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证敞开中国企业上市之门

打印

   在采访日本的证券公司的以前,记者想先到书店里找找和中国股票相关的书籍。原以为这要花不少时间的,没想到日本的书店里号召购买中国股票的书能一下子找到几十本,让记者吃惊不小。

   仙台是鲁迅留学过的地方,和大城市相比,只是个中小城市,但东洋证券公司在那里也设下了分公司。东洋证券在中国没有办事处,在东京兜盯(金融街)上,其经营规模也远不能和野村、大和、日兴等证券公司比拟,但仙台分公司经理山根博热情地向仙台市民推荐中国股票。“所有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股票,都可以委托我们公司购买。”山根说。不少日本证券公司在代理几种或几十种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股票(H股),但能代理所有H股的,记者还是头一次听说。

   同样是中小证券公司的蓝泽证券最近完成了筹资21亿日元(约1亿5000万人民币),通过德意志银行够买中国A股的工作。蓝泽证券瞄准了40、50个中国上市企业,号召日本个人投资家投资这些企业。中国股票市场上的A股,只有外国机关投资家才能够购买,蓝泽证券没有这个资格,他们只能绕道德国,来购买中国A股。

   东洋证券综合计划处处长铃挂彻对记者说∶“我们办了不少投资中国股票的说明会,每次都是场内无立锥之地,办一次火一次。”我们没有想到日本国内会有如此高涨的中国股票热潮,想不到那些没有在中国购买股票资格的日本中小证券,会在日本热卖中国股票。

   中国企业直接到日本上市,日本股民购买起来将更方便。中国企业能去日本上市吗?通过什么程序在东证上市?记者在采访中,一直带着不少这方面的疑问。海外上市,中国企业在香港、新加坡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其实世界上的三大金融中心在纽约、东京和伦敦。而中国企业对东京证券交易所的了解不多。从市价上看,东证的总额(44700亿美元)是香港(6090亿美元)的7.3倍。中国企业去东证上市,在资金的筹措方面将有更大的余地。

传统经济的发展让人眼见为实

   在东京召开的中国股市讨论会上,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山口正章做了长篇发言。他分析了日本投资者看好中国股票市场的原因。山口说∶“中国的国民收入在上升,日本企业投资中国的理由开始向取得中国市场方面转变。同时日资企业由过去那种单纯使用中国廉价劳动力向开拓中国市场方面做了调整。”

   日资企业的变化,给日本投资者的影响很大。日本企业大举投资中国,让日本的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希望。中国消费市场的迅猛发展,让日本投资者把对中国的期待和中国的现实发展叠加到了一起,使他们有信心投资中国。

   慢步东京街头,手中的报纸说“失落的十年”也好,说“经济开始复苏”也好,我们既看不到衣着褴缕的老人、妇女在地铁里要钱,也看不到满街的尘土、林立的建筑用吊车。在信息、服务产业高度发展的社会里,GDP数值的减少与微增,不会立即在街头上显现出来。

   北京人对建筑工地造成的交通堵塞、对搬入新居没完没了的装修噪音会立即烦躁起来,但对一个不居住在北京的过客来说,他看到北京成了一个大工地后,会感到鼓舞,看到希望。

   中国还处在传统经济中,中国的每一个发展都是能用眼睛看到的。贫穷及为改变贫穷而做出的努力,在投资者那里就是一种希望。

   况且中国有5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让日本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的巨大魅力。山口认为“中国货币的影响力在提升”,“中国游客赴香港旅游,让香港经济一下子好转了起来。”外汇储备、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是让人有目共睹的。

   打开日本报纸杂志的经济版面,我们能看到大量中国经济方面的消息、评论,正面报道又在其中占了绝大部分。看我们自己出的中文报纸、杂志时,我们还能看到揭黑新闻,让读者对经济中的种种恶劣行径忿恨不已。日本没有这些,他们把中国经济描绘得有些粉红色了,这和他们在政治上对中国的批评落差很大。

   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山口正章统计了《日本经济新闻》及其子报对中国经济报道的具体数据。去年5月对中国及中国股票的报道为100条,今年5月(因为要准备发言稿,山口的统计仅到26日,不是5月全月)则为190条,增长了近一倍。山口说2004年3月,中国经济、中国股票的消息在《日本经济新闻》及其子报中的数目已经超过200条,5月并不是报道最多的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