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与“不安”中的日本大选

打印

               陈言

               原载《南方周末》 2009年9月3日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156175

    日本《朝日新闻》9月2日的民调显示,日本民众对鸠山新政权表示期待的占了74%,但是其中相信民主党政权能够“相当大地改变日本政治”的人,只有34%。

    日本大选结束了,对自民党的“不信”成为了过去,而对民主党的“不安”却更加现实了。

   8月30日清晨的东京,今年第11号台风如期而至,似乎暗合着刚刚袭击了日本的政治暴风雨。

   从30年前来东京上学开始,吉川明希每次选举时,都会毫不犹豫地把票投给自民党,但今年她一直在犹豫,因为最近舆论不断把日本社会这些年出现的贫富悬殊、经济衰退等责任,一股脑地推给了自民党,而预测民主党会在这次大选中获得全面胜利。

   投票点设在附近的小学。一路上,被雨水打湿的各党宣传画依旧紧紧地贴在墙上,其中一些,就写着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的“轮流执政”的口号,好像美国总统奥巴马那句“是的,我们能做到!”一样,让人觉得只要更换政权,让民主党出来执政,就能打破目前的僵局,给日本带来新的生机。

   进入到投票站后,吉川领到三张颜色各不相同的选票:浅红色的选票(小选举区选票)需要写议员的名字,浅蓝色的选票(比例代表选票)是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的,白色的选票(最高法院法官审查票)则被用来审查最高法院法官。每次选举都会对国家最高法院法官同时进行审查,但至少在最近30年里,并没有法官被民众赶下台。

   东京街头的特定展示栏,贴满了众议员候选人的竞选海报。投票日当天,海报上的姓名都会被用白布贴住,以防止选民在投票途中偶然见到谁的姓名就把票投给谁。 

   各党选举对策总部,投票日当天都会把每个候选人的姓名列在墙上,当选一名,就在其名字上贴上红花。在民主党总部,满墙鲜艳的红花、满场雷鸣的掌声。而自民党的墙上,只有刚满1/3的地方贴上了红花,麻生贴花时,场下依然有稀稀拉拉的鼓掌声。

   “我把小选举区的选票投给了自民党政治家,在比例代表的选票上也写了自民党。其实我也知道,这次自民党会非常危险,我的选票很有可能成为废票。”投完票以后,吉川说。

   到了下午,台风雨越来越大,但投票的人反而多了起来。最多的时候,教室外面至少排了二百多人。“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来投票。”有年轻的选民这么说,但一些背已经驼了下来的老选民则显出见过世面的样子,大约50年前,日本人也热衷过政治,那时投票站要比现在排更长的队,但这十余年,每次能有50%左右的选民来投票就不错了。”

对自民党的“不信”

   出乎意料,与谢野馨也落选了。

   电视摄像机镜头一股脑儿都对准了与谢野馨。他脸上的皱纹顷刻间深了几度,没有太多的话,只有深深地鞠躬,向选民道歉。

   只是今年则大不相同。选民重新开始表现出投票热情,差不多70%的选民去投票站投了票。

   投票前夜的8点钟,是允许在街头选举造势的最后一刻。东京池袋的轻轨站,来往人员最多,自民党总裁麻生太郎在车站东口,竭尽全力高呼:“守卫日本的是自由民主党,保卫各位生活的也是自由民主党,让日本未来进一步增长、进一步发展的是自民党与公明党的联合政权。”而在车站的西口,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手里拿着四五个话筒,用“你们的一票将会改变日本政治的方向”这句话,结束了自己的演讲,呼吁选民来积极投票,把票投给民主党。

   电视新闻里反复播放这些镜头,而在与谢野馨的选举办事处前,也已经停了五六辆电视台的转播车,各种电线从车里引到了办事处内。

   与谢野馨是自民党国会议员、内阁财务大臣、金融大臣,麻生内阁在经济方面的主要工作归他管理,这几个月来日本经济出现了较快的恢复,按说对于他参加选举相当有利。

    与谢野馨的办事处内,贴满了“必胜”的标语,最显眼的地方则是选区内几个头面组织推荐与谢野馨参加选举的大字报。来的电视台、报社的记者太多,给选区内支持者留下的座位不剩几个。助选工作人员、在选区内与选民联系的秘书,表情也有些僵硬,接待着那些投票前,或者是投票后到这里打招呼的选民们。

   晚8点才正式结束投票,几分钟后就开始开票。选举办事处也是从电视上了解开票情况。助选人员、秘书时不时地看电视上播出的各种新闻。

   晚7点55分前后,各电视台基本上都进入到直播大选的时间段。8点一过,开票还没有开始,一些电视台已经报出了对投票结果的大致预测,民主党拿到三百个席位,自民党一百多一点,余下的六十个左右的席位在将近十个小党中分配。看到这则消息,与谢野馨选举办事处一片沉寂。

   刚刚统计完一小部分选票,消息就已经开始纷纷传开,众多的当过首相、大臣的自民党大佬们纷纷落选,包括前首相海部俊树、前自民党副总裁山崎拓、前金融大臣中川昭一等等。出乎整个办事处意料之外,与谢野馨也落选了。

   电视摄像机镜头一股脑儿都对准了与谢野馨。他脸上的皱纹顷刻间深了几度,没有太多的话,只有深深地鞠躬,向选民道歉。

   好在不少选民为自民党投了一票,从给政党投票的“比例代表”那里,与谢野馨拿到了席位。如果没有自民党的支持,与谢野会和海部、山崎一样,不得不从此退出政治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