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与日本GDP猛降15.2%

打印

   面对全球范围的金融危机,日本能否提早摆脱,独善其身?

   自2008年9月15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世界金融开始震荡后,这个问题一直高悬在日本政治经济上空。“如果一只蚊子狠狠地叮了大象一口,大象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日本的金融体制非常的健康,经济危机不会给日本经济带来太大的影响。”日本负责经济问题的大臣们曾经如是说。

   但是,雷曼倒产后的第八个月,2009年5月20日,日本内阁府发表最新经济数据时,给出的却是这样一组数字:2009年1-3月,日本国内总产值(GDP)与上一季度相比,按年率换算的话为-15.2%,属于战后最大的一次猛跌。同一时期世界主要工业国的数字也都不怎么好看,美国GDP减少了6.1%,欧洲欧元圈16国减少了10%左右,但一下子跌到-15.2%的国家,只有日本一国。

   金融危机并不是一只蚊子,日本经济也远不是大象,经济体制的脆弱,让日本成为这次危机中受害相当严重的国家,而走出危机黑暗而深长的隧道,能否发现出口,尚无人知晓,只有日本政治家又开始像上次一样鼓励国民打起精神,说日本经济很快就要探底反弹,但日本市民心中害怕的是失业及没完没了的减薪。

预期偏差

   日本的财年从4月1日开始到次年3月31日结束,大多数企业在5月提交财年报告。于是从5月开始,日本媒体不分左右,一个接着一个地报道企业财年数据时,似乎能使用的语言突然变得十分贫瘠,我们能读到的题目似乎只有一个“巨额赤字决算”,如果能再加上一点修饰的话,题目中会有“战后最恶(最差)”的点缀。

   丰田汽车给出的营业损益是4610亿日元赤字;在雷曼兄弟破产时,前去抄底的野村证券,拿出了7094亿日元纯损失的决算结果;名门企业日立制作所亏损了7873亿日元。日本企业从未有过今天这么痛苦的经历。

   在美国,我们能看到的大批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在倒闭,国民收入在减少。其开端是金融业不良资产累积导致爆发危机,让国家整体信贷及生产与消费同时出现下降,进入恶性循环。而造成这种恶性循环的原因在于借款人失去了偿还债务的能力。

   过去很少有人明知道自己未来没有足够的偿还能力还依然借贷。当初大家贷款的时候,一般对自己未来的收入是有一定预期的。少部分人的预期出现偏差,那是个人因素,但是如果全社会同时出现了这种偏差,则说明是制度上出了问题。同样,企业的预期收入的减少,这是个人实际收入低于预期的导火索。

   为什么企业和个人,都错误地相信自己未来会有稳定的、甚至是逐步增加的现金呢?这是因为大家都相信,所有的商品的价格从长远来看肯定是呈上浮趋势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企业干什么都赚钱,因此个人的收入,将可以持平或者增加。而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通货膨胀。“从长远的观点看,所有的商品都会涨价。”这恰恰是通货膨胀的最有代表性的特点。

   预期上的偏差,导致了企业在危机到来前会加速投资,在危机到来后,因为不能回收投资,而且产品不能在市场上销售出去,结果出现巨额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