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动人民币汇率的两大因素

打印

   伊藤忠(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佐佐木聪吉用他那带着一些日本关西口音的日语说:“商社非常关注人民币汇率。”大概中国的每家贸易公司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企业,也都把眼睛盯在了人民币汇率上。人民币的涨跌直接关系着企业盈亏,它甚至还和数十万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的普通中国市民也有着极大的关系。

   不过,尽管每天的报纸杂志都在谈人民币汇率问题,但中国老百姓似乎没有什么惊慌,也没有什么行动。12月底,北京知春路中国银行储蓄所外汇倒爷(有时也有一位中年妇女在这里换汇,但中文中没有 “倒娘”这个词),不慌不忙地坐在长凳上,时时看看10点以后才公布的汇率,用手机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新的要换外汇的人,除此以外倒爷待在那里轻轻松松。他报出的价和银行并没有多少区别,北京市民也没有必要冒风险和外汇倒爷兑换。

   但国内那些沾点外资边的经济分析家们已经按耐不住了,拿出他们从外国网上最容易找到数据,开始袒露抬升人民币的心思。而国内愿意和官方保持一致的经济学家们,也举出一万个理由说人民币还不能涨。纸上谈兵的人最能慷慨陈词。

   汇率的涨落因素能否用最简单的一句话给个说法?日本中央银行驻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露口洋介对《经济》说,他比较看重的是资本转移自由化和利率的自由化。

   不要以为那些携现金去上海炒房的碧眼金发的人能成多大气候。有一天他要撤资的时候,想把人民币换成外汇带走可不那么容易,带几十万美元现金回去,不安全不说,就是海关那里也不会放他一把的。在资本转移没有实现自由化以前,通过银行把外汇汇出去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资本的小范围移动不足以左右汇率

   细心的人也许已经关注到了12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的《个人财产对外转移售付汇管理暂行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不过,暂行办法还不是法律,尚不能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什么影响,我们最多只能说它是人民币兑换的起步措施之一,而且只是在这方面迈出了很小很小的一步。

   《暂行办法》的主要内容可以归纳为三点:第一,个人财产的对外转移。这里有移民财产转移和继承财产转移两个部分;第二,财产转移的申请方法。可以是本人直接申请,也可以委托他人办理;第三,转移方法。一次性申请,分步汇出,20万元以下的财产转移可以一次性汇出。< /p>

   北京工业大学教授杨松华多年从事对外贸易方面的研究工作。12月23日,杨松华对《经济》说:“中国是一个经常项目开放而对资本项目进行严格管制的国家。”简单地说,不管你是持什么目的带外汇进入中国都不难,可以拿外汇来中国办厂,也可以来建一个投资公司。 < /p>

   靠资本的力量在中国国内获得的收益,也可以汇出或携带出境。但是你要撤资,要把资本拿回去时,国家对你向境外转移资本会进行非常严格的管理。过去中国是一个资金不足的国家,能以招商引资的形式从国外拿到资本就更为困难,对于来之不易的外资,中国当然不会轻易让它又流回去的

   “但是我们现在在国际贸易方面,在与世界经济的交流上,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中国的国民经济在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以后,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在资本项目上也做出一些开放。”杨松华说。不过,这种开放还是试行的,不是全面开放。12月实施的暂行办法,还只是对个人财产的转移做出了规定。

   暂行办法的最大的意义在于它提高了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程度,是资本转移自由化的一个小小的开端。个人财产的转移可以不再用过去的非法途径,消除了个人过去需要承担的换汇风险。但是还不能认为这就是中国资本项目的自由化,个人财产对外转移,还不足以撬动人民币汇率现行体制,不能让目前的汇率出现较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