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起产业振兴的贸易重担

打印

   三菱商事等日本企业在经济记者访日代表团1月回到北京后,1月26日设宴为记者洗尘。中方6人,日方也是6人,对面而坐。记者、企业职员进门时,被北京的寒风吹红了的脸,似乎挂上了就要抚面而来的春风。

   人事总务业务部副总经理小山雅久坐在最靠窗户的席位上,听大家谈对日本企业的观感。中国记者采访过的朝日啤酒、新日铁、东海铁道等等公司,一听企业名称就能大致知道是一家做什么业务的企业。小山说,他难以用一个词来说明三菱商事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

   在日本采访时,三菱商事公关部长广田康人拿出一本厚厚的资料对记者说,“我们公司业务有四大块,金属、机械、化工品、生活产业。”听上去似懂非懂,再一问才知道他们说的金属,是指金属冶炼原料、煤炭、汽车零件、钢材、有色金属、贵金属等等一大堆和金属沾边的内容,并不是我们日常所说的“金属”。2004年三菱商事的金属部门销售额为17466亿日元,净利润240亿日元,按人头算,一个职员的营业额是7459万日元。记者简单地算了算,在三菱商事金属部门工作的人,一年下来要为公司做600多万人民币的流水业务,利润再薄,公司拿到的利润也是丰厚的。三菱商事说,他们总公司有6128名职工,加上子公司共有职员5万名。

   三菱商事的厉害,还不在于其部门、职员能为公司赚取大量的利润,最重要的在于他们为日本的产业提供着原材料,提供了出口渠道。我们不能把三菱商事看成一个贸易公司,世界上不存在从铁矿石的开采、煤炭的调进、钢板的销售、汽车的组装、整车的出口等等如此长链条的贸易公司。韩国曾一度想学习日本,在财阀内部组建一个日本商社式的贸易公司,但现在我们还能在韩国找到这样的公司吗?美国派学者详细考察了日本商社,提交出过庞大的研究报告,但美国人能把丰田管理模式理论化后,冠名“精益生产模式”,向包括我们在内的国家出口,但他们最终没有把日本的看家本领——综合商事企业模式拿去。

   一个国家的产业发展,与国外的贸易往来,需要综合地处理各个产业之间的关系,中国对外贸易额在世界上的比率年年都在提高,但我们听到过中国在好好地研究日本的商社模式这样的话吗?中国的纺织、五矿各干各的。中国的商务部能把所有进出口业务管起来,让他们都有利润吗?商务部本来也不是干这个的。

   洗尘会上,小山默默地坐在窗户边听大家说,偶尔也用很纯很纯的京腔插一两句话。三菱商事的人,说话不多,但绝对厉害。人家肩上挑着日本国家贸易的担子,位重言也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