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日韩形象

打印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10年后的1982年,日本产品的广告在中国铺天盖地,手表、电视产品几乎是家喻户晓。1993年中韩也实现了邦交正常化,韩国企业没有用10年时间,同样让中国消费者对其刮目相看。

   现在在中国消费者心目中,依然留存着对日本产品的绝对信赖。但是日本的一些政治家用参拜靖国神社等方式挑战普通中国市民的对日好感,这大大地拉退了中国民间对日本的美誉度。日本形象政经分离,成为一种多重矛盾的组合。

   韩国产品在进入中国以后,接着韩国影视作品蜂拥而入,让大量的中年妇女为韩剧所倾倒,韩国形象在中国民间大幅度上升。但另一方面,和韩国电视剧中塑造的清纯人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民众在一些场合表达自己不满时,游行中往往会出现暴力倾向、出现断指等过激举动,韩国官员对中国某些媒体的报道不满时,不是冷静解释,而采取反复向媒体抗议的手法,态度十分强硬。这些与影视中的韩国形象大相径庭。韩国形象同样是一种非常矛盾的组合。

   对于现今的日本与韩国,以复合的角度进行研究的似乎不是很多。2007年1月,王众一、朴光海通过外文出版社出版了专著《日本韩国国家形象的塑造与形成》,比较全面地剖析了这两个国家。两位著者有着很深的理论功底,但只选用了具体事实,向读者展现了日韩两国的形象特点。他们告诉读者,为什么两个国家的形象会出现如此这般的矛盾,解读了人们对日韩两国的种种疑问。

   王众一负责了本书日本部分的著述。王众一在大学及研究生阶段就研究日本,现为日文杂志《人民中国》(月刊)的主编。对日本进行理论分析本来是王众一的特长,过去也读过他写的大量偏重于理论分析的日本研究文章。但在著述本书时,王众一似乎有意要通过事实来描述日本,看上去是写了一些事例,但每个事例又具备了从理论上脱胎出来的特点,比单调的理论要生动具体。

   对日本国家形象的形成,王众一分三个阶段作了描述:(1)战前、(2)战后到80年代泡沫崩溃、(3)失落的十年。新时代的日本国家形象还在形成过程中,从上述三个阶段,基本上能归纳出日本的特点。受日本政治变动的影响,中国媒体在过去几年里比较多地把注意力放在了参拜靖国神社等问题上,王众一虽然在书中严厉地指出:靖国神社“给日本外交造成了巨大的困难”,但同时并没有把主要焦点聚集在这个问题上,而是对日本的海外经济援助、品脾的维持、技术创新、国家形象从具有高超的制造技术向具有丰富文化内涵进行转变的过程等等,一一详细地进行了分析。

   的确日本的一些政治家在历史问题上开倒车的做法,《产经新闻》等保守媒体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等,被中国媒体报道后,很多人们对日本难以理解。但另一方面,日本的海外协力队员、村上春树的小说、日本举办的运动会及博览会、动漫等等,是以一种非常具体的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更多的中国人关注日本,对日本有种特殊的理解。

   王众一认为,日本的经济形象中的“节能环保理念、松下管理模式、丰田汽车的生产模式等为许多国家和地区借鉴”,文化形象中“不论是歌舞伎、花道、茶道,还是文学、电影、动漫,文化在帮助日本塑造国家形象的过程中功不可没”,其国民“勤劳、肯钻研、遵守法纪、具有团队精神------日本的总体国民素质在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当然,王众一也指出了日本政治形象中“消极成分有所增加”的特点,军事形象中的“修改和平宪法,向军事大国迈进的苗头”。日本形象本身就是矛盾的产物。


   朴光海是位就职于社科院的学者,多年来一直在研究韩国文化。

   朴光海在本书中认为,“1988年首尔奥运会、1993年大田世博会、特别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等更是对韩国国家形象的转变和提高起到了助推器的作用”。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真正地认识韩国,是这几年的事。特别是其产品大量涌入中国,韩国学生进入中国大学学习、韩流影视剧开始吸引中国观众眼球以后,人们突然发现,热情奔放的韩国,与我们熟悉的朝鲜原来有很大的不同,更和日本不一样。韩国国家在世界上的形象通过奥运会、世博会、亚洲足球赛等国际活动发生了转变,但韩国在中国的形象,应该说是通过韩国产品、韩国人及韩流影视作品抽象出来的。朴光海引用了一个外交官的话说∶“几十名外交官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取得的成果,还不及一部电视剧。”韩国直接向大众宣传其国民国家形象,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黄禹锡弄虚作假事件、国会窃听事件、政治经济腐败丑闻等,这些都是韩国树立国家形象的消极因素。”朴光海在本书中指出了韩国的现代形象在形成过程中的矛盾表现。普通中国市民大都对韩国的这些矛盾有所了解,但在日本的一些政治家、保守媒体挑战中国民意的时候,这些本来应该更加为中国市民所关心的问题,就变得不是那么显著了。

   《日本韩国国家形象的塑造与形成》向读者展示了比较全面的日本及韩国的客观形象,让人能在不知不觉中把书读完。如果刻意要找一点该书的缺点的话,我们认为两位著者要是能用各自的专长,对日本与韩国进行一些对比的话,那么两个国家的形象将能更加鲜明地显现出来。合上书卷,给人留下的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缺憾。


原载《经济》2007年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