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清的朝鲜

打印

   陈言

    从5月底开始,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似乎变成了一张朝鲜日报,从朝核到最新接班人,事无巨细均在版面上有反应。往日沉默的韩国谍报机关国家情报院,也忽然有独家谍报发布,说金正日第三子金正云将成为接班人。只有美国国防部发言人伍德在6月2日说:日韩的谍报“也就是个猜测,我们无法确认。”对于美国没有充分判断材料这一点,伍德说:“在权力继承方面,北朝鲜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我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除了几年前跑到韩国、日本的“脱北者”外,人们找不到能叫得出名字来的消息来源人士的姓名,更找不到回答韩日美媒体采访的朝鲜机关名称。忽然井喷的朝鲜新闻,让人们更加看不清这个国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国际政治经济及军事方面并没有什么实力背景,但又要把世界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朝鲜的核试验、国家领导的接班人问题,一个接着一个被暴了出来,好像美国总统今年1月换届后,世界到了5月才找到了一个新的报道焦点。朝鲜的炒作非常‘成功’。”日本一家大报负责国际新闻报道的记者对本文记者说。

热爱电影的金正日

    国际上研究、报道朝鲜问题的专家记者多如牛毛,但除了极少数的政治家直接接触过金正日以外,基本上所有学者记者只能根据道听途说写朝鲜的“百战百胜的钢铁灵将”“将军大人”“亲爱的指导者金正日同志”。

   按朝鲜半岛的一些学者的说法,目前世界上儒家传统最浓厚的国家便是南北朝鲜了。古代儒学,严禁父子在名称中使用同一个汉字,但“金正日”的名字与其父“金日成”使用了同一个“日”字,现在传得风风雨雨的其子“金正云”,名称中又有一字相重。中国人看到“金正日”“金正云”的感觉与日本人有很大的不同,日本人取名时常常让父子名称中有一字相同,而中国并不这样。

    关于金正日,我们除了在朝鲜媒体上找到众多的对他的尊称和活动报道外,是很少能从录音录像中,直接听到或者是看到他的声音、他的容貌。

   据说金正日能讲东北口音的中文。朝鲜战争爆发后,1950年9月局势已经非常紧急,金正日与其他亲属,先是从平壤疏散到了慈江道,后来由经满浦到了中国吉林,他在那里上的小学,到了1952年11月,才再次回到朝鲜。就像有人说金正日出生在苏联,又有人说他出生在白头山一样,没有人能对儿时的金正日做出确凿的描述。

   在1993年4月9日,金正日正式成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之前,世界能听到的金正日讲话仅有5秒钟时间。1992年4月25日,在举办朝鲜人民军建军60周年庆典时,人们听到金正日掷地有声地说:“光荣属于英勇的朝鲜人民军将士!”

   2000年6月,在平壤机场上迎接韩国金大中总统时,十几辆挂着“2000”车牌的同一个品牌、同一种颜色的轿车,整齐地停在机场停机坪上,等金大中走下旋梯,人们才突然发现从轿车中走出来了金正日。在岁数大自己几岁的金大中面前,金正日笑容满面,彬彬有礼,邀金大中总统和他同乘一辆车,驶向平壤市内。这时的新闻要比电影好看很多。韩国的太阳政策,最终让南北首脑成功会谈,南北共同宣言给朝鲜半岛带来了和平希望,这比电影虚构的故事也更好看。南北首脑会谈之后,出现了2001年朝鲜与意大利、英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半岛的和平,意味着朝鲜将实行开放政策。

   但就在2001年,美国忽然遭遇9•11事件。2002年,美国布什总统说伊拉克、伊朗、朝鲜三国支持了恐怖势力,是“邪恶轴心(axis of evil)”。朝鲜开放的国策开始收缩,人们从朝鲜广播里听到的是“先军政治”口号,一切以军事为中心的国策重新回到了朝鲜。

   在国际社会希望朝鲜重新回到国际舞台的时候,媒体把焦点对准了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朝,对准了六方会谈,“先军政治”似乎只是朝鲜的一个口号,但朝鲜自从提出这个概念后,7年来并没有改动,“我们在大谈朝鲜饥饿问题,要不就谈那里的核试验,我们没有真正报道过朝鲜的先军政治。”日本媒体负责国际报道的编辑说。

   就像电影中刚刚放映到半场时,和平的景象只不过是后来的残酷的一个铺垫一样,朝鲜半岛风云突变。据说金正日是个酷爱电影的人,其个人的电影资料馆“国家电影文献库”存放着2万卷以上的录像带,其本人年青时在电影局工作,时时会亲临电影、电视一线具体指导工作。金正日熟悉电影,对宣传有精湛的技术能力,应对国际社会上的变化游刃有余,我们看到的朝鲜,永远像是已经摄制好了的电影,大多数人不知道导演的摄制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