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股”的东京退市之路

打印

   在日本东京上市仅一年有余的亚洲互动传媒,作为“中国第一股”的光芒尚未褪去,就被追究刑事责任,勒令摘牌——

   亚洲互动传媒的退市对急于开拓中国市场的东京证券交易所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它也势必影响到其他中国企业的东京上市之路。

   8月19日,东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 “东证”)在结束了一天的交易之后,发表声明,让名义上设在百慕大群岛的亚洲互动传媒公司最晚在9月20日退市。原因是该公司总裁崔建平挪用了公司资金。东证的声明说:“放置下去,将严重破坏人们对证券市场的信赖,其影响十分重大。”

   亚洲互动传媒2007年4月26日在东京交易所的创业板上市,是第一家在东京交易所上市的中国企业。东京证券交易所总裁斋藤惇(Saito Achushi)因此非常的沮丧和气恼。尽管东证这些年对处理外国企业退市并不生疏,但亚洲互动传媒上市刚一年多一点就退市,对此,东证在批准其上市、对其进行监督等方面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

   8月20日,日本一家很著名的月刊《要素》出版了9月号,其封面文章为《东京证券交易所四处碰壁,亚洲互动传媒退市》。该杂志一出版就在日本证券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2007年6月,斋藤上任东证总裁前,也是这家杂志在5月就刊出社评,题目为《斋藤就任东证总裁难耐大任》。当时斋藤因为2003年以后任“产业再生机构”总裁,在处理企业不良债权方面立下汗马功劳,在2007年以68岁高龄转任东证总裁。斋藤正准备收拾旧山河,为东证打出新天地时,未想到此时媒体出来作梗。“被黑杂志写了一把。”碰到熟人时,斋藤总裁会这么解释一下。

   大学毕业后在野村证券工作了35年,然后做过几家机关总裁的斋藤,如今在东证总裁的座位上刚刚坐稳。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在创业板上市的亚洲互动传媒的退市,让媒体咬了自己一口,印证了他们在社论上的预测。

东证冀望中国市场

   如果说金融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血液的话,斋藤惇是亲眼看到了这十余年日本的“贫血”状况。

   1991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外国企业有127家,到了2008年8月仅剩下22家。日本股指在1989年走到38915的最高点以后,基本上一路下滑,虽然也有小幅度上升的时候,但在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突破4万点,到8月22日也仅有12666点,不到最高点时的1/3。日本媒体过去常说“失落的10年”,最近开始有人说“失落的20年”,从股价上看是这样,从外国企业在东证上市的情况看,更是如此。

   2008年2月21日,东证在北京设立办事处时,斋藤特意来到了北京,并选择钓鱼台国宾馆与媒体进行了交流。在媒体问到东证外企上市数量迅速减少的原因时,斋藤回答得相当地硬气:“你可以拿欧美国家证券交易所的情况与东证作一个比较。同一时段欧美的情况也大致相同。并非只有东证出现了迅速的减少。”证券制度的变化,让那些希望通过交易所来提升企业名望,但在交易所并不进行IPO,也没有股票交易的企业,渐渐退出了交易所。考虑到在交易所维持上市需要较多的费用,同样让一些外国企业逐步退出东证。

   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的日本状况开解外国企业的退市,具有一定的说服力。翻看《东证要览》,从日本上市企业股票时价总额看,1995年为365万亿日元,2004年也只有364万亿日元,10年时间内基本维持了先前规模。

   为了挽救东证的颓势,斋藤总裁把很大的希望放在了中国。“中国企业到东证去上市,目的就是为了筹措资金,不会存在企业上市却不进行交易的现象。我们愿意看到中国企业来东证上市,愿意将中国企业的准确信息传递出去,而且我们已经和上证、深证有了很长时间的交流。”斋藤说。他认为来自中国的上市企业将是阻挡东证颓势的一支重要力量。

审查机制好比“铜墙铁壁”?

   在东证大力吸引中国企业去那里上市的时候,人才问题出现了巨大的漏洞。

   斋藤每次访华时,车前马后总能见到两个人:一个是资本市场推进部门新上市支援部海外统括役(相当于中国企业中的处长)岩永守幸,再一个是东证北京事务所首席代表(相当于中国企业中的科长)山本秀树。岩永在台湾留过学,是东证屈指可数的懂中文的专家;山本早年在其他证券公司工作,中途进入东证任职,是东证能用中文与客户进行交谈的重要人才。直到最近,东证才非常兴奋地对前来采访的中国记者说,他们已经雇用到了一位中国籍职员,而且是一位有证券工作经验的人士。

   日本企业,特别是金融方面的企业,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各种法律制度制定得非常严密,基本上找不到可以钻的空隙。谈到去东证上市,岩永拿出一个很厚的文件汇编,里面有非常详尽的上市规则,简单地看一下就能找到《股票上市审查基准》。岩永解释说:“新股上市需要符合这个基准中的数值基准。东证只对符合这个基准的股票进行审查,对能否形成公正的价格、保持适当的流通,能否维护公益、保护投资者等方面进行审查。在进行综合判断的基础上,认为符合了上市条件,就准许上市。”当然在上市股票板块的区分、上市管理、退市、上市年费等方面有着详细的规定。

   尽管是东证在吸引中国企业去那里上市,但在具体实施上,则倚赖于日本的证券公司、法律事务所,以及保证账务准确的监察事务所。而这些机构的中国专家在数量和质量上更不如东证。

   东证的上市审查机制看上去好比铜墙铁壁,一位在东京的一家日本金融机关工作了数年的中国籍职员说:“审查中国企业时,中国方面采用的是剥洋葱的方式,一层层剥下去。日本就不一样了,他们采用敲蛋壳的方式。敲开蛋壳可能很不容易,一旦敲开了就是一马平川。” 在东证热切希望中国企业去那里上市、东证及日本金融机构缺乏中国问题专家的时候,名不见经传的亚洲互动传媒敲开了东证蛋壳。

亚洲传媒如何敲开“蛋壳”

   亚洲传媒于2007年4月26日在东证上市,此前的4月23日,经过多方努力,崔建平在位于北京中关村的公司会客室里,接受了中国记者的专访。崔在其后的一年多里,虽然也回答过一些采访,但大都是在电话里简单地答复几个问题,这差不多是崔接受的惟一的一次中国记者的单独采访。

   那天崔准时地出现在了会客室门口。他个头很大,动作不是很敏捷,穿一件价格绝对不会上百元的白色化纤衬衫,没有打领带。明显已经非常不时髦的西裤,显得裤裆特别地大。“我是做技术的,对吃穿都没有兴趣,只喜欢埋头开发技术。”崔说。本以为他会名牌西装革履出现在会客厅的,但这样一身打扮,让人感到有些意外,他的朴素给人很大的好感。

   从公司向东证提交的《有价证券报告书》看,崔建平先于2002年4月在北京成立了“北京宽视网络公司”,以后他直接支配两家公司。一家是2003年12月设在北京的“神州广告公司”,还有一家是2004年7月在百慕大注册的“亚洲互动传媒有限公司”。等有了百慕大的公司以后,北京宽视网络公司就成为了亚洲互动传媒的子公司。

   北京宽视网络公司的业务来自崔的“神州广告公司”。除了国外一家、国内两家企业外,崔还有“北京宽视软件公司”、“神通广告公司”、“北京艺能公司”、“沈阳艺能公司”等公司。从业务上看,电视节目的转播、电视广告是两大支柱。

   在谈到上市过程时,崔说:“我们的企业吸收了一些外国投资者的投资,每次投资的钱不多,但之前除了企业自己亲自来查账以外,国外的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也会来仔细查对公司账务。”结果设在百慕大的亚洲互动传媒,逐步有了众多的股东,包括:新加坡野村证券公司(持有公司已发行股份38.89%)、美林日本证券公司(11.88%)、世界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公司(2.70%)、日本最大的通讯企业——Docomo、日本六大商社之一的伊藤忠商事等等。从大股东的组成上看,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广告公司、通讯公司及日本主要商社均榜上有名,日本色彩非常地浓厚。能有如此赫赫有名的企业成为股东,崔在公司账务的处理上,当然无瑕可挑。

   中国电视产业的迅速崛起,没有带来电视广告商的巨人化。在中国各地活跃着三千多家电视广告代理商,却没有像日本那样出现广告巨人“电通公司”。低调、简朴的崔建平,在吸收了大量日本企业来投资以后,其企业如果能在股票市场上上市,得到资金上的支持,不说通吃广告行业,至少能为中国广告巨人的出线做出一些贡献。而日本企业给他投资,更多的是看中了中国电视广告的可能性,愿意全力支持亚洲互动传媒。此时亚洲互动传媒要上市,选择东证就顺理成章了。而热切希望中国企业来上市的东证,选择第一家中国企业时,看到亚洲互动传媒身后有如此多的日资企业的支持,审查时也会放心很多。“到了这个时候,东证也许会专拣符合上市条件的部分拿出来审查。”日本一家媒体的驻京记者在调查亚洲互动传媒时对记者说。

   原来打破日本企业的审查蛋壳如此容易。

崔建平重演故伎?

   至于崔建平为何在2004年突发异想去百慕大注册亚洲互动传媒公司,2004年1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软件开发公司新智科技(原宏智科技)丢失大量资金与崔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这些似乎并没有引起东证的注意。

   今天我们依然能在网上读到《证券日报》2004年1月14日的相关文章。该报林东晖、杨文记者注意到“自2003年9月22日以来,宏智科技(600503)连续发布公告称,公司先是5000万元存款被银行划转,接着是募集资金丢了7000万,后是放在海通证券的3400万不见了。”记者调查后发现,“该公司第二大流通股东是位名字叫崔延平的自然人。……巧的是,此人正是海豚科技法人代表崔建平的胞妹。”与崔建平相关的疑案在其他媒体中、上市公司公告中亦多有涉及,但东证及日本企业似乎都没有注意到。

   亚洲互动传媒提交给东证的《有价证券报告书》并没有提及海豚科技,其实这也是一家崔建平掌控的公司。8月19日让东证大动肝火,最后勒令亚洲互动传媒退市,也是因为海豚科技。两个月前的6月26日,亚洲互动传媒在其日文网站上发布信息称,北京宽视网络公司1亿多元资金被崔建平总裁未经董事会同意,挪至北京海豚科技发展公司,事发后崔辞去了总裁职务。

   对此疑案,崔建平及亚洲互动传媒先是三缄其口,拒绝接受记者采访。8月1日,忽然传出东证向北京市公安局举报崔建平私自挪用公司资产,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的消息。到8月19日,北京市公安局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东证就义正词严地宣布让亚洲互动传媒最晚在9月20日以前退市。

退市的影响远未终结

   亚洲互动传媒大事记

   东证在企业上市、退市方面历来行事谨慎,此番出手却异常迅速。这一方面是需要回应日本媒体对东证的监督,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赶紧推托责任,不让事情变得更糟更大。

   冲破蛋壳后,里面不过是稀糊糊的蛋清蛋黄,不再有任何坚硬。亚洲互动传媒的大股东,除了创建人崔建平外,排满了野村证券、电通、Docomo等等赫赫有名的大企业,这些企业在亚洲互动传媒的日常工作中,发挥了股东作用否?这点无从知晓。野村证券等有一套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制度,但这个制度至少在它们投资的亚洲互动传媒那里没有发生太大的作用。

   东证反复向记者表明,在亚洲互动传媒的上市审查上,他们履行了职责,说自己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受害者。但是在网上轻易能够查到的2004年与崔建平相关的巨额资金挪用案,东征却给不出一个像样的解说。

   上述在金融企业工作的中国籍专家说:“显然东证、野村只管企业上市,只生不养,没有充分顾及现代企业的制度建设,让4年前发生的旧案又一次发生了。” 第一家在东证上市的中国企业“先生先死”,让十余家排队等待去东证上市的中国公司今后步履艰难。

   而东证总裁斋藤惇、资本市场推进部门新上市支援部海外统括役岩永守幸正面临着日本媒体的穷追猛打。为亚洲互动传媒上市提供援助的野村证券、日本的会计事务所、日本的律师事务所该如何对本事件的相关人员做出处分?北京市公安局是否会把崔建平挪用巨额资金当成一件刑事案件处理?故事还在进行中。

■链接

   亚洲互动传媒大事记

   2007年4月26日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上市首日开盘价为672日元。

   2008年6月3日,亚洲互动传媒首次发表公告称,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崔建平,私自挪用公司资产,将在中国国内银行开户的全资子公司——北京宽视网络技术有 限公司1.069亿元人民币的定期存款,设定为对崔本人 14年前创立的一家公司——北京海豚科技发展公司1.03亿元人民币贷款的担保。

   2008年6月23日,崔建平辞去亚洲互动传媒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2008年7月31日,亚洲互动传媒于法定期限的一个月后,提交了修改后的2007年年报,但该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对此年报拒绝出具审计意见。

   2008年8月1日,东京证券交易所正式宣布,就亚洲互动传媒原首席执行官崔建平私自挪用公司资产,向北京市公安局提出举报。

   2008年8月19日,东京证券交易所结束交易后宣布,亚洲互动传媒将于9月20日被摘牌。


原载《南方周末》2008年8月28日
http://www.infzm.com/content/16494/2
http://www.infzm.com/content/16494/1
http://www.infzm.com/content/16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