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选手记之四 目睹日本“改朝换代”

打印

   1868年的“明治维新”,让日本从封建时代进入到了军事帝国主义时代;1945年战败,让日本有了现代民主主义制度;2009年的“民主党革命”,让日本政治真正走向了两党轮流执政的新体制

               《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陈言 | 日本东京报道



    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在前半夜时,看上去还有一些疲劳。 等到他身后的330名候选人的名单上,已经有超过300人“戴上”了红花(当选)后,他脸上开始红光四射。

   8月30日午夜刚过,时针转入31日凌晨的时候,日本政治走向了一个新的时代。

   战后由自民党一党执政的历史,在这个时间点画上了句号,54年来,自民党一直是议会内的第一大党,即便在1993年出现了在野党执政的情况,议会内的大党依旧是自民党。

   但现在终于转变为民主党了。

   相比之下,自民党则输得很惨。326名候选者中,仅有1/3(118人)当选,而平均年龄要比民主党议员大几十岁,“想明年在参议院选举中夺回一局,首先要年轻化,以现在自民党老人统治的体制去竞选,明年会再输一局。”J-CAST网站总裁蜷川真夫对本刊记者说。

   9月16日,日本特别国会将会选举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出任内阁首相。

老政治家PK新美女

   日本选举需要投两张选票,一张投给自己支持的本选区的政治家个人,另一张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政治家首先应该通过自己的感召力,争取选民投自己一票;如果丢了这一票,有些政治家又会通过政党的整体力量,从“比例代表”那里拿到席位。

   几乎所有的自民党议员都感受到了此次选举风向不对。在自民党内担任过重要职务的大佬们先后落选,只有少部分人靠政党的得票,勉强在比例代表选举中获取了席位。

   落选的海部俊树(原首相)、中川昭一(原金融大臣)、山崎拓(原自民党副总裁)就不说了,这几年连续把小泉纯一郎、安倍晋三、福田康夫推举为首相的町村派领袖町村信孝,就是在小选举区内落选后,通过党内的比例代表名额,拿到众议院议员席位的。而原首相森喜朗、福田康夫则在这次选举中与美女候选人打了一场遭遇战,险些落选。

   在森喜朗看来,媒体似乎一直在为自己喝倒彩。在自己家乡石川县演讲完从宣传车上下来时,森的巨大身躯显得十分笨拙,媒体摄影记者就喜欢拍这样的照片。“躲开!躲开!”在森从梯子上一点一点往下挪的时候,他的秘书、保镖要像轰苍蝇一样,把摄影记者轰到一边。

   过去不组织几百人、上千人来听的话,森这个级别的政治家是不会发表演讲的。现在在自己的老家,除了要让街道到处张贴自己的画像外,几十个人的小会,要是请这位原首相去演讲,森也会乐呵呵地去。谈国家大事,自然少不了,但他也不会忘却对民主党的嘲讽批判。

   “今天不是有人在超市门口向大家招手吗?她能演讲吗?”森在听众面前讽刺说。

   “她”指的是民主党候选人田中美绘子,鸠山由纪夫称之为“日本最有勇气,敢向原首相挑战的人”。田中穿一件米黄短袖上衣、一条浅色长裤,和西装革履、脖子上扎一条略带红色花纹领带的森喜朗,有着巨大的不同,这让石川县民记住了田中的形象。能来听田中演讲的人不多,凑上十几个就算不错了。森乘坐宣传车外出拉票,田中骑一辆自行车,车后挂一面细长的民主党标识,就参加竞选了。

   田中写的博客,一天里多的时候也就有2000次点击,算不上很多。但是开票时,森喜朗拿到123490票,田中美绘子也拿到了119021票,仅相差4469票。以原首相的知名度和连续当选13次议员的经历,和田中这样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人较劲,仅占了如此微不足道的优势,实在是世道大变。而田中最后还是在比例代表那里拿到了席位。

   同样在群马县,原首相福田康夫与另一个小女子三宅雪子有一番争斗,结果福田获得103852票,三宅则拿到91904票,只差1万多票。老政治家对新美女候选人,没有显示出多大的优势来(最后三宅同样在比例代表那里拿到了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