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股”的东京退市之路

打印

亚洲传媒如何敲开“蛋壳”

   亚洲传媒于2007年4月26日在东证上市,此前的4月23日,经过多方努力,崔建平在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公司会客室里,接受了中国记者的专访。崔在其后的一年多里,虽然也回答过一些采访,但大都是在电话里简单地答复几个问题,这差不多是崔接受的惟一的一次中国记者的单独采访。

   那天崔准时地出现在了会客室门口。他个头很大,动作不是很敏捷,穿一件价格绝对不会上百元的白色化纤衬衫,没有打领带。明显已经非常不时髦的西裤,显得裤裆特别地大。“我是做技术的,对吃穿都没有兴趣,只喜欢埋头开发技术。”崔说。本以为他会名牌西装革履出现在会客厅的,但这样一身打扮,让人感到有些意外,他的朴素给人很大的好感。

   从公司向东证提交的《有价证券报告书》看,崔建平先于2002年4月在北京成立了“北京宽视网络公司”,以后他直接支配两家公司。一家是2003年12月设在北京的“神州广告公司”,还有一家是2004年7月在百慕大注册的“亚洲互动传媒有限公司”。等有了百慕大的公司以后,北京宽视网络公司就成为了亚洲互动传媒的子公司。

   北京宽视网络公司的业务来自崔的“神州广告公司”。除了国外一家、国内两家企业外,崔还有“北京宽视软件公司”、“神通广告公司”、“北京艺能公司”、“沈阳艺能公司”等公司。从业务上看,电视节目的转播、电视广告是两大支柱。

   在谈到上市过程时,崔说:“我们的企业吸收了一些外国投资者的投资,每次投资的钱不多,但之前除了企业自己亲自来查账以外,国外的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也会来仔细查对公司账务。”结果设在百慕大的亚洲互动传媒,逐步有了众多的股东,包括:新加坡野村证券公司(持有公司已发行股份38.89%)、美林日本证券公司(11.88%)、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2.70%)、日本最大的通讯企业——Docomo、日本六大商社之一的伊藤忠商事等等。从大股东的组成上看,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广告公司、通讯公司及日本主要商社均榜上有名,日本色彩非常地浓厚。能有如此赫赫有名的企业成为股东,崔在公司账务的处理上,当然无瑕可挑。

   中国电视产业的迅速崛起,没有带来电视广告商的巨人化。在中国各地活跃着三千多家电视广告代理商,却没有像日本那样出现广告巨人“电通公司”。低调、简朴的崔建平,在吸收了大量日本企业来投资以后,其企业如果能在股票市场上上市,得到资金上的支持,不说通吃广告行业,至少能为中国广告巨人的出线做出一些贡献。而日本企业给他投资,更多的是看中了中国电视广告的可能性,愿意全力支持亚洲互动传媒。此时亚洲互动传媒要上市,选择东证就顺理成章了。而热切希望中国企业来上市的东证,选择第一家中国企业时,看到亚洲互动传媒身后有如此多的日资企业的支持,审查时也会放心很多。“到了这个时候,东证也许会专拣符合上市条件的部分拿出来审查。”日本一家媒体的驻京记者在调查亚洲互动传媒时对记者说。

   原来打破日本企业的审查蛋壳如此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