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财阀政治出现裂痕

打印

               陈言



    在日本自民党长期执政期间,政治界的“首相”是自民党总裁,但在经济界,由日本最大企业联合组成的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的会长,则担负着财界“首相”的作用。内阁首相与财界首相,组成了日本政治与经济的联合,构成自民党执政时代的一大特色。

    但是,9月16日诞生的民主党政权,让过去几十年一直坚定站在自民党一边的经团联尴尬不已。政治与经济的关系,在这次政治变革中需要重新洗牌,能否建立起顺畅的政治与经济的关系,将极大程度地关联着鸠山内阁的稳定与否,也将极大地影响日本经济的走向。

历届首相“财”缘

   当然,这并不是经团联疏于对日本政治的理解,对政治走向的判断出现了错误。早在7月议会解散,大选刚刚开始的时候,经团联已经看到失去民意的自民党很难在这次选举中取胜,民主党政权的出现,本来是在预料之中的。

   不用多说什么,现任财界首相、经团联会长御手洗富士夫比普通日本市民更多地感受到了政治风向的变化。9月16日,鸠山由纪夫(以下简称“鸠山”)在议会当选为内阁首相,接着是发表了内阁名单。那些在民主党处于在野时代的“影子内阁”的大臣们,基本上没有人顺利地从影子中走出来,成为执政内阁的大臣。当政治需要民主党动真格的时候,鸠山选择了党内外最有实力的政治家,对他们分别委以最适合于其本人的重任。从内阁大臣的人选上看,鸠山是要摆出民主党的最强阵势,要在内阁起始阶段办出几件漂亮的事来。

   御手洗在2006年出任经团联会长后,鸠山是他必须合作的第5位首相,也是他心里最没有谱的一位。想当年小泉纯一郎坐在首相位子上时,御手洗从佳能公司总裁当选为经团联会长。小泉首相对美国市场经济模式的顶礼膜拜,这让在美国工作了20余年的御手洗内心有着巨大的共鸣。

   小泉之后的安倍晋三首相,更是御手洗的忘年之交。御手洗是亲眼看到美国爱国主义热情的人,安倍晋三的“美好日本”理念,让御手洗似乎也看到了日本的希望。可惜的是安倍晋三一个那么主张建设美好日本的人,自己却缺失了日本文化中的坚韧精神,小遇挫折,便甩手不干了。

   对于再后的福田康夫首相、麻生太郎首相,御手洗虽然也给予了巨大的希望,但走马灯般的变换首相,让这位财界首相都有些目不暇接。好在是经济界的“首相”一般一干就是两年,可以连任,没有发生过干不好就甩手的前例。稳定的体制,也让日本经济没有发生太大的动荡。

财团的政治“惯性”

   但问题在于,2006年御手洗成为经团联会长的时候,日本没有人会相信有一天民主党能打倒自民党成为执政党。自民党执政,大企业率领日本企业走向繁荣昌盛,看上去优秀廉洁的日本官僚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读卖新闻》等发行量过千万的大媒体为执政党、为大企业、也为国家机构大唱赞歌,这些让不少日本人认为天不变,道亦不变,这套体制能一直维持下去。

   可是现在,日本变了,在御手洗还在会长位置上时候,一个刚成立十几年的年轻政党,取代了自民党,走上了日本政治经济的最高舞台。从鸠山内阁的布阵上看,这个政党无疑要维持长达4年的统治时间。

   2005年,小泉刚刚提出改革,当时的经团联会长奥田硕立即表示支持,经团联在日本选举中只支持自民党一党的政策旗帜鲜明。这样的支持一直持续着,而且绝非口头上一句简单的话。

   2007年,自民党从经团联这里获得的政治捐款为29.1亿日元,同年民主党虽然也获得了一些捐款,但仅有8000万日元,两者差了28亿多日元。从政治捐款上就能看出经团联对自民党情有独钟。

   经团联总部负责分配政治捐款的高管表示,对于自民党的各种政策,各大企业会员企业大都给了A级评价,但他们给民主党的评价,通常为B和C。政治捐款是根据企业评价的结果,然后进行分配的,给自民党的政治捐款是给民主党的36倍,可见基本上经团联不看好民主党的经济政策。

   这种政见上的不宽容,只与自民党建立良好关系的狭隘做法,带来了御手洗会长在民主党政权时代的地位上的不稳定,这是日本民主主义的最大缺憾。毫无疑问,过去自民党加经团联,政治与经济紧密结合的模式,现在开始出现了裂痕。

内阁反击

   一个明显的结果出在鸠山内阁的政策制定上,已经开始超出了财界的容忍程度。比如碳排放就最能说明问题。

   如果把1990年当成100%的话,民主党希望在2020年比1990年减少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提出了与欧洲主要国家目标完全一致的数字目标。但日本产业界觉得日本的节能减排已经做得非常到位,接下去大量削减排放量的空间已经不大。对自民党提出的削减9%左右的数值目标,日本一些企业已经很不满意,一下子提出25%,更是他们不愿意接受的。

   而在消费税问题上,民主党主张在今后4年内不提高税率,这也与大企业的要求所去甚远。日本财政支出已经大大超过了财政收入,解决财政赤字,企业希望用提高消费税的方式,但这直接会影响普通消费者的生活。在消费税问题上,财界也与民主党见解相左。

   “我希望新政权在充分讨论其政策对国民生活及经济的影响之后,在国民的理解之上,推行自己的政策,与国外进行相关的交涉。”日本电气事业联合会会长这样批评鸠山内阁。

   同时日本钢铁联盟会长也在敲边鼓:如果全世界各国都有意愿设定一个目标的话,我们的国际谈判也可以向这个方向努力。事实上,如果全世界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也绝对不会是比1990年减少25%这个数值。

   对此,鸠山内阁开始反击。

   民主党曾要求国会传讯现任经团联会长御手洗,让他在国会就佳能公司的一些非常规做法做出解释,实际上是找借口给这位摇摆不定的会长施加压力,这让御手洗在处理经团联和民主党的关系问题上左右为难。

   随着民主党施政方式的逐渐明朗化,日本政商之间的这种利益纠葛,显然还会继续下去,日本经济的复苏就在这样一个乱局中蹒跚而行。

               来源: 《中国经营报》2009年9月21日

               http://news.cb.com.cn/html/24/n-51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