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日铁董事坦言中国钢铁业的资源瓶颈、技术欠缺

打印

   国际铁矿石价格狂飙,中国国内舆论哗然。不过中国钢铁业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虽然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买家,但又确确实实的不能在价格上拿到多少话语权。眼看着别国先谈,别国定价,眼看着铁矿石价格窜上去了,我们只能跟进。除非有一天我们相关方面的协会能合成一股力量,我们有了能照顾全国大大小小炼铁厂的大贸易公司,而且各个钢厂不再各自为战,那样也许我们的话语权能多出几分。现在不是别国太强、太狡猾,是我们知道得太少,力量太分散,在吃哑巴亏,媒体出来用中文吵嚷那么两三句是没有什么用的。

   飞涨的铁矿石价格如同冬日的北风迎面刮来,把人冻了个透芯凉。不要以为春天就要来临,风不能把人怎么样了。夏天还会有飓风从海上刮来,它的破坏程度不比冬天的北风差。每年中国进口的能源价格都在上涨,和钢铁业紧密相关的原煤价格虽没有石油那么引人注目,但涨幅同样不小,而我们的话语权同样不大。铁矿石已经成为前车之鉴,进口原煤价格的交涉,到了该立即集结国内力量的时候了。

   本报就中国钢铁业的发展及所面临的问题,于1月17日在东京采访了新日本制铁株式会社董事入山幸。入山先生在董事会里负责海外事业企划部及宝钢项目,是国际问题,特别是中国问题专家。

   我们在日本经常见到的企业家大都是满面红光,身体微胖,特别的热情好客。但是入山则微瘦,吐词清晰,说话声音不是很大。从13:30到15:16的将近两个小时的采访时间里,入山很少变换他的坐姿,更很少用眼睛直接看一下记者。只有入山那严密推敲过的一字一句,细细地流进记者的耳中,变成文字书写在了采访笔记上。

矿石、原煤、用水遭遇瓶颈

记者: 世界各国的钢铁业都遇到过1亿吨屏障问题。前苏联、美国、日本都没有能实现从1亿吨向2亿吨的跃进,而中国现在已经开始向3亿吨进军。入山先生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
入山幸: 我认为这首先和人口有关。日本有1亿人,美国为2.3亿,欧盟3亿人前后。其次这和发展速度也有关联。中国的发展压缩了其他国家几十年的发展过程。欧洲用100年时间取得的发展,到了美国只用了30年,而中国是10年。
记者: 在快速发展过程中,中国也遇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首先在铁矿石的进口上就比较被动。
入山幸: 从2003年开始,中国就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到2004年进口了大约2亿吨,这占去了世界产量的二成,是海上贸易的四成。今后中国将进一步增加进口量,到2005年大致为3.4亿吨。中国在世界铁矿石的进口上所占的份额,也从1990年的3.5%,发展到2003年的25.9%。
记者: 国际铁矿市涨价,对新日铁的影响是不是也很大?
入山幸: 生产1吨钢大概要用1.8吨矿石。如果上涨50%的话,30美元1吨的矿石要变成45美元,打入到钢铁里就是15×1.8=27美元。新日铁年产3000万吨钢,涨价将给我们至少带来900亿日元的负担。
记者: 现在不仅是铁矿石涨价,国际原煤价格也很快就要涨上去,而中国进口的原煤也不少。
入山幸: 是的。从总体上看,中国迟早要成为原煤的纯进口国。
记者: 钢铁生产过程中的水虽然不用进口,但中国的水资源也十分的短缺。
入山幸: 我这里有一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开发表的资料。从资料上看,中国每年需要供应6200亿至6500亿立方米的水,到201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7300亿立方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将出现1000亿立方米的用水不足。

在钢铁生产方面,2002年中国使用了24亿立方米的水资源,今年估计是35亿立方米,缺口11亿立方米。如果2010年生产3.1亿吨钢材,则需要用水37.2亿立方米,那将缺少13.2亿立方米。估计今后只有在长江沿岸的钢铁企业有发展的余地。

高级钢材生产技术不足

记者: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生产国,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钢材进口国。
入山幸: 中国在条钢方面的自给率已经超过100%,但在钢板方面只有七成左右,而且2003年比02年还有所降低。
记者: 家电、汽车制造等产业在中国取得了比较大的发展,对高级钢板的进口也多了一些。
入山幸: 热轧及其他表面处理的薄板等产品的进口占了整体的2/3,特别是冷轧、镀锌、硅钢板的进口依赖程度一直在50%左右,依赖程度比较高。
记者: 技术含量比较少的条钢,又受建筑业的影响比较大。
入山幸: 对。一旦建筑业的需求下降,条钢类产品将供过于求,条钢所面临的风险较大。我们担心,随着建筑用钢的供应能力的迅速扩大,这方面的生产能力供大于求。但另一方面,中国制造业的不断发展将会增加钢板使用量,而数量上供不应求的局面还有可能要持续下去。
记者: 新日铁和宝钢一起投资1000亿日元合资组建了钢板厂,这是不是意味着在钢材的生产方面还能乐观?
入山幸: 目前中国的耐久消费品制造业所消费的钢材只占总需求的两成多一点,但随着外资的不断涌入、使用量在增加,这将会推动钢铁需求的健康发展,提高钢铁产品质量。特别是这方面的原材料是薄板,估计今后供不应求的局面还会持续。
不过,如果钢铁行业各个企业都持相同的看法,一起上薄板的话,那么和建筑用钢一样,又可能出现供应能力急剧扩大的局面。
记者: 入山先生说的是能力扩大,这和质量的跟进有关系吗?
入山幸: 从我们过去的经验可以明确地看出,产能的扩大是比较容易做到的,而质量的提高则要通过制造企业不断积累经验,通过不懈的努力才能实现,这个过程要花时间。高质量的钢材的短缺局面仍将持续下去。
记者: 你们是不是十分看好你们与宝钢合资组建的有150万吨薄板生产能力的加工厂?
入山幸: 我听说中国计划将汽车产量提高到1000万辆。如果每辆汽车使用500公斤钢铁的话,我们的合资薄板厂只能为300万辆汽车的生产提供原材料,应该说这个水平的薄板生产量不是个大数。

建立亚洲钢铁联盟还为时过早

记者: 宝钢、韩国浦项钢铁厂都是全盘引进新日铁技术后建立的,是不是亚洲已经有了建设钢铁联盟的基础?而我们并没有建立这样的组织。
入山幸: 中欧洲的钢铁联盟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运筹的。二战给经济造成了巨大的破坏,靠一个国家的力量来复兴经济将很难成功。欧洲采取了组织起来,共同复兴的方法,它们的国民经济发展水平也比较相近,在政治上都需要和苏联冷战。当时他们有共同的利益,也在思想上容易统一起来。 亚洲就不一样了。战后亚洲各国的经济状况不一样,每个国家的社会内部也不均衡,到现在我们也没有建立起一个均一的社会。我们还难以建设欧洲钢铁联盟那样的组织,也还没有构筑欧盟那样的共同体。 但是并不是我们不需要共同体。如果日本、中国、韩国能够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集体的话,我们的投资将变得容易,技术方面的交流也将会更加活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