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两大经济巨人的对话影响整个亚洲

打印

(导语)

   单只从GDP规模看,排在世界前三位的是美国、日本及中国。三大国的经济能够稳定,世界就会有很大的希望。6月,中日高层进行了经济对话,7月,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就要举行。这些对话让人们看到了世界经济转向复苏的希望。

            文/本刊记者 陈言

   日本外务大臣中曾根弘文6月7日在东京见到外交部长杨洁篪时,两人是3个多月来的第二次会面。这次中曾根大臣是中日高层经济对话的日方议长,杨部长则是陪同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出访日本,王岐山副总理为中方议长。用日本外务省的话来说,“眼下的国际社会直面各种问题,不透明的感觉也日益加深,此时日中两国发挥各自的使命具有重大的意义。”

   7月,中美第一届战略经济对话将在华盛顿举行。届时会讨论什么内容,人们似乎从美国财长盖特纳6月访华时的言行中能猜出几分。年初高调批判“中国政府操纵外汇汇率”的盖特纳,这次则向中国详尽解释了美国的财政政策,反复说“美国经济如果能够实现复苏,我们一定会大幅度削减财政赤字。”

   日本企业艰难地度过2008年财年,把身上能够挤干净的脓包尽可能地处理完毕,已经准备开始轻装前进。美国此时也差不多解决了经济上汽车企业这一沉重负担。中国企业同样期望着再现繁荣的国际经济环境。这些让中日中美高层间的对话,有了更重要的意义。

第三次浪潮

   “节能环保将成为日本与中国合作的一个新潮流。”日立制作所中国区总裁大野信行对本文记者说。如果把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后,日本企业到中国来投资建厂当作第一次浪潮的话,上个世纪90年代,日本企业对中国销售市场的开拓,可以称之为中日经济交流的第二次浪潮。如今在解决环保问题的同时,追求新的发展模式,正在成为一个新的浪潮。大野总裁4月来中国赴任后,把很大的一部分精力放在了该公司在云南省、浙江省等地的节能环保项目上了。无论是维持发展已有的事业,还是开拓新的领域,节能环保不可或缺。

   日产(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公关品牌事业部总部总监吉久润认为,“日产排量为1.6升的汽车在中国卖得好,不仅仅因为中国在1月实施了鼓励小型车消费的政策,更是因为节能车正在成为中国消费者青睐的对象。”全世界的汽车市场在发生着一个重要的变化,只有“小型、经济、节能”车让汽车企业在金融危机中维持了生产,取得了利益。一味求大,追捧豪华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其现在的遭遇不言自明。

   成功地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大企业版上市的中国博奇环保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总裁白云峰对这次浪潮有着切身的体会,“我们没有在中国上市,而是直接到东京大企业版上市,是因为在东京不仅能筹集到资金,还因为我们是一家在日本上市的企业,在引进日本环保技术等方面,有了更好的条件。”白云峰总裁对本文记者说。2009年4月30日,日本首相麻生太郎在北京召集中日青年企业家交流午餐会时,麻生首相特意让白云峰坐在主桌自己身边。博奇在昆明、重庆等地推广节能环保技术,博奇公司与日本企业的合作等等,白云峰总裁一一说给麻生首相,看得出来麻生首相与对两国企业在这个领域的合作非常的满意。

   中日经济中的节能环保新浪潮,需要由企业来具体推进,也需要政府在政策等方面的积极支持。6月7日的中日高层经济论坛,在讨论经济金融形势、贸易投资合作、地区及国际经济问题的同时,就把环境能源合作作为一个重要的议题进行了讨论。

   政府间的政策支持与项目的推进同样做得非常具体。本文记者从相关方面获知,在这次对话中,中日双方就地方政府间在环境方面的合作再次进行了确认,中国环境保护部与日本环境省签署了《沈阳市与(日本)川崎市在构筑环保城市方面的合作备忘录》,还签署了《在普及教育环境技术方面进一步深化合作的备忘录》。继续进行资源循环政策的对话,在湖水净化方面,中日选择在云南滇池、安徽巢湖进行事前调查,另外河北唐山工业用水的循环使用也是调查项目中的一个。”

   “其实中日在环境方面相互依存。中国的大气污染很容易影响日本,日本的环保技术不仅有利于治理污染,也是新的中日合作的一个重要方面。”白云峰总裁说。这种新合作在形成一波新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