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企业对华投资掀起第三次热潮

打印

   1978年以后,日本企业对华投资主要集中在了日用电子领域,但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日企的投资开始向化工、钢铁等扩大。如今日本的汽车厂家不用中国执意邀请,已经云集中国,以汽车为代表的第三次投资热潮在悄悄兴起。

   到日本采访,记者想搞清楚两个问题:第一是日本经济是否从“失落的10年”中解脱了出来,第二是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在中日关系发展不那么顺利的时候,是否出现了新的趋势。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日本经济已经从十余年的平成危机中解脱了出来。日本的一些生产性的大企业,在泡沫经济期间没有在股票、房地产上进行太大的投资,企业受到了泡沫经济崩溃的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但宏观的违纪被企业拆成了宏观上的“危”难与具体企业“机” 会。我们所采访的京瓷、丰田汽车等是在平成危机中获得巨大发展的。

   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在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过程中,受到打击很小,或者是转“危” 难为“机” 会的企业,现在是对华投资最热心的企业。丰田汽车如此,京瓷、新日铁、日立资生堂也是如此。

   记者从1月中旬到下旬,由西向东,采访了神户、京都、东京的部分企业、学者、官员。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日本经济品质依然优良,日本经济正在加强与中国的关联,日本企业正在整合它们在日本及中国的各种资源,第三次对华投资热潮已经在运作。

日本经济质量依旧优良

   从北京机场起飞,三个小时后就到达了日本关西机场。然后开始在数不清的工厂间乘车穿行。从关西机场到神户市中心,高速公路旁是连绵数十公里的沿海工业团地。满载各种货物的卡车时时从身边超过,化工厂、钢铁厂、零部件加工厂一个靠着一个,看不到工厂内走动的人影,只有那停满了轿车的停车场在告诉人们,这里经济在正常运行。其实,记者看到的(大)阪神(户)工业区只是日本四大工业区中的一个,算不上是最大的。

   一直怀疑所谓日本经济衰退之类的说法,是日本人惯用的东方式的迷惑对手的骄敌之计。日立制作所专务董事、国际事业部门负责人中西宏明说,日本最大的问题不是空洞化,而是生产过剩。

   在朝日啤酒,最高咨询主席濑户雄三称:朝日啤酒最高峰时债务达14100亿日元,而当时我们的销售额为9500亿日元。10年以后,我们的销售额是14000亿日元,负债为4000亿日元以下,10年偿还了1万亿日元的债务。

   记者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了解到的数字是:1989年,日本股票的持有者比例是:国外投资者:4.6%;金融机关:25%;法人企业:42.1%;个人:28%;其他:0.3%。而2004年,这个比例变成了:国外投资者:21.7%;金融机关:30.1%;法人企业:21.8%;个人:21.4%;其他:4.9%。

   一个惊人的数字是:2004年,外国投资者购买了1500亿美元的日本股票及债券。耐人寻味的现象是:东京证券的官员说:日本人如今是跟着外国投资者买股票,外国投资者买什么,日本的股民就买什么,外国投资者卖什么,日本的股民就卖什么。

   日本银行负责国际事务的理事平野英治的说法验证了这一点。他说,“不良资产情况得到很大改善。金融机关不良债券问题,现在大致是解决了。当然这期间有很多金融机关消失了。由于银行不良资产而影响经济的可能性是大大减少了。”

   日本庆应大学经济系教授渡边幸男告诉记者:“日本产业结构的调整,必然让个别企业从经济舞台上退出,一些产业转移到国外,这和产业空洞化没有关系。”

以中国为生产基地的投资比例会越来越小

   从日本财务省发表的数字中能看到,2004年与2000年相比,日本从中国的进口增加了1.71倍,而出口增加了2.44倍。财务省的贸易统计与中国商务部发表的统计结果不尽相同,但就是日本的统计也表明,2004年日本的对华贸易赤字比2001年减少了1万亿日元以上。

   伴随着日本企业到中国来生产,日本的高附加价值的零件、工业原材料、半导体制造装置等一系列的生产设备大量出口中国。从2000年到2004年,日本向中国出口的半导体零件增加了2.88倍,汽车零件4.44倍,钢铁及化工产品为2.3倍。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激活日本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日本打开电视,看到预测2005年度经济时,评论家们在滔滔不绝地谈中国经济走势,过了半天又开始谈美国经济走势,日本是要把中美两个国家好好分析过以后,才开始谈他们自己经济的。

   日本经济结构调整时,日本企业纷纷把目光转向了中国。进入21世纪以后,日本确实对中国的定位由生产基地,向市场、向开发方面做了巨大的改动。日本企业开始整合日本国内及已经在中国建立起来的各种资源,树立了具体的经营目标,并为实现目标,扩大了在中国投资

   1月17日,日立制作所专务董事中西宏明在该公司总部第20层的会客大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称日立在中国的商业目标是,2006年对华业务规模达到70亿美元(按1美元等于103日元的汇率换算,为7210亿日元)。中西的设想是,把日立分散的资源整合起来,在“为中国城市建设做贡献”的旗帜下,把技术、服务用于大项目上。为此,中西把日立的研发也搬到中国,用中国的人才,开发适合于中国的技术、产品。

   “我们把常务董事派到了中国,由他任中国总代表,在今后三年向中国市场投入1000亿日元的资本。纯粹以中国为生产基地的投资比例会越来越小,以后的投资主要是以中国为市场的。”中西说。

   不仅仅是日立,在欧姆龙、京瓷、新日铁、资生堂也听到了同样的声音。1月14日,欧姆龙东京涉外部主事立石真太郎说,2006年,该公司准备向中国投资300亿日元,到2008年让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1500亿日元。

   京瓷名誉董事长,在日本有经营之神之称的稻盛和夫在该公司京都总部接受了记者的长时间采访,他非常重视中国市场,除了要在中国投资办厂外,更想把他本人的经营经验全盘地教给中国的年轻企业家。

   新日铁在2003年与宝山钢铁厂合资组建了汽车用钢板厂,该项目的投资额为1000亿日元,新日铁占有50%的股份,最少投资也在500亿日元左右。1月17日,新日铁董事、宝钢项目负责人入山幸在经团联大厦对记者说:“宝山项目生产的钢板为150万吨,能够提供给汽车厂家生产300万辆汽车。中国今后的汽车产能为1000万辆,光宝钢这点是远远不够的。”

   入山对他们与宝钢的合资建厂抱十分乐观的态度。而日本人对中国相关行业的熟悉和了解使人害怕:入山幸说起中国所有大钢铁企业的近远期规划、中国钢铁总产近期和长远将会达到的目标,了如指掌。

   斋藤忠胜是资生堂的专务董事,同时兼任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斋藤告诉记者,2004年资生堂在中国的销售额为200亿日元,到2008年他要把营业额做到700亿到800亿日元。

   对于日本企业如何看待中国?国际协力银行驻北京代表处代表关根荣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日本制造业的海外事业展开方面的调查报告看,大多数日本企业认为,中国经济到2010年以前一直处于持续增长阶段。”

   关根说,日本电机、电子产业看好中国华东,汽车产业看好华南。日本对中国的投资正在扩大着。日本企业投资是有长期规划的,他们谈的多是几年以后的销售额目标,谈他们为了实现目标准备投下的资金等。新的一轮对华投资正在有计划地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