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证敞开中国企业上市之门

打印

   在采访日本的证券公司的以前,记者想先到书店里找找和中国股票相关的书籍。原以为这要花不少时间的,没想到日本的书店里号召购买中国股票的书能一下子找到几十本,让记者吃惊不小。

   仙台是鲁迅留学过的地方,和大城市相比,只是个中小城市,但东洋证券公司在那里也设下了分公司。东洋证券在中国没有办事处,在东京兜盯(金融街)上,其经营规模也远不能和野村、大和、日兴等证券公司比拟,但仙台分公司经理山根博热情地向仙台市民推荐中国股票。“所有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股票,都可以委托我们公司购买。”山根说。不少日本证券公司在代理几种或几十种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股票(H股),但能代理所有H股的,记者还是头一次听说。

   同样是中小证券公司的蓝泽证券最近完成了筹资21亿日元(约1亿5000万人民币),通过德意志银行够买中国A股的工作。蓝泽证券瞄准了40、50个中国上市企业,号召日本个人投资家投资这些企业。中国股票市场上的A股,只有外国机关投资家才能够购买,蓝泽证券没有这个资格,他们只能绕道德国,来购买中国A股。

   东洋证券综合计划处处长铃挂彻对记者说∶“我们办了不少投资中国股票的说明会,每次都是场内无立锥之地,办一次火一次。”我们没有想到日本国内会有如此高涨的中国股票热潮,想不到那些没有在中国购买股票资格的日本中小证券,会在日本热卖中国股票。

   中国企业直接到日本上市,日本股民购买起来将更方便。中国企业能去日本上市吗?通过什么程序在东证上市?记者在采访中,一直带着不少这方面的疑问。海外上市,中国企业在香港、新加坡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其实世界上的三大金融中心在纽约、东京和伦敦。而中国企业对东京证券交易所的了解不多。从市价上看,东证的总额(44700亿美元)是香港(6090亿美元)的7.3倍。中国企业去东证上市,在资金的筹措方面将有更大的余地。

传统经济的发展让人眼见为实

   在东京召开的中国股市讨论会上,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山口正章做了长篇发言。他分析了日本投资者看好中国股票市场的原因。山口说∶“中国的国民收入在上升,日本企业投资中国的理由开始向取得中国市场方面转变。同时日资企业由过去那种单纯使用中国廉价劳动力向开拓中国市场方面做了调整。”

   日资企业的变化,给日本投资者的影响很大。日本企业大举投资中国,让日本的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希望。中国消费市场的迅猛发展,让日本投资者把对中国的期待和中国的现实发展叠加到了一起,使他们有信心投资中国。

   慢步东京街头,手中的报纸说“失落的十年”也好,说“经济开始复苏”也好,我们既看不到衣着褴缕的老人、妇女在地铁里要钱,也看不到满街的尘土、林立的建筑用吊车。在信息、服务产业高度发展的社会里,GDP数值的减少与微增,不会立即在街头上显现出来。

   北京人对建筑工地造成的交通堵塞、对搬入新居没完没了的装修噪音会立即烦躁起来,但对一个不居住在北京的过客来说,他看到北京成了一个大工地后,会感到鼓舞,看到希望。

   中国还处在传统经济中,中国的每一个发展都是能用眼睛看到的。贫穷及为改变贫穷而做出的努力,在投资者那里就是一种希望。

   况且中国有5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让日本投资者看到了中国的巨大魅力。山口认为“中国货币的影响力在提升”,“中国游客赴香港旅游,让香港经济一下子好转了起来。”外汇储备、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是让人有目共睹的。

   打开日本报纸杂志的经济版面,我们能看到大量中国经济方面的消息、评论,正面报道又在其中占了绝大部分。看我们自己出的中文报纸、杂志时,我们还能看到揭黑新闻,让读者对经济中的种种恶劣行径忿恨不已。日本没有这些,他们把中国经济描绘得有些粉红色了,这和他们在政治上对中国的批评落差很大。

   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山口正章统计了《日本经济新闻》及其子报对中国经济报道的具体数据。去年5月对中国及中国股票的报道为100条,今年5月(因为要准备发言稿,山口的统计仅到26日,不是5月全月)则为190条,增长了近一倍。山口说2004年3月,中国经济、中国股票的消息在《日本经济新闻》及其子报中的数目已经超过200条,5月并不是报道最多的一个月。

日本从失落到再起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日本大企业联合会)公关中心的主任研究员胜尾修在东京对记者说,“2004年日本开始从失落的十年中走了出来。”“失落的十年”是日本经济界经常使用的一个说法,准确地说应该是指1989年日本从泡沫经济的顶峰开始崩溃,到2005年经济出现转机的16年时间。

   胜尾拿出刚刚出版的《东京证券交易所50年史》,向记者讲述了十年来东证的衰败∶“1989年在东京上市的外国企业为119个,但到了1999年只剩下了43家。”不过不光是日本衰落了,同期在新加坡上市的企业也从197个减少到了54家。伦敦、巴黎的证券市场也出现了衰退,“只有纽约从1989年的87个上升到406家,成为惟一的保持发展的证券交易所。”胜尾很感慨地说。

   和东京不太一样的是,香港、新加坡的证券交易所比较早地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他们把吸引中国企业去那里上市当成开拓新市场的重要工作中的一部分。香港、新加坡的券商不断来中国开会,鼓励中国企业去那里上市,也确实有不少企业成功地在香港、新加坡上了市。日本则很自信,没有估计到经济的衰退可能会持续许多年,实际情况是一下子过去了15年,远比“失落的十年”这一说法要长很多。在这段时间里,不少外国企业先后从日本撤出。

   现在,日本经济开始复苏,日经指数从2003年的最低点(8000日元),终于回到2005年2月的11,700日元,日本证券市场开始有了魅力,东证也把吸引外国企业,特别是吸引中国企业当成了工作中的重要的一部分。

   走上东京证券交易所的6层,这里有国外企业上市的支援部门。综合处处长白桥弘安在谈到市场动向时,使用的货币单位不是日本常用的日元或美元,而是换算成了人民币的中国元,这让我们感到很好理解、很亲切。白桥说∶“从东证的月平均交易额上看,1998年是6100亿元,2002年是12200亿元左右。03年比02年猛增了3000亿元,达到15267亿元,04年依然呈上升趋势。”东证交易额的上升,说明证券市场开始有了活力,外国企业开始有信心来这里筹措资金。东证正是看好市场的发展前途,开始鼓励外国企业来这里上市的。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虽说日本这些年不景气,但东京证券交易所一直没有放弃世界第二的金融市场规模。和纽约、伦敦、香港相比,1989年到99年的时间,东证的市价总额只上涨了0.05倍,基本上没有什么发展,而买卖则是出现了倒退,更不能和其他金融市场比较了。但东京停滞了十年,但规模依然是世界老二,比伦敦、香港要大许多。

   如今日本经济已经出现好转,日本人开始把一部分资金投到股票市场上来。白桥对记者说∶“日本民间有1400万亿日元(约100万亿人民币)的个人资产。”而这些个人资产基本上是放在了邮局、银行的现金储蓄上了,只要能拿出一小部分投放在股票市场上,那么日本的股票市场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大和证券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丸山义雄对日本个人资产进入到证券市场上来很有信心。丸山对记者说∶“现在日本的银行利率是零,日元兑美元的汇率在1984年时是251日元兑1美元,94年上升到99日元,2005年现在是104日元。很多人认为日元被高估了,今后会贬值的。”零利率迫使有资产的人把资金从银行、邮局的存款中转移到别处。比较好的投资方法是购买股票。日元汇率偏高,让日本人看好国外货币、股票,在过了一定时间后,当外币升值时,卖出手中的外币,就能得到比较多的日元。哪一种方式都比把钱存在银行里值得。

   于是日本股票市场有了活力,加上本来日本的经济实力就比英法等国大,到日本筹集资金会在数额上也能比英法等国要大许多。

外企从中小企业板块做起

   外国企业到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通常从中小企业板块开始做起。日本称这部分的业务为“Mothers”。

   白桥向记者介绍说,“成立Mothers的主要目的是,通过向国内外新兴企业提供东证的资源,来支持新兴企业的成长。”这个制度的特点是,比一部、二部上市的标准要宽松些,它主要看企业今后的发展前途。但也有比较严格的地方,如要求在这里上市的企业每个季度公开一次企业业绩,股票的交易采用了透明度比较高的拍卖方式(金融术语叫“订单打入”方式)。

   胜尾也告诉记者说∶“在东证上市,首先是能筹措到日元资金,其次是能提高企业知名度,提高企业信誉。”他特意强调了两点∶“第一,不是所有日本企业都能上市,能上市说明企业有信誉;第二,在资金筹措上,可以拿到日元,减轻外汇汇率风险。”

   东证已经为中国企业到日本去上市做了不少准备。1月19日,记者在东京采访了东证鹤岛琢夫总裁、执行董事清水寿二等人。鹤岛说∶“早在十余年前,东证就已经经常性地和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有交流。”鹤岛本人到中国访问过二十多次。

   中日两国的证券人员不断交流,不仅是东证的人来中国,上证、深证的人也去日本。东证在中国召开过很多次推介上市的讨论会,和中国地方政府也有着很深的交流。“八、九年前,我们就谈过让中国企业来日本上市的事。”清水也说。

   为什么中国企业到现在也没有在东证上市成功的呢?清水解释说∶“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日本股市的魅力也被打了折扣,日本证券公司主要用力推介了日本企业的股票,一时没有能力照顾国外企业,让国外企业感受不到日本股市的魅力。从时间上看,这个时期美国经济开始复苏,美国成了很有魅力的市场。”但现在日本证券市场已经变化,为了中国企业能够在日本上市,东证做了很多准备。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东证已经敞开了中国企业到日本上市的大门,在欢迎中国企业去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