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的三个成果与一个拐点

打印

   中国日报网站环球在线消息:高油价、高粮价、温室化在2008年表现得特别明显。对于世界经济的衰退现象,不用去详细查阅各国股市到底降了多少,只要看看美国、欧洲往日只有劳动阶层光顾的大众超市,这一年忽然开始接待平时乘坐公务舱、开SUV汽车的中产阶层,只要看看销售廉价产品超市的异样繁荣,就能知道欧美中产阶层的衰退状况。而发展中国家,则频繁出现了自然灾害、能源短缺、饥饿等现象。不论是欧美日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还是中、印、巴西、南非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共同应对世界经济难题,已经迫在眉睫。

   应该说,7月7日到9日在日本北海道召开的八国首脑峰会(G8),以及会议期间G8与中印等国举行的扩大会议,为解决世界经济问题开出了一个处方,取得了一定成果。世界经济的多样化,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迅速崛起,也给峰会体制形式带来了新的课题,把再过几年将在经济规模上排名第二的中国长期关在峰会国大门之外,让一些峰会成员国对此发出的疑问之声不绝于耳,峰会的组织形式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在原油、粮食、CO2减排等方面取得成果

   北海道峰会的最大的成果是在二氧化碳(CO2)减排问题上,明确提出了在2050年要削减一半的具体目标,同时对发展中国家的减排现状予以了一定的谅解。

   8日发表的G8首脑会议文件,明确了到2050年温室气体减排一半的长期目标,并宣布要在联合国气候变动框架条约下,争取得到全世界的赞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其能源使用效率特别的低,让美国能同意减排,无疑是此次峰会的一大成果。

   在9日G8与其他16国的22国会议上,对于全世界温室气体的减排问题,并没有像8日的G8会议那样拿出具体的数值目标。这绝非是受到新兴国家反对的结果,而是因为G8主要成员国将其能耗大、污染多的工厂大都搬迁到了新兴国家。在新兴国家的减排,需要G8国家拿出资金与技术进行协助。目前的阶段则停留在把减排“作为全世界的长期目标”这个比较抽象地阶段。

   随着国际粮价的不断上涨,饥饿问题不仅出现在非洲,也出现在亚洲一些国家,甚至在美欧一些家庭中也有明显体现。原油价格的暴涨,让不少国家出现了罢工、暴动。飙升的粮价油价,还直接带来了全球范围的通货膨胀。北海道峰会对通货膨胀表示了担忧,要求取消对粮食出口的限制,建立粮食储备制度,这是本次峰会的第二个成果。

   第三个成果是,北海道峰会“对急剧上升的油价表示了强烈的担心”,为稳定国际市场发挥了一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