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走进“农商”时代

打印

   将种植与销售、加工一条龙,农民能过上与城市居民大致相同的生活,在工业化社会里,只能靠这个途径。

chenyan-302.JPG
野菜俱乐部 代表泽浦彰冶先生 ”

日本的工业现代化是以牺牲农业为代价取得的,尽管日本的农村并不贫困,但在医疗卫生、交通设施、教育水平、对现代文化的接触等方面,与城市仍存在着不小差距。保护农业的政策不是没有,但大都与选举联系在一起,政治家出于当选的目的,在选举前会提出一些动人的口号,对农民许下空头支票。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农村农民的地位无法和城市相提并论,今后也很难改变这一状况。

但是,日本的农民在努力靠自己的力量提升农业的地位。城市生活离不开农村,农村改变经营模式,就能取得较快的发展。让农业与商业结合起来形成的“农商”,能相当大地摆脱农业相对落后的现状。

野菜俱乐部倡导“农商”

   在东京都近邻的群马县利根乡有一个“野菜俱乐部”,从东京都到这里,走高速公路不到两小时车程。这里高速公路的两旁不再是鳞次栉比的两层洋房,而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非常养眼。

chenyan-301.JPG

   “野菜”在日语里是蔬菜的意思。在工业如此发达的日本,日本人把蔬菜称之为“野菜”,给人一种非工业化的感觉。“野菜俱乐部”是个公司的名字,不用“株式会社”、“有限会社”这种司空见惯的企业名称,用公司总经理泽浦彰治的话来说,“能更有一番滋味”。

   公司总共有47名出资者,53名生产者。很多出资者同时也是生产者,不存在地主与佃农、老板与工人的关系。泽浦总经理虽然穿着一身笔挺的洋装,但如果不是客人来访,他也是穿一身工作服,脚上穿一双厚底袜子鞋(鞋袜一体,有点像靴子,日本木工或农家特别喜欢穿),在田间劳作。然而,既然是公司,当然就要有企业组织形态,有赢利目标,“野菜俱乐部”2006年的销售额达到了9.35亿日元(约6000万元人民币)。粗略算一下,每个生产者的销售收入在100万元人民币以上,就算农业利润比较低,但维持与日本普通城市居民一样的收入水平,应该是没有问题。

   1993年,二十多岁的泽浦与其他两个人组织了“有机野菜生产小组”,以后又将小组发展成了“野菜俱乐部”。有志成为“俱乐部”里生产者的人,可以到“俱乐部”实习1年,愿意成为其中一员的话,实习结束后可以从“俱乐部”租赁到土地,成为那里的一员。在日本农业人口不断减少、农业后继乏人的情况下,“野菜俱乐部”以其独到的经营模式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野菜俱乐部”的最大特点是他们提出了“农商”概念。公司把生产者的农产品进行分类后发送给客户,或者直接送到签约消费者那里。消费者需要多少就送多少,一年有一年的种植计划,每季度有详尽的修改。集中全体农民的力量去找客户,为客户提供稳定的蔬菜供应,生产者、消费者双双得利。

   在日本这样的工业先进国家,农业同样要靠天吃饭,保不准就会遇上天灾或者过于风调雨顺而产量大增。“野菜俱乐部”有自己的蔬菜加工厂,在丰收的时候能及时把菜加工成咸菜、酱菜等等。

   “农商”实际上是种植与销售、加工一条龙的有组织的农业形态。农民能过上与城市居民大致相同的生活,在工业化社会里,只能靠这个途径了。


原载《新快报》2007年6月13日
http://www.ycwb.com/xkb/2007-06/13/content_15129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