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已经出现复苏的迹象

打印

    人民网北京6月12日讯(记者 陈建军)今天上午,《经济》杂志主笔、著名日本问题专栏作家陈言做客中日论坛,就近一周来的中日时事热点进行了点评。具体内容如下:

【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请到是《经济》杂志主笔日本问题专栏作家陈言,请他点评中日时事热点问题。欢迎大家参与和关注。

中日高层经济对话对稳定亚洲经济有积极的作用

【主持人】:   你好!又是一周将要过去了。6月7日,第二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在东京举行。双方重点围绕经济金融形势、贸易投资合作、环境能源合作、地区及国际经济问题等四大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双方都认为这次对话成果显著,您认为都有哪些显著成果?

【陈言】:   中日在2007年12月进行过第一次高层经济对话,这是第二次了。 从中日双方官方的评价上看,这次会议取得了不小的进展。我比较关注的是对金融形势的对应。中日两国一个在世界GDP中占第三位,日本占第二位。这样两个国家在一起开会,当然要对国际金融发表自己的见解,也会对国际金融有比较大的影响。

【主持人】:   在金融方面主要谈了哪些内容?

【陈言】:   双方再度确认了4月2日伦敦峰会提出的具体措施。为了让世界经济早日复苏,中日之间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

   中日作为亚洲国家,当然会把瞩目的焦点放在对亚洲国家支援,对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在资金上的支持上。

   “亚洲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中心”,我想这次世界经济危机虽然是美国引发的,但最终处理起来要相当地需要中日两国合作来对应。特别是在亚洲,需要中日两国来保证经济增长。

日本经济已经出现了探底的兆头

【主持人】:   日本媒体报道称,日本内阁府的外围团体——经济企划协会8日发表最新调查报告,再次上调其对今年第二季度日本经济增长的预测。这表明日本经济学家对本国经济形势的判断进一步转向乐观。您认为日本经济已经要触底反弹了吗?

【陈言】:   我觉得日本经济已经探底,很快会走出低谷的,虽然还看不到日本走出地平线的兆头,但不会更坏了。这样日本就不会拉亚洲经济发展的后腿,中国也有了可以发展的亚洲外部条件。

【主持人】:   探底的原因在哪里?

【陈言】:   月有阴晴圆缺。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不会永远发展,也不会永久失落。日本在战后连续发展了四十余年,接着是十几年的失落。到现在该清算的清算了,该处理的已经处理了,走向新的发展也是必然。

【主持人】:   能从哪些具体的产业上看到这种发展的趋势?

【陈言】:   我对机械产业有一些了解。日本说机械产业,通常包括汽车等运输机械、手表等精密机械、电视等电子机械、车床等产业机械,还有一个就是专门用来杀人的武器制造。

    在汽车方面,4月本田的混合动力车卖得非常的好,5月份丰田终于也赶了上来。丰田的混合动力车制造厂开始恢复加班了。三菱汽车则是开始出售纯电视汽车。估计今后也能卖出好的价钱来。

    日本的精密机械、电子机械要想获得恢复,需要有新的技术革新,目前还看不到这方面的令人刮目相看的成果。

    产业机械是包括高速铁路用车辆的。日力制作所最近在英国获得了1万亿日元以上的可以生产十几年的车辆制造项目。中国的铁路建设正在进行,估计日本企业今后能拿到的项目也不会少。

    最后说说日本的武器出口问题。这是日本这些年特别想突破的一个领域。用日本现有的技术去制造杀人武器,杀人效率会更高,成本也会更便宜。世界也一定能更加动乱,动乱的不断加剧,会让日本武器制造商有更多的发财机会。

    我希望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不要出口武器,在不远的将来,也不制造杀自己国家市民的武器。如果世界上没有了武器,人们的生活只能更好,不会更坏

执政的自民党更加混乱

【主持人】:   日本最大反对党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6日向在麻生太郎内阁出任总务大臣的胞弟鸠山邦夫(自民党)喊话,呼吁弟弟从速辞职,称“与其在麻生内阁因意见不一致而苦斗,不如辞职走上新道路”。您认为身在不同政党内的鸠山两兄弟真能走到一起吗?

【陈言】:   鸠山兄弟今后的去向能很大地左右日本政局。

   首先,大哥鸠山由纪夫现在已经是民主党党魁,在今后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很有可能获胜,到那时就是日本首相了。如果能从执政的自民党那里离间一些人出来,民主党获胜的可能就更大。

   不过我希望弟弟鸠山邦夫待在自民党内。鸠山邦夫在邮政问题上向麻生首相发起的攻击,比辞职后进入民主党,与哥哥鸠山由纪夫共斗要来得猛烈,效果更好。麻生内阁因鸠山邦夫的存在已经显现出了很大的内阁不统一,让人越发地感到麻生内阁已经穷途末路。可惜鸠山邦夫在12日中午辞职了。不过这并不能让麻生内阁摆脱困境。

   我倒不是要看日本政治的笑话,我希望日本政局能够稳定。只有日本政局稳定了,日本经济的复苏才能从现在的苗头,变成一种客观结果,亚洲也就有救了。

东京都的选举对今后的众议院选举有很大的影响

【主持人】:   7月12日东京都议会选举举行投开票,日本首相麻生太郎从7日起就开始了声援活动。东京都议会选举是继千叶市长选举、静冈县知事选举之后,大选进入白炽化阶段前,3个极为重要的地方选举的最后一站。您认为这三个选举对日本自民党和民主党带来怎样的影响?

【陈言】:   应该说这次选举特别的重要,是众议院选举前的最激烈的一次前哨战。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现在的东京都知事是石原慎太郎,他是作家、保守派政治家,日本最激烈的厌华主义者。

   今天在这里主要不去讨论石原知事的中国观,也没有必要讨论他的两个儿子到底有没有可能最后成为日本首相,我想说的是,石原在东京都这些年都作了什么?最简单地说,就是他执意成立的东京都银行,出现了上千亿日元的亏空,已经完全支撑不下去了。东京是个税收大户,如今虽然账面上还有些盈余,但已经是捉襟见肘了。

   自民党全力推荐的石原知事没有办好东京的事,就应该让其他人出来收拾残局。有石原口碑在先,估计自民党要在这次选举中备尝煎熬。

朝鲜问题太复杂,说不清楚

【主持人】:   联合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交官10日表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以及日本、韩国的代表当天已经就安理会关于朝鲜核试验问题的决议草案达成一致。安理会对该决议草案的表决最快会在11日举行。该草案一旦表决通过,对朝鲜而言则意味着一种什么情况?您认为朝鲜会有什么反应?

【陈言】:   从日本媒体的报道上看,朝鲜似乎是世界上的麻烦制造者。日本不论左中右,所有媒体异口同声谴责朝鲜,这是我过去没有见过的。用日本媒体的观点来看今日朝鲜,似乎除了玩火以外,就是让民众饱尝煎熬,人民生活在吃不饱、穿不暖的状态中。我没有去过朝鲜,也从未接触过朝鲜人,光是看日本的这些报道的话,觉得朝鲜好像是出了不小的问题。

    安理会对朝鲜的处置会带来什么结果,目前还很难说。一个封闭的国家,是不在乎别别国的封锁的。

   所以,朝鲜问题比较麻烦,我不是专家,从日本报道上看,我有这样的感触。

【主持人】: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谢谢嘉宾,谢谢各位网友的关注,再见!

【陈言】:   谢谢主持人,希望有机会再和各位网友见面。

   (责任编辑:陈建军)

  原载《人民网》

http://japan.people.com.cn/35469/6677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