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山由纪夫的家族使命

打印

    “鸠山在日本是个小姓,在得知《红灯记》的主要内容后,鸠山家族迅速查了族谱,发现二战期间,鸠山家族并没有人应征入伍,更没有侵华军人的存在”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陈言 | 日本东京报道

    8月30日是日本大选投票的日子。

   从8月中旬开始,自民党、民主党两大政党党首,差不多每人每天都要演讲六七场,尽管为了给足地方上候选人演讲时间,他们讲话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在炎夏穿一套笔挺的西服,站上三四十分钟,不是件简单的事。

   几场演讲下来,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的声音就开始沙哑了,他必须不断在日本各地行走,不断发表演讲,一个接着一个地出席聚会、党内情报分析会,只有让选民一直保持着对民主党的支持,才能保证8月30日选举的最后胜利。

   “输也要输得有骨气!”说这句话的是现任首相、执政党总裁麻生太郎。执政党内已经充满了战败气氛,民主党兵临城下,本来自民党该是背水一战,但现在在前线指挥和拼搏的麻生首相,却首先感到败色浓郁。

   在野的民主党已经做好了登城拔旗的准备。当选后施政的政治经济政策,开始更多出现在党首鸠山由纪夫的演讲中。

   近代日本,从明治维新到战败,从战败到自民党长期执政,两个长长的阶段过去了,似乎只有今天才真正迎来了通过选举让自民党下台、让民主党执政的大好机会。

   这也是鸠山家族又一次触手可及首相宝座的天赐良机。自1882年鸠山和夫当选为东京府会议员以后,鸠山家族与日本政治的关系到现在已经有100余年,家族中出了众议院议长(鸠山和夫---鸠山由纪夫的太爷)、首相(鸠山一郎---鸠山由纪夫的爷爷)、外务大臣(鸠山威一郎---鸠山由纪夫的父亲),现在似乎是第二次要由鸠山家族出首相了。

   鸠山家族的历史与日本近现代史有着紧密的关联,而鸠山由纪夫正准备书写新的家族史。

鸠山族谱中没有侵华军人

   鸠山这个姓,大概上点年纪的中国人都不会陌生---当年家喻户晓的京剧《红灯记》中的日本军阀,就叫做鸠山。《红灯记》在中国走红时,日本军阀鸠山的传闻也流传到了日本。

   一位在东京与鸠山由纪夫有过交流的人士对《望东方周刊》说:“鸠山在日本是个小姓,在得知《红灯记》的主要内容后,鸠山家族迅速查了族谱,发现二战期间,鸠山家族并没有人应征入伍,更没有侵华军人的存在。”

   只不过,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为何在《红灯记》中把日本军阀的名字定为鸠山。

   在可以查证的档案和记录中,并没有太多鸠山由纪夫本人关于中国的言论。唯一让人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他曾经在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上,明确表示过反对小泉纯一郎和自民党的做法。

    在过去不久的8月15日,麻生内阁的现任大臣及自民党内一些曾经担任过首相的政治家,先后到靖国神社去参拜。民主党国会议员中,在这天去参拜的人也有不少,但担任重要职位的民主党政治家并没有去。

   对于小泉纯一郎反复参拜靖国神社,鸠山由纪夫在2006年8月10日说:“从国民的角度看,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是对日本过去的行为、对历史的一种轻视。”之后的8月15日,小泉再次参拜了靖国神社,对此鸠山由纪夫又一次发表谈话说:“小泉首相的行动,践踏了饱受战争危害的人们的心情,极大地损害了日本国家利益。民主党对于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感到非常遗憾。”

   2009年8月,有日本记者问鸠山由纪夫,选举结束后,如果出现了鸠山内阁,是不是会去参拜靖国神社?鸠山非常清晰地回答:“我自己不会去,而且会让内阁大臣谨慎行动。”

   过去,鸠山一直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追问日本首相为何去供奉着甲级战犯的地方参拜。他非常明确地反对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

   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均为死去的将士建有纪念碑或者是烈士陵园,日本也一样。在距离靖国神社几百米的地方,就有这样的战死者陵园。问题在于,一些保守的自民党政治家,一定要以鼓吹对外侵略、为侵略战争歌功颂德、直接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作为国家祭奠死去烈士的场所。这是造成近些年在外交上日本与周边国家尖锐对立的主要原因。而民主党如果执政,也许能相当程度地改变自民党政权时日本与周边国家的这种在历史问题上的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