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怆然离开首相官邸

打印

   9月25日,刚刚在21日过完53岁生日的安倍晋三,回到了首相官邸。这是安倍当选为首相的第365天,也是在9月12日宣布辞职,13日住进大学医院以后,相隔12天以后又一次回到官邸。他要召开一个内阁会议,接受所有内阁成员的辞呈,把政权交给下午选出的新首相。

   安倍穿一套深蓝色的西服,打一条深色的领带,和24日在医院见记者时的穿戴基本上一样。参加那次记者招待会的日本记者们,在他们发回的稿子中说,安倍的脸色有些发青,像他身上的西服。中文的“青”和“蓝”是两种颜色,但日语中是很接近的两个颜色。说人脸色发蓝,有些近似于中国坊间说的“面有菜色”或者是“脸色发青”。那天安倍对记者说,“是自己身体不好,不能胜任首相工作了。”12日,安倍说是因为不能实现和民主党党首会谈,自己决定辞职的。不过在这个场合,日本记者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25日这天,安倍走进官邸会议室时,还是很有一些精神的。参加过内阁会议的一位政治家说,以前参加小泉首相的内阁会议时,所有大臣只要一听见小泉首相的脚步声(大多数是开会前十几秒,并不见得真的能听见首相的脚步声),会议室就立即安静了下来。小泉首相很有威严。但参加安倍首相的内阁会议就不一样了,到安倍进来之前,大家谈笑不断,有时气氛还很热烈,直到安倍首相坐下来以后,会议室才能安静。不是安倍首相缺少威严,是安倍的随和,让大臣们赶到很轻松,很自由。不过,25日会议室早早地就沉静了下来,大臣们在等待安倍首相的到来,所有人一言不发。

   这天上午的内阁会议仅有一个议题,就是大家提交辞呈,散会,解散安倍内阁。当然除了安倍首相以外,其他成员大都会在这届内阁结束以后,在后任内阁中,继续保有现有的职位。现在是要送别年轻、自由、有时也有些过于拘谨的安倍首相,大臣们有些难舍难分。

“我就这么辞去首相职位了,谢谢大家啦。”安倍首相说。
“安倍内阁让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修改了教育基本法,制定了国民投票法,这些是能给历史留下一笔的伟绩。”共同执政的公明党议员、国土交通大臣冬柴铁三说。“您还年轻,好好保养好身体!”他补充了一句。

   文部科学大臣伊吹文明,已是要到福田体制中担任自民党干事长的人了,属于党内2号人物。伊吹大臣眼含泪水,向安倍首相致谢。安倍和所有大臣握手言别,走出了他只住了不到一年的官邸。官邸门口职员们向安倍献花,一切既热烈,也平淡。

   安倍是个滴酒不沾的人,也因此安倍常常失眠,却不能用酒来催眠。昨夜在医院里似乎又是没有睡好,眼睛红红的,看上去又像是挂了泪水。9月的东京,气温依旧将近30度,格外地潮湿,安倍却觉得口干舌燥,说话的时候不住地舔嘴唇。从首相官邸走出来后,法务大臣鸠山邦夫对日本记者说:“太感动了,使我们这些大臣满目泪水。”他们拍手送安倍首相走出去的时候,看到安倍高扬着头,感到了他的威严,也觉得可能是已经满眼泪水的安倍,为了让泪水不至于流下来,扬首走出了官邸。

   365天,仅差一天就是圆满的一年了。中秋之日,团团圆圆的时候,安倍完全卸下了首相的重任。去年此时,走进官邸,安倍如沐浴在春风中,那时所有日本民众都相信,安倍内阁将是一个长期政权,他年轻、充满了政治理想。今天他离去,如同比去年此时苍老了十岁,忽然消瘦下去的5公斤体重,让他的西服变得有些宽大了起来,衬衫也不那么合身了。这波澜万丈的一年,让安倍首相(最后这么称呼他)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虽然他还很年轻,特别是和已经71岁的福田康夫相比,他们相差了将近20岁,但今后何时安倍才能再次入主官邸呢?


原载《环球在线》2007年9月25日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pl/2007-09/25/content_61332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