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内阁启航

打印

               陈言



    日本国会议事堂,如今还被重重隔板围着。

    去议员会馆采访,总要从议事堂前走过,多年来只知道这座建筑是浅灰色的,让人能感觉出几分沉重。9月的东京依旧炎热,但从议事堂走向议员会馆的一些议员,还是穿着凝重的燕尾服,衬托出政治的深沉。

   但是,两个月后,当议事堂周边的隔板被拆除后,再来到这里,人们看到的将是一座具有浅白花岗岩外壁的新议事堂。那时,70年来沉积在外壁上的粉尘将被彻底清洗,显现出议事堂的原有色彩。

    在议事堂被洗刷一新的时候,日本政治也在发生着让人看得见、觉得出的变化。9月16日,鸠山由纪夫成为内阁首相,组成以民主党为中心的新政权。54年来保持了议会第一大党席位的自由民主党,如今势力仅相当于民主党的1/3左右。

   在议事堂揭开面纱之前,新政权就已经启航。

鸠山由纪夫:选定内阁吃串烧

   在9月16日鸠山由纪夫正式成为内阁首相之前,他有一些短暂的自由时间。9月12日上午9时,鸠山携夫人走出家门,到附近的浅间神社去简单地参拜了一下。没有前拥后呼的保镖记者,两人静静地去了那里。多摩川浅间神社和日本数千个同一系列的神社一样,比中国农家院没有大多少,平日也很少有人来这里。双手合十,拍两次手,鞠一次躬,再拍一次手就算完成了参拜的全过程。

   鸠山双手合十的时候,额头紧紧地贴在指尖上,大概是在把8月大选取得绝对胜利的报告通报给了上苍。

   接着,他们徒步去车站买面包———16日以后,内阁首相有专车接送,估计不能徒步去买面包了。当晚,鸠山和夫人一同去了普通市民吃饭喝酒的串烧店。鸠山和麻生有很大的不同,虽然银行里的存款也有几十亿日元,但他不愿意当着那么多的记者的面,去超豪华酒店的酒吧见朋友,至少在这个时候,要显示出亲民的形象,去吃一串烤鸡肉串,或者是去汉堡包店,一本正经地买个汉堡包吃,民主党更愿意作出这种举动来。

   在16日之前,内阁人选的主要大臣名单已经确定。日本媒体作了大量的报道,其中不乏猜测的内容,但主要成员是鸠山自己决定的,并不是媒体说的全靠小泽一郎一锤定音。

   是党来决定内阁,还是首相决定内阁,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媒体对鸠山的做法持怀疑态度。很多人说是民主党的原主要负责人小泽来决定人选的,特别是这次选举,能让如此多的议员当选,小泽功不可没。但是党首是鸠山,决定党内各种职务的也是鸠山,虽然说不上是鸠山一人决定,但鸠山也绝非小泽的傀儡。

   完全与首相结为一体的是官房长官,这是首相办公室主任,也是新闻发言人,由首相最亲信的人担任。鸠山很快就选中了民主党高层办公室主任平野博文。

   平野是众议院议员,但谁也没有看到他回选区争取过选票,更多的时候,人们看到他紧紧地伴随在鸠山身边,甚至有时如果不看他胸前的那枚议员像章的话,会以为他是鸠山的贴身保镖。平野原是松下电器公司工会干部,当选为议员后,有自己选区公司同事的支持,所以即便不回选区同样能当选。他有这个能力。

   事实上,还没就任官房长官时,平野博文就已经与大量的政府高官会见。现在能和平野建立好的关系,自然在新政权成立之后,对自己所在的政府机关会有很大的好处。

   多年来的盟友菅直人出任副首相,同时兼任国家战略局担当大臣,在内阁成立的若干天前,也已经板上钉钉。菅和其他民主党高层不同,自入道以来一直保持草根民主本性,没有在自民党那里涮一下再出来。不论是在厚生劳动省任大臣时,还是在与自民党争夺政权的过程中,在奋力与国家官僚作斗争、勇于向自民党发起攻击的人群中,人们总能见到菅直人的影子。

   国家战略局是首相、官房长官之下的一个通盘考虑国家利益的机关,过去在自民党时代虽然有过安倍首相设六名首相辅佐官来通盘考虑全日本利益的时候,但最后这些年轻的辅佐官没有发挥出作用,反而直接导致了安倍内阁的倒台。不过鸠山的民主党还是要试一回,这毕竟是让国家政治重新回到政治家那里来的一个重要步骤,尽管也有日本媒体政治部记者评论说,“菅直人很不适合这个人选,很有可能成为鸠山内阁的一个败笔”。

   民主党四驾马车中的冈田克也,得到了外务大臣这个重要职务。冷战早已经结束二十年了,自民党依旧维持着“日美基轴”的外交政策,在奥巴马政权主张“无核武器的世界”的时候,追求美国“核保护伞保护”。

   日本的经济环境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从今年上半年的统计结果看,日本对外贸易中,对美贸易比重为13.7%,对华为20.4%。冈田绝非反美政治家,和中国的交流也谈不上紧密。冈田需要做的是对日本外交的全面调整。也许“亲美入亚”是冈田外交的现实选择。

   鸠山在16日前已经对政治布局做好了准备,12日的片刻休整,是为了迎接16日以后的紧张的政治日程。其中有9月下旬在美国的G20会议,也有在10月上旬对中国的访问。“日本丸”的新船长已经准备让这艘大船驶向一个全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