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婚宴,热闹而不失礼节

打印

经历了泡沫经济崩溃后的10年,日本民众至今都不太信任那些搞证券的人。

   国庆长假例牌是结婚的高峰期。大小饭店餐馆门口,不止一对新人身着盛装在门口迎宾,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西式礼服,新郎一身白衬衫黑礼服显得潇洒倜傥,一身纯白的婚纱更衬得新娘艳若桃花。

   日本的婚宴同样充满了喜庆。传统日式婚礼上,新娘穿着奢华的和服,头发挽在后面梳了个髻。虽然脸上白白的粉显得有些过厚,但新娘子含羞带怯的一低头一叩首,着实有些“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句中所描述的古典风情。虽说也受到欧美的影响,在日本婚纱、礼服同样受到年轻人的喜爱,但传统仪式并没有被遗忘。所以土洋结合的方式在日本很流行,这样既可以行日本礼数,同时享受西洋式的浪漫。年轻的新娘会忍着辛苦涂上厚厚的粉底,穿上厚重的和服,端跪着忍受一轮又一轮冗长的敬酒仪式。捱过这个节目后,转眼间新郎新娘又换上了轻松的西式服装。

   酒菜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中国喜宴中,金玉满堂、百年好合、百子千孙、相濡以沫……所有的好词似乎都能和这一桌子的饭菜对上号,一场宴席下来,至少有三四十道菜。日本的宴席则在每个人面前摆一个托盘,里面是事先摆好的各式小菜。碟子精美,托盘内能放进的菜肴有限。菜名也大都与内容有关,只要能看懂汉字和日本字母,就大致能知道这是什么材料做的。吃完了再看看面前的碟子,也能让人欣赏把玩半天。当然席间还会上一些需要现做的食物,如天麸罗、酱汤等,最后是蛋糕甜点。不过这些点心也多是以小碟装的,一碗一碗事先分好,放到每个人面前。

   席间新人到各桌敬酒,这一点中日都一样。也都有闹新人的节目,但在日本见到的显然不如中国热闹。几句俏皮话,逗笑了一桌子嘉宾,点到为止。而且大都是笑一次就算了,即便还想逗大家笑一回,通常也都会忍住。

   逗笑新人似乎在喜宴上不是特别重要,能让新娘在喜宴上情不自禁地泪撒酒杯,则是一幕重头戏。

   在日本婚礼上,新娘要念一封写给自己父母的信,内容无非是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而且大都是用日常的几件小事来体现。人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从儿时的顽皮、青年时的反抗、就职时的艰难中走了过来,这期间往往是父母的一句话或一个眼神给自己以威慑、鼓舞和勇气。而今就要远嫁他乡,往事如烟,亲情自然难舍难分。这种追忆虽然是新娘早就写在纸上的,但当着满堂亲朋好友的面读出来,又往往会让新娘子泣不成声,难以卒读。这样的喜宴把新娘对家庭的眷念、对未来的希望表现得淋漓尽致,无形中又增添了几分喜庆。

   不管是否要外出度蜜月,婚礼的最后环节,新郎新娘要穿上西服提前走出宴会会场,双方家长、亲属代新郎新娘送走客人。

   日本的婚宴热闹而不失礼节,不论去参加多少次婚宴,都能听到绝不会重复的故事。


原载《新快报》2007年10月10日
http://www.ycwb.com/xkb/2007-10/10/content_164174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