,只能听见机器轰鸣,而很少看到有工人在操作。这样的企业中国经济中当然也需要,但能够解决中国劳动力过剩问题,我们首先应该感谢这样的企业。也许有人会认为中国劳动力价格便宜,但苏州算不上劳动力最便宜的地方,能在相对劳动力价格比较高的地方大量雇佣工人,外企看的更多的是劳动力质量,生产的效率。

   第二个特点是,富士胶片苏州工厂不是一个单纯的组装厂,而是零件生产加组装的工厂。普通一点的数码相机,只要能在市场上买到零部件,组装起来并不困难。真正难是难在了零部件的生产及新型相机的开发上。深野告诉记者说,他是工厂设计方面的专家,富士胶片的很多工厂的设计他都参加过,苏州工厂更是从初始阶段,他参加了设计全过程。“我们在设计阶段就考虑过把零部件的生产拿到中国来。”记者参观了工厂零件成型、喷涂印刷、基板实装、镜头成型-涂膜-组装、产品组装、检验包装的全过程。大量工人的雇佣,和全套生产都在中国进行的富士胶片公司战略是分不开的。在苏州工厂我们可以看到富士胶片最新型数码相机的全部生产过程,这里不是一个简单地在中国组装产品,而是把生产的各个阶段全盘搬到了苏州来。在这里能够看到富士胶片在数码相机的生产和管理方面的所有技术。

   跨国公司在中国的业务基本上分三个阶段推进。第一个阶段是在中国组装产品,第二个阶段为转移生产和管理技术,第三阶段进入到与中国共同开发技术,共同开拓国际市场。深野总经理告诉记者说,他们早在2004年就成立了技术开发中心,一批批优秀的中国技术人员被派到了日本学习,开始担负起技术开发第一线的重任。

   也许用不了多少时间,全世界的消费者可以用上苏州工厂设计制造出来数码相机。

   建立南北两地的印版生产据点

   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瑞馥在上海告诉记者说:“我们在2000年与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合资成立了富士星光有限公司,成功地推出了高质量PS版。在2004年10月,我们又率先实现了世界领先的紫激光CTP板材的国产化,深受中国印刷市场的欢迎。”这是该公司在北京合资成立的印版企业。

   在印刷版行业,富士胶片稳坐世界头把交椅。在中国印刷业迅速崛起以后,市场的迅速扩大,让富士胶片看到了新的商机。2005年12月全球总裁古森重隆来中国访问时,除了参加苏州富士胶片厂建厂10周年大庆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活动,那就是参加在苏州工业园区投资4400万美元(约合4亿人民币)的富士胶片印版(苏州)有限公司的奠基仪式。

   苏州印版厂的CTP年生产能力可以达到1800万平方米,将于2007年3月投入正式运营。徐瑞馥副总经理说:“这样在北方我们有星光,在南方有苏州,能更好地满足国内印刷业的需求了。”

   作为全球总裁的古森在谈到苏州厂产品销路时说:“苏州印版厂建成投产后,中国在富士印刷事业中的位置将更加重要。”古森所说的富士印刷事业,包括了日本、中国、美国、荷兰,由4极组成,是要长久维持富士胶片在印版方面头把交椅的地位。

   相关的销售渠道已经先期铺设。2005年4月,富士胶片在上海成立了富士星光印刷器材(上海)有限公司,负责中国工厂生产的热敏CTP版、紫激光CTP板材的销售工作。富士胶片中国公司对进一步提高在中国的板材普及率充满了信心。

   在医疗器材领域追求新的空间

   日本原来是乳腺癌发病率很低的国家,战后日本人的生活习惯开始欧化,大量食用肉奶制品后,日本乳腺癌的发病率开始上升。富士胶片经过14年的研发,终于成功地研制出了乳腺诊断图像系统,为医生在早期发现乳腺变异提供了图像方面的支持。富士胶片的这个图像系统将于近期在中国有关医院试用。

   富士胶片在医疗映像领域,很早就将X光片从传统胶片推向了数码化。1983年,他们把第一台X光拍摄的信息以数码的方式记录了下来,以后该公司的计算机放射诊断仪(FCR)一直在医疗器械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富士胶片在中国有富士医疗器材(上海)有限公司,是富士胶片的医疗映像设备及医疗映像信息系统向中国市场推广的一个窗口。

   2006年8月将接替前田保知总经理职位的横田孝二先生,自1988年就来到了中国,一直从事中国业务。横田先生说:“中国的增长空间非常的大,富士胶片今后将要开拓一个更加广阔的中国市场。”新一个阶段的富士胶片业务,将在熟知中国的横田孝二任统领的时期,迈出新的一步。

   深野彰总经理的绿色理念

   苏州富士胶片映像机器有限公司总经理深野彰喜欢骑自行车,去稍远一些的地方骑车,更远一些的地方比如到离公司50公里的苏州名胜景点,他还是会骑车去。“2005年,有一次去上海,我也是骑车来回的。”

   一家注册资本近1亿美元、职工2300人、年生产400万台数码相机的企业,不至于没有一辆供总经理专门使用的轿车。在北京,别说这么大的企业,就是一家普通的日资贸易公司的老板,也是出入有车;稍微大一点的企业,总经理一般来说是乘坐欧洲名车上下班的。

   2004年,深野总经理来苏州赴任时,公司准备给他配一辆轿车,50万人民币的预算也做好了。但他没有立即选车、买车。原因首先是前任总经理的车子还能用,其次是占地10万平方米的工厂,厂房虽然已经建好,但周边还有不少空地,尚处于杂草丛生的状态,深野总经理想迅速解决这个问题。

   深野作出了一个决定:把50万元

   购车费拿出来整治空地。很快,推土机来了,大量的废旧建材、乱石被清了出去,平整后种上的小草蹿出了地面,过去的乱石堆变成了一大片绿地。“再过一段时间,我们这里就能踢足球了。”负责绿地平整工作的孙凤英科长对记者说。

   国际上通常会把富士胶片公司常用的绿色称之为“富士绿”,“绿”与“爱”是富士胶片公司从事社会贡献的一个理念。

   说到企业的社会贡献,人们比较容易想到的是去沙漠种树、捐助希望小学、在大学设立奖学金等等。而深野总经理用一辆专车为自己的工厂换来了一片绿地,让工厂成为苏州各家企业中绿地比率最大的一家工厂,这也是一种社会贡献活动。用深野总经理的话说:“我自己酷爱骑车,省去一辆轿车,能换来这么大一片绿色,何乐而不为?”

(原文刊载于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8月17日)
http://tech.sina.com.cn/it/2006-08-17/1520109111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