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景气之象:投资热潮正在兴起

打印

在东京采访数日,发现丸之内CBD街头这几年忽然冒出了数不清的名牌产品商店,而上野公园里的流浪汉也需要刻意寻找才能发现了。日本的企业总在大谈如何如何加大开发、投资的力度,而普通市民在聊天时,也早已没有了过去在东京买一套房子等待升值时的喜悦。那次的喜悦,曾经换取了无数日本人十几年的痛苦。现在他们也在买房,在市中心买,在靠近地铁的并不偏远的地方买,价格是过去的几分之一,上下班时间能省一半,但往往只是为了居住,投资的意味不大。


   日本回到了经济发展、市民生活心态稳定的时代。十几年前的那种除了数钱就是购物看房的“泡沫多动症”,似乎已经离日本非常遥远了。以稳定的发展速度,长期维持日本市民生活的发展,是经过上个世纪90年代风雨的大多数日本人的愿望。让人明显感觉得到的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日本的企业和市民都在努力,努力的结果就是人们一望而知的社会稳定。

新一轮投资热潮正在兴起

   近年来,日本的主要企业开始了新一轮的投资。东芝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

   西田厚聪去年就任东芝总裁以后,决定了好几项大型投资。今年2月,东芝出资54亿美元(约6210亿日元)收购美国核能企业西屋公司。这次收购让东芝核能技术横跨沸水型及加压型两种技术,“国际能源价格已经上涨了几倍,核能技术迟早会被人们重新认识的。”西田总裁说。

   刚刚处理完收购西屋的工作后,西田总裁立即决定在日本三重县投资3000亿日元建设MAND型闪存元件的新工厂。“东芝一年的销售额为6万亿日元,但我们准备在今后三年内在生产设备和研发方面投资3.3万亿日元。”西田坚定地说。

   记者在日本采访期间,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是,日本企业正在从依靠政府项目获得订单向自主往欧美国家出口的模式发生了转变。新的商业模式已经成型:从日本出口技术及关键零部件,在中国等亚洲新型市场经济国家组装后向全世界销售产品。能保证日本在新模式中一直掌控主动权的,就是日本所拥有的世界最先进的工业生产技术和设备。那些尖端的核心的技术,不是其他国家能在短时间内靠模仿就能获得的,在设备方面的投资更是巨大,更不是那些发展中国家的企业能做到的。

   瑞穗综合研究所中国室铃木贵元主任研究员说,日本在不断地通过设备投资和产品创新们来抢占利润率最高的新市场,而一旦发现新市场快要饱和了,就能迅速开拓出更新的产品、更新的市场。

   新产品大量涌现的背后,是日本企业花巨额资金所从事的研发。在日本见到富士胶片公司古森重雄总裁时,听他讲企业的生产内容,已经听不到太多的照片、胶卷方面的内容。古森总裁说:“我们准备在今后三年内,将医疗、生活科学方面的销售额做到3000亿日元。我们在生物工程事业上、在抗体医药品事业上要动真格的,将加快生活科学领域的事业进程。”听古森总裁说这些,已经感觉不到他负责的这家企业过去曾是全球胶卷、相纸业的巨头了,事实上,如今胶卷已经不是该公司的主要业务。

   日本电机方面的专家对《经济》说,三菱电机正在向更加适合三菱集团的企业形态过渡。他们已经收缩了过长的产业链条。集团内有三菱房地产公司,所以三菱电机把很大的一部分资源集中到了住房使用的电梯上;集团内还有三菱汽车,所以三菱电机在汽车零部件的生产上加快了脚步。三菱这个曾经摇摇欲坠的企业巨人,如今明显焕发了活力。

就业增加了日本市民的信心

   在东京火车站附近的日立制作所总部,企业传播本部伊藤俊彦本部长对记者说:“日立企业集团有职员356,000人,每年新雇佣的人数为5000人左右。”

   三菱材料技术公司是一家股票没有上市的中型企业,有职工1000人。负责人事、总务方面工作的常务董事星和夫说:“这些年公司业务有了比较大的发展。前些年企业结构需要调整,裁员成为其中的一个方面,但这几年我们每年都要招30多人,让企业从850人左右发展到了1000人。”

   日本企业雇佣人数的增加,甚至已经让一些地方感到了招募员工的困难。东京、大阪、福冈等大城市的“有效招倍数”已经超过了1.0,也就是说需要招聘的人数超过了前来应征的人数,劳动力市场已转换为卖方市场,只有工作条件好、薪水高的企业,才能在劳动力市场上招到比较满意的人员。

   在劳动市场供求关系变化以后,最显著的变化莫过于职工能拿到的奖金了。基本上所有企业的员工都开始拿到比前些年多出不少的奖金。稳定的工作,逐渐增长的奖金,是日本社会稳定和市民信心的一个重要保证。

住房、数码家电的消费旺势

   在一所大学工作的林老师,2005年在离东京市中心坐城铁只有25分钟的琦玉县买了住宅。在这样的地方买一套100平米左右的住宅,十年前至少要5000万日元(约350万人民币),但在“失落的十年”中,这里的地价、 房价已经下降了一半多。如今林老师以2800万日元的价格,轻易将一套最新的住宅买到手了。“想不到我从中国留学来日本,在东京学习工作不到二十年,就能住进这么好的住宅。”林老师说。

   日本销售的住宅全部是装修好的,住进新宅不用忍受邻居装修噪音之苦;也没有中国那么高的物业费,维持起来并不困难。北京的稍微好一些的住宅,价格基本上与东京持平,而北京人的平均收入不到东京的1/10。

   与住宅销售同时上升的是数码家电。去年记者来日本采访时,能看到数码相机的热销景象,今年则是液晶电视及等离子电视。记者在中国看到大型电视是液晶卖得比较好,日本则早已转向了等离子电视。日立制作所伊藤本部长说:“如果按42英寸计算的话,我们在2004年的等离子电视的生产量为60万台,到今年大致为150万,2008年中国召开奥运会时,我们的常规产量将达到360万台左右。”等离子电视正在成为一个新的日本消费的重点。

   在日本采访期间,常常听日本学者、媒体和企业把日本经济近些年来取得的成就归功于世界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对拉动日本经济的巨大作用。但是,首先是有了日本企业在国内的生产内容的重组、大量的设备投资、巨额的研发费用支出,才使日本的内部经济能力能够适应外部经济环境的改善。日本经济并不依赖外来投资,也不依赖国家项目推动,而是有发自内部的强劲力量支撑的。


原载《经济》2006年11期
http://finance.sina.com.cn/j/20061207/1208314397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