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转暖的民间推动力量

打印

看得见的日本

    如果在30年前的1978年,中日两国为两国每年的人员交流突破1万人需要庆贺的话,2008年中日两国应该为全年100万中国人访日,300多万日本人访华好好庆贺一番。7月23日,日本驻华大使宫本雄二先生在自己家中宴请了中日媒体交流促进会的中方记者。宫本大使说:“2008年日本国家邀请3000名中国青少年去日本访问,中国也邀请了1000名日本青年访问中国,全年共有4000名中日青少年参加了交流。我们希望能不断扩大这种交流,让参加交流的人员每年扩大到1万人。”30年的历程,让人员的往来在数量上出现了巨大变化。普通的中国人、日本人可以很方便地到对方国家去访问。

    从2007年开始,由在京日本企业组成的日本商会,每年组织两次中国大学生“走近日企,感受日本”的访日团。2008年6月,参团后从日本访问回来的大学生赵齐对本刊记者说:“我是学习建筑的,到了日本最感兴趣的是看建筑,看我们在教科书上读到的那些建筑家们的作品。但到了日本,我发现我最感动的还是看到了日本对古代建筑的保护,那么多的古代建筑被保存了下来,至今还发挥着作用。”

   访日团有一天是到日本普通市民家中住宿,邀请赵齐去家里小住的日本市民,听说她对建筑感兴趣,特意带她去了镰仓时代(1185-1333年)建设的古代寺院神社看了一圈。“行车途中,我看到了著名建筑家谷口吉郎设计的建筑,我好感动。”赵齐说。走在日本的街道上,赵齐是从建筑的角度理解日本的,那是一个古代与现代共存,建筑形式多样的国家。东京的高层建筑总量可能不能和上海比,甚至不能和北京比,但那么多的古刹名寺不是刚刚翻修的,而是数百数千年地保存下来的,门石上用竹扫把扫出来的刻印,不是翻修的建筑能有的。“在发展我们的城市的时候,更应该完好地保存有民族特色的建筑。”这是赵齐在日本的感受。

   上大学之前在农村生活过的赵江涛对日本农村非常感兴趣。经历了数十年的农村集体化以后,当中国农民再度有了按自己的意愿去耕种的自由时,农村中的劳动积极性充分地发挥了出来。但现在我们开始需要一种新的组织形式,让农民的生产有计划,销售农产品能有保证。赵江涛在静冈县参观远洲农协时,看到了日本农户的组织形态,“日本自由经济特别发达,但这里的农户也特别有组织,他们是通过农协组织生产销售,农户的经济利益得到了最大的保证。”在知道只要交纳很少一点钱就能成为农协会员,农协为农户提供市场信息,负责土质改良等等以后,赵江涛很感慨地说。工业化以后,日本农业的地位出现了很大的下滑,“未想到日本农村会是如此发达。”赵江涛接着说。

   去日本企业参观访问,日本企业会很认真地发给每人一份参观日程表,具体地写上了几点几分哪位领导发言,参观生产车间的时间,提问的时间等等,一切按部就班。到了普通日本市民家里做客,“发现他们同样非常的仔细,坐几点几分的车去什么地方,参观时间是多少,购物时间又是多少,他们都安排得非常仔细。”在日本市民家里住了一天以后,中国大学生访日团的天津学生徐锐说。徐锐发现,短短的与日本普通市民交流的一天,日方进行了非常真人的策划,和去企业参观时毫无二致,“原来普通日本人在待客接物方面是如此的认真、热情。”徐锐非常感慨。

   中日之间每年有1万名青少年参加政府的交流事业,去对方国家访问,去用自己的双眼观察,去直接体验对方国民的生活及感情,中日之间感情上的龃龉将会大大减少。不单单通过教科书、电影、动画了解对方国家,能感受到一个真实的邻国,将会有一种巨大的推动力量让中日关系不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