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关系转暖的民间推动力量

打印
080528.JPG

    中日关系明显转暖。

    5月,胡锦涛主席对日本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6月,胡主席去北海道参加会议,中日最高层次的政治家之间的频繁交流,让2006年下半年开始的破冰、07年的融冰,终于迎来了春天。中日关系的变化,首先是中日高层在政治层面实现了相互信赖的结果。

   我们也应该看到,中日民间在相互理解方面的共同努力,两国经济相互依赖的进一步深入,为中日关系的转暖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基础。5月12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日本企业、日本民间迅速向灾区捐款,派遣救援队、医疗队,让中国民众对日本有了新的认识。

   但是中日两国的媒体,对民间交流报道的不是很多。在民潮涌动,两国关系转暖的时刻,我们有必要观察民间力量在这方面发挥的作用。

一种发自内心的对四川地震的援助

    5月四川发生大地震后,从报纸电视上得知日本企业对灾区的捐助、救援,感动了大量的中国市民。

   地震之后,本刊记者在5月22日去浙江采访时,从杭州出发,行车一个多小时到达以富春江著名的桐庐县,襆明生副县长谈县里的赈灾工作时,首先谈到了东芝水电设备(杭州)有限公司猪俣范一总经理,说:“东芝公司最早为灾区捐款,猪俣总经理更是一马当先。面对自然灾害,他们表现出的企业责任感、个人的奉献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我们。”本刊记者在北京采访了向灾区捐款1000万人民币的松下电器,向灾区捐献挖掘机等救灾机械的神户制钢等日本企业,未想到在桐庐县也能遇到暖人心肠的日企行动。

   记者采访日中经济协会清川佑一理事长时,正好是奥运会开会前夕。清川理事长拿出了一份复印的1964年6月17日的《朝日新闻》。在日本1964年10月10日召开奥运会前的三个多月,6月16日中午新泻县、秋田县、山形县发生了里氏7.7级地震,《朝日新闻》报道的正是这次地震的情况:“新泻港海面转眼间波涛汹涌,信浓川河水泛滥,地下水充溢街头,整个城市化为一片泥海。”

   清川理事长说:“日本召开奥运会前发生了大地震,中国这次也未能幸免于难。东京奥运会没有受到震灾的影响,开得非常成功,我们相信北京奥运会也一定能取得成功。”同样在奥运会前出现如此巧合的事件,也让听此言次语的记者非常感动,更加相信我们能做好抗震救灾,能办好奥运。对清川理事长在采访前所作的这种精心准备,记者由衷地敬佩。

   东京经济大学客座教授平田信正对本刊记者说:“在中国发生地震以后,差不多日本各地的所有便利店都设置了捐款箱。为外国发生的震灾如此普遍地设立捐款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日本平民每次的捐款可能不是很多,但那是一种对邻国灾难的同情,是这种同情的最直接的表示。查阅日本震灾记录,那里详细记载了中国一些城市为他们募捐的款项,甚至有中国一些企业捐赠的点心食品的记录。我们也应该永远记忆日本国民在我们遭遇自然灾害时给与的帮助,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援助。

看得见的日本

    如果在30年前的1978年,中日两国为两国每年的人员交流突破1万人需要庆贺的话,2008年中日两国应该为全年100万中国人访日,300多万日本人访华好好庆贺一番。7月23日,日本驻华大使宫本雄二先生在自己家中宴请了中日媒体交流促进会的中方记者。宫本大使说:“2008年日本国家邀请3000名中国青少年去日本访问,中国也邀请了1000名日本青年访问中国,全年共有4000名中日青少年参加了交流。我们希望能不断扩大这种交流,让参加交流的人员每年扩大到1万人。”30年的历程,让人员的往来在数量上出现了巨大变化。普通的中国人、日本人可以很方便地到对方国家去访问。

    从2007年开始,由在京日本企业组成的日本商会,每年组织两次中国大学生“走近日企,感受日本”的访日团。2008年6月,参团后从日本访问回来的大学生赵齐对本刊记者说:“我是学习建筑的,到了日本最感兴趣的是看建筑,看我们在教科书上读到的那些建筑家们的作品。但到了日本,我发现我最感动的还是看到了日本对古代建筑的保护,那么多的古代建筑被保存了下来,至今还发挥着作用。”

   访日团有一天是到日本普通市民家中住宿,邀请赵齐去家里小住的日本市民,听说她对建筑感兴趣,特意带她去了镰仓时代(1185-1333年)建设的古代寺院神社看了一圈。“行车途中,我看到了著名建筑家谷口吉郎设计的建筑,我好感动。”赵齐说。走在日本的街道上,赵齐是从建筑的角度理解日本的,那是一个古代与现代共存,建筑形式多样的国家。东京的高层建筑总量可能不能和上海比,甚至不能和北京比,但那么多的古刹名寺不是刚刚翻修的,而是数百数千年地保存下来的,门石上用竹扫把扫出来的刻印,不是翻修的建筑能有的。“在发展我们的城市的时候,更应该完好地保存有民族特色的建筑。”这是赵齐在日本的感受。

   上大学之前在农村生活过的赵江涛对日本农村非常感兴趣。经历了数十年的农村集体化以后,当中国农民再度有了按自己的意愿去耕种的自由时,农村中的劳动积极性充分地发挥了出来。但现在我们开始需要一种新的组织形式,让农民的生产有计划,销售农产品能有保证。赵江涛在静冈县参观远洲农协时,看到了日本农户的组织形态,“日本自由经济特别发达,但这里的农户也特别有组织,他们是通过农协组织生产销售,农户的经济利益得到了最大的保证。”在知道只要交纳很少一点钱就能成为农协会员,农协为农户提供市场信息,负责土质改良等等以后,赵江涛很感慨地说。工业化以后,日本农业的地位出现了很大的下滑,“未想到日本农村会是如此发达。”赵江涛接着说。

   去日本企业参观访问,日本企业会很认真地发给每人一份参观日程表,具体地写上了几点几分哪位领导发言,参观生产车间的时间,提问的时间等等,一切按部就班。到了普通日本市民家里做客,“发现他们同样非常的仔细,坐几点几分的车去什么地方,参观时间是多少,购物时间又是多少,他们都安排得非常仔细。”在日本市民家里住了一天以后,中国大学生访日团的天津学生徐锐说。徐锐发现,短短的与日本普通市民交流的一天,日方进行了非常真人的策划,和去企业参观时毫无二致,“原来普通日本人在待客接物方面是如此的认真、热情。”徐锐非常感慨。

   中日之间每年有1万名青少年参加政府的交流事业,去对方国家访问,去用自己的双眼观察,去直接体验对方国民的生活及感情,中日之间感情上的龃龉将会大大减少。不单单通过教科书、电影、动画了解对方国家,能感受到一个真实的邻国,将会有一种巨大的推动力量让中日关系不断发展。

新阶段的两个民间推动力量

   在中日关系全面转暖的时候,从民间的角度如何让融融春水转变成滔滔江河?最能发挥民间作用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将是两个重要的环节。

   商务部亚洲司吕克俭司长,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华日本经济研究会的会上发言说:“中日两国的共同利益日益增长,新的合作机遇在不断增加。”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理事长林康夫说:“2007年日中贸易总额比上一年增长12%,达到2367亿美元,连续两年突破2000亿美元。”中日双方的都把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重点,放在了经济上。从本刊记者采访的众多日本企业看,2008年日本企业依旧在生产销售两个方面扩大其在华经济规模。在环保节能方面,日本企业的步伐迈得非常坚定。另一方面,中国在资本层面与日本的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企业开始去日本上市,购买日本企业等等。新的阶段不单单是两国贸易规模的扩大,更有了节能环保、相互投资的新特点。

   中日媒体交流促进会赵文斗副会长对本刊记者说:“文化交流,特别是中日学者媒体等的交流,在新阶段有着重要的意义。”在政治层面的转暖,民间感情出现向好的方向转折的时候,文化上的相互理解,能起到长远、冷静地观察了解对方,稳定两国关系的新意义。

    中日关系转暖的民间推动力量中,经济及文化的作用将越来越重要。


原载《经济》2008年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