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患上“迷茫病”

打印

   5月25日出版的《日经商务》周刊调查了日本消费者在消费方面的变化,发现40.6%的日本人“消费欲望已经下跌”,在消费方面没有变化的人为48.9%,而增加了消费欲望的人仅为6.9%,其他是3.6%

             特约撰稿陈言报道

   从东京成田机场下飞机,乘上通往市区的轻轨,会觉得东京与北京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但是一从轻轨走出,车上差不多所有人都拿出了口罩,紧紧地捂住。

   看到这个情景,才觉得是来到了一个甲型H1N1流感流行的地方。在SARS和禽流感横行的时候,日本独善其身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但新流感到来后,日本患者数量之多让人有些匪夷所思。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在轻轨车密封的环境中,并没有几人戴口罩,但当车门打开后,好像传染一样差不多所有人都戴起了口罩。真搞不清日本人的思维方式---难道车厢里不应该更危险吗?

   日本经济也让人处于云里雾里,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其经济规模在世界排名第二,刚刚从泡沫中挣脱出来,金融体制应该是主要工业生产国中最健全的国家之一。但日本内阁府在5月20日发表2009年1~3月的GDP数值时,给出了-15.2%的结果。基本上没有房地产泡沫,金融体制未出现什么问题,企业设备投资旺盛,劳动力维持着较高的技术水准,但日本的GDP就是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靠什么才能真正从危机陷阱中挣脱出来?日本政府和企业似乎都不能说出个道道来。

   迷茫同样反映在政治上。去年10月上台的麻生太郎首相,除了刚刚上任在短时间内取得过一些民意支持外,这半年多的时间,不管对手出现多么大的失误,麻生的支持率却一直抬不起来。那日本民众是不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在野的民主党身上?其实不然。民主党前党魁小泽一郎在金钱问题上的不明不白,新党魁鸠山由纪夫未经验证的政策能力,都让日本民众放不下心来。

    日本似乎就在这样一种迷茫的情绪中等待着新流感过去,期望经济复苏的到来,寄政治希望于8月的众议院选举。

流感莫名其妙地来了

   5月25日,日本政府新闻发言人、官房长官河村健夫在例行记者发布会上,淡淡地念了一段书面声明:“从这些天的情况看,发现甲型流感的人数在日益减少,我们会十分注意状况的变化,但总的感觉是流感在向终结的方向转变。”

   河村的语言比较绕口,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紧张,让人感觉他宣布流感开始退潮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突如其来的新流感,让日本有些措手不及。按说日本在遭遇几年前的非典、这些年的禽流感时,似乎为亚洲树立了一个榜样,这些流行病基本上与日本无涉。当最初被称为猪流感的新流感流行时,日本并没有把它看得多重。

   麻生首相访问北京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到流感问题,脸上显露出了十分的信心。“防患于未然,拒于国门之外。”麻生首相的语言铿锵有力。当晚他乘专机回到日本,刚刚停稳准备休息,电视里传来了负责卫生等事务的厚生劳动大臣舛添要一的声音:“横滨地区一位去加拿大旅行的中学生,疑似染上了猪流感。”舛添大臣希望国民冷静对待,说政府一定能控制流感,不让流感传播开来。

   横滨的那场虚惊很快就过去了,但在神户、大阪又发生了新的流感病例。中学里从未出国旅行的学生,忽然被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这让日本人一下子惊慌起来,不知道流感来自何方。到5月25日为止,日本新流感患者数量为348人,位居亚洲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