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联合的日本报纸

打印

发行量撞上天花板

   60年前,《读卖》、《朝日》只有几十万份的发行量。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大报的发行量像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没过几年就纷纷过了百万大关。到十几年前泡沫经济盛行时,《读卖》早报超过了千万份,《朝日》早报加晚报也过了千万数字。而报纸也变得越来越厚,从战后只有4页到现在动辄就是五六十版,到了过年等大节日时,版数甚至超过100版。

   广告虽然也多,但还是比我们的媒体要少。日本大企业多,全国性的信息也多,产品又都是走大众化路线,所以这方面的广告特别多。基金等各种金融产品在泡沫经济时十分盛行,登广告的也特别多。经济的发展也给报业带来了空前繁荣。

   但泡沫经济一崩溃,日本进入到“失落的十年”后,订报的人少了,虽然《读卖》、《朝日》仍然维持着较高的发行量,但在日本五大报中,《每日新闻》、《产经新闻》已经经不住市场的磨练,发行量开始下降。到2006年,《产经新闻》在东京等大城市里已经没办法再发行晚报了。

   这时恰逢互联网迅速发展,又给了报纸致命一击。日本报纸的主要报道内容并不上网,但从互联网上获取新闻的人并不在意报纸新闻的“准确性”。订报人数更是每况愈下,而广告则更多地开始流向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