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美入亚”:鸠山外交“平衡木”

打印

               陈言



    距离入主日本国会西南侧的首相官邸,鸠山由纪夫(下称“鸠山”)尚需耐心等待几天。

    按规定,9月16日,日本特别国会将召开。该天的国会只有一个议题,就是推举日本政府新一届内阁首相。考虑到此前的8月30日大选,掌政日本54年的自民党一败涂地,议席从选举前的300个骤降到119个;而在野的民主党,则从过去的115个猛升至308个,远超480个议席的半数。因此,民主党党首鸠山出任新首相几成定局。

   但仔细倾听日本民主党人的演讲,看他们在媒体上的各种发言,给人印象最深的似乎是,民主党关心的焦点主要放在了“内政”上,“外交”不是重点,民主党人于此发出的声音非常之少。

日美关系是前提

   在鸠山为数不多的明确表态中,当选后是否参拜靖国神社,是研究未来日本外交走向的重要信号之一。

   “我就职后不会去参拜,也不会让我的大臣们去参拜。”鸠山表示,自己希望建设一个“没有特定宗教色彩,任何人都能去祭奠战死者的国立追悼设施”。

   且不管鸠山承诺要建设的“新设施”是否“换汤不换药”、里面是否仍会设置二战中的日本甲级战犯灵位,至少,鸠山希望在这个问题上显示出民主党与自民党在历史问题、与亚洲近邻关系上的巨大不同。

   此前的8月15日,在麻生内阁担任消费者行政大臣的野田圣子,专程去参拜了靖国神社。作为自民党的重要议员、国会大臣,48岁的野田圣子是自民党内的政治新星,不少人希望能由其来出任总裁。

   当然,民主党对华会采取何种政策,最关键的还取决于日美关系能否稳定。

   “追求对等的日美关系”,这是民主党和鸠山在选举公约中提出来的,但是美军士兵在日频发犯罪、为驻日美军提供的各种名目的高昂费用、美军在日本的治外法权等,都让日本国民心里不是滋味。因此,鸠山的该竞选口号深得民心。

   9月9日,民主党与社民党、国民新党就今后组阁问题进行了党首间的交流。三党党首协商后,最后签下了“提出修改日美地位协定,就美军改编及美军在日基地问题上重新审视”这一内容,并特别强调要“减轻冲绳县民的负担”等。日美关系将要出现变化,势成必然。

   对此,美国当然不愿意将自己对日本的主导权拱手让出,来自美国对民主党的戒备之声,经过日本《读卖新闻》等保守媒体的放大,已经在日本形成了一个较为强大的反对舆论。日美之间的裂痕似隐似现。

   “由于刚一上台,民主党就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处理日美关系,日美之间实现相互信赖需要有一个磨合期,因此,在民主党关注美国问题的时候,很有可能疏远了与中国的关系。”国际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理事长田中直毅告诉笔者。

   而尽管中国在日本新内阁出台之前,与民主党等作了大量的交流,但民主党多年来与中国交往不多、了解中国的政治家数量上也十分有限,内阁成立之后,“民主党的意思能否比较顺利地通报给中国,中国的想法能否顺畅地转达到民主党上层,我有很大的疑虑。”日本媒体一位社论委员对笔者表示。

   确实,民主党几位重要领导中,只有将要出任外务大臣的冈田克也保持了与中国一定程度的交流。笔者曾几次直接接触过冈田,知道冈田博览群书,有颇高的理论造诣。但除此之外,其他几位,如小泽一郎基本上没有接受过中国媒体的采访。小泽刚刚“入道”之时,是田中角荣喜爱的弟子,田中角荣的中国观也给了他一定的影响,但小泽一直不是擅长外交的政治家。

   民主党重要领导人之一的前原诚司,2005年曾访华并在大学演讲。但彼时前原强调“中国威胁论”。三年后,《朝日新闻》社论委员药师寺克行对笔者说,前原曾私下对他说“很后悔”在北京做这样的演讲,但前原心里存在着很深的“中国威胁论”明白无误。

   如果说民主党对华会采取何种政策,更多取决于日美关系能否稳定,那么日美关系稳定后,民主党到底会出台哪些对华政策,目前还很难说。“这期间将会有一个很长的空白,民主党不能向中国提出明确的外交思路,中国也无法判定民主党政权到底会出哪张牌。日中关系虽然不至于倒退,但也难以期待有很大的进步。”田中直毅对笔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