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看花的国度

打印

   到了三月、四月,日本人谈“花”,通常特指“樱花”。

   清代外交家、诗人黄遵宪(1848-1905年)的诗句:“倾城看花奈花何?人人同唱樱花歌。”经散文家冰心在其访日散文《樱花赞》中引用后,脍炙人口。黄遵宪谈到的“花”自然是樱花,那种樱花开放之时,万民赏樱,普天劲唱樱花歌的热闹景象跃然纸上。

   2008年3月25日,从鹿儿岛到四国,再从名古屋到东京,日本太平洋沿海方面的主要城市被画成了淡红色,是“樱花前线”已经到来,这些城市进入到了赏花阶段。此后樱花前线会不断向日本海沿岸、向日本东部推进,到4月20日前后,花开的消息将在本州岛最东部的青森县传出,自西向东“人人同唱樱花歌”的热闹景象差不多就要进入到尾声了。

   自樱花从中国传入日本以后,经数千年来的培育,日本樱花品种有数百种(一说六百余种)之多,花期也从3月底一直能持续到5月。东京的樱花开花与否,是以靖国神社院内的三棵“染井吉野樱”为判断标准的,这三棵中有一棵的樱花绽开了,便可表明东京“花开”。今年则为3月25日。

万民赏花

030401.JPG

   中国古代贵族赏牡丹,文人爱腊梅,但到了日本,无论是早在7世纪的持统天皇,还是古代的自命为樱花的武士、现代普普通通的市民,到了樱花开放的时候倾城看花,似乎全日本只有一个话题,一个去处。

   樱花一开,不少日本家庭阖家出动,找一个向阳背风的地方,铺上一块塑料布,在树下席地而坐,拿出饭团、啤酒、清酒,从下午一直吃喝到晚上,特别是那些上班族下班后,也加入到这个大吃大喝的阵营中,才愈发地显得热闹。日本人中能舞的不多,但善歌的不少。酒喝多了就唱,唱完了接着喝。

   企业里大都会选择一个赏花的名胜,白天先派一人去占地方。也是先铺好塑料布,用石头等将四周压好,等同僚们在下班后来这里集合。企业赏花也格外的热闹,在酒没有下去多少的时候,各种趣闻已经让大家听得差不多笑破了肚子。唱歌的自然不少,明月当空,樱花煞白。平日上下等级森严,到了这个时候则不分高低,大家一律平等。

   赏花时节,人们是不会在酒足饭饱之后径直打道回府的。在东京人们会沿着皇宫外的护城河绕个大远向车站走去。此时不见有人驻足赏樱,惟见涌动的人流,惟有如溪的歌声。似乎在这人流歌潮中,每个来赏花的日本人找到了心理上的同一个归宿。就像日本每个家庭都能够都有洗衣机、电视机,工作的企业虽然不同,但大家的收入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样,连赏花行动都是那么的均一。

公共象征

   日本民间故事中不见“葬花物语”,也很少有惜花之情,只追求猛烈。大多数日本人对樱花的凋谢并不是特别的关心。仲春的樱花大都在同一天开放后,又同时在大约一周后全部落去,虽无风雨,却像是突来的春日暴风雪,花瓣在瞬间飘落。樱花绚烂,花期短暂。凋落时的干脆,显现出的只有武勇,而少悲怆。

   日本人大都喜欢只有简简单单五个花瓣的染井吉野樱,其开得热烈,落得爽快。到了4月或5月,日本国内同样有不少樱花开在原野、路边,如八重樱等。那些樱花,花叶同出,花瓣繁盛,虽也热烈,但日本人很少去观赏这些樱花。

   在日本家庭的院落中,很少见种植樱树的。在公园、路边有数不尽的樱花,到了家中庭院则变成了橘树、蔷薇。公私泾渭分明。在倾城看花的国度里,大概“花”就是公共的代表,是追求同质时的一个象征。


原载《环球在线》2008年3月30日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pl/2008-03/30/content_65760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