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冲击日本雇佣制度

打印

   日本企业的新年是从“新年贺词交换会”(团拜会)、“新年名片交换会” 等等中开始的。1月5日,前官房长官町村信孝,参加了日本汽车工业会举办的团拜会。作为曾经在地位上仅次于首相的政治家,当然在会上先要有一个致词,说一些振奋人心的话。但町村讲完话,拿着酒杯走到丰田汽车公司总裁渡边捷昭身边时,话题就大不一样了。

   日本企业在大量裁员。从裁减临时工开始,到缩减劳动时间,效果依旧不好的话,便需要裁减正式职员。索尼公司准备在全球裁减8000人,日本IBM要消减1000人。松下电工的目标是裁减1000人,其中终身雇佣的职工占550人。丰田当然也要裁人,到2009年3月以前,丰田方面发表的数字是,消减3000人,数量不小。

   “你们不是去年还赚了几万亿日元吗?丰田挑头调整雇佣的话,不太合适。看到你们这么做,其他企业会放心大胆地进行雇佣方面的调整。”町村对丰田的渡边总裁说。当然这段对白其他人并不知道,而是在1月6日,在自民党町村派召开的全体议员大会上,町村亲自透露给自己派阀内议员的。

   “日本政治家已经开始把雇佣看成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媒体上有成篇累牍的报道,让大多数日本人在每天从电视、报纸上收看、阅读“派遣”(临时工的另一个称呼)方面的报道中渡过的。

   国家电视台NHK用了很多时间报道在东京中心地段日比谷公园内,新年无家可归的失去工作的“派遣”工人的现状。五百多名原派遣工人,在其他日本人欢度元旦的时候,只能龟缩在公园中一角,靠一些慈善团体送来的衣食,勉强渡过新年。《朝日新闻》等日本报纸,没有忘记去采访这些在世界上最繁华地段的公园中,无家可归、更不知道该如何渡过2009年的失业者。

   “我在庆应大学教书教了四十多年,其间尽管日本也遭遇过多次经济危机,但终身雇佣制基本上维持下来了,我的学生中,很多已经从企业中退休,一生基本上没有换过企业。劳动雇佣制的市场化、美国化以后,才有了今天这样的动荡。”庆应大学名誉教授井村喜代子对笔者说。

    二战后日本的雇佣主要选用了终身雇佣的形式,对这个雇佣体制,日本在1985年作过一次改革,实施了可以临时雇佣的《派遣劳动法》。但在以“终身雇佣”为最高雇佣形态的国家,真正推行这套法律并不容易。到了2000年,特别是在小泉纯一郎出任日本首相后,2004年对该法有过修改,正式大举推出。

   2007年9月在美国发生的金融海啸,首先打击的是日本的派遣劳动者。汽车企业率先解雇的是临时工。记者从日本的电视节目中看到,临到年底,马自达、日产等先后宣布不再与派遣工人续约,那些按季节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工人,只拿一个小行李袋,装上自己的几件简单的衣服,从企业提供的宿舍中走了出去。他们中间很多人没有自己的家庭,当然没有自己的住房,一些人聚集到了东京最繁华的街道银座附近的日比谷公园。

   记者走在东京的街头,看到穿戴整洁的公司职员、精心化妆过的日本妇女,在年头热购年货,感觉不出这里的经济出了问题。但公园里无家可归,用纸箱往地上一铺,白天黑夜睡在那里的人也明显多了起来。日本社会从未有过今天这么富有,也从未有过今天这么大的贫富悬殊。更多的财产集中到了有终身雇佣保障的人群中,没有搭上这班车的人,则要忍受众多的煎熬。

   提前出版的2009年1月10日的《东洋经济周刊》,封面文章为〈青年危机〉,报道说,日本20-24岁的年轻人,42%没有正式工作。终身雇佣制度在日本已经基本上处于强弩之末的状态,而金融危机已经让日本最有赚钱的企业都开始裁员了。一个劳动者的劳动权利不能得到保障的环境,一个企业行动最合理的社会,很可能也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