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日本的核电站

打印

               《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 陈言 | 日本报道



    如今日本的核技术早已经走出了国门,成为世界最重要的核电技术出口国之一

    汽车钻出长长的一个隧道后,猛然间眼前出现了全副武装的保安,他们背后是一道非常厚重的大门,而汽车需要绕一个弯子才能行驶到门前。本刊记者及日方陪同全部下车,在验明证件,核对完采访时间、接待人员后,门卫发给记者一个非常明显的采访证挂在了脖子上。

   “不得拍照,特别是不能拍核电站全景。”陪同来采访的日方人员反复告诉记者。他后来解释说,为了防止恐怖势力到这里来,在照片的拍摄方面,电力公司管理得非常严格。

   坐上汽车后,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程,这时眼前豁然开朗。目前世界正在建设的发电能力为137万千瓦的先进型沸水堆核电站(ABWR)矗立在了记者眼前。说是矗立,不如说那臂膀高举的吊车,让人觉得它是要把云彩抓下来。整个核电站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山上林立的高压送电塔,更让人知道这里是大量发电的地方。

   日本有关东、关西之称,关西以西的几个县组成了“中国地区”,这里的电力主要来自“中国电力株式会社”。岛根原子力发电所(用中文来说是“岛根核电站”)就设在岛根县出云地方。

   作为中国媒体的记者,本刊第一个采访了岛根核电站,而且在采访完核电站后,又接着采访了核电站的主要设备制造厂家,全面了解了日本核电技术从引进到改良,再到创新的全过程。

模块化、小型化与大发电量

   和钢铁厂有高炉、化工厂有复杂的管道不同,核电站看上去非常的简洁:一座高大的没有任何窗户的建筑物,建筑物顶着一根高高的烟囱,周边只拉出几根高压电线。进入到核电站建设工地,只有高高的吊车让人叹为观止,并看不到什么高端复杂的设备。

   “模块化的施工方式,让核电站建设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出来接待记者的日立GE核能源公司矢田良男所长说。过去建设核电站,很多设备要拿到现场组装后再安装,但现在基本上在设计阶段就为设备安装留下了空间,组装好的设备直接用吊车就能装进需要安装的地方。包括重量有910吨的原子炉压力容器,也是一下子用千吨吊车吊进建筑物内。至于大家伙500吨的发电机,对千吨吊车来说更是小菜一碟了。

   在发电站建设现场,金田弘一先生带记者一直走到了准备安装原子炉的最底部,说是地下三层,但和普通建筑物的地下三层的意义完全不一样,这里要深很多。“将来这里要装泵,从这边数过去是六个。”金田先生这么说着,眼前似乎已经有了装好泵的压力容器。

   从下面往上走,每到一层,金田先生便会说这个地方是留给安装变压器用的,这个又是为装入循环系统的相关装置留下的。看到记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很多被吊在墙上的管道,金田先生说:“将来这些管子会安装在这里,所以先暂时把它们固定在墙上,以后再焊接,省得下面需要安装设备时,占用了别人的地方。

   硕大的原子炉建筑,在内部有些像蜂窝,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紧紧靠在一起。门总是要拐一下才能出来,据说是为了防止核辐射直接跑出来,不过记者更看到,每个格子门框处贴着一些图片、照片。图片显示了安装完毕以后,这里将会是什么样子的,是技术人员通过电脑画出来的,这样的图片,让在这里工作的负责人、工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的进度状况。当然负责人的照片也挂在墙上,需要联系的时候,看看照片就知道该找谁。一个高质量的核电站,和每个建设工人的工作都息息相关,所有信息都放在明处,让这个内部巨大、复杂的核电站工地秩序井然。

   在原子炉建筑物内,弯弯曲曲的通路,算不上宽敞,上上下下的管道,数也数不清。但地上却是一颗废弃的小螺丝,一根不要的铁丝也没有。“我们要求每一位在这里工作的人员,在走出原子炉建筑物时,要带出一份垃圾。开始的时候,还能找到一些,但没有多久就再也找不到垃圾了。”金田先生说。

   在记者参观前,金田先生已经画好了一条参观线路,上面甚至标出了走完这段路程要用的时间。但到了现场,有些地方在施工,不能按规定的路线走,“绕点远吧。”金田先生说。其实记者并没有觉得真的绕出多少路。

   “先进型沸水堆核电站在建筑容积上已经比老式的减少了将近25%左右。”矢田所长说。也正是因为这点,让岛根核电站的建筑时间、施工人员要比过去减少了许多。在核电站工作的人员最多时为2000人左右,而过去则是2500人上下。

   核电站的厂房建设得小了,但发电能力却大了很多。记者参观的第三号机组的发电能力为137万千瓦,而旁边的另外两个机组,一个建造于1974年,发电能力为46万千瓦,另一个建造于1989年,发电能力82万千瓦。两个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三号机组137万千瓦的能力大。三个机组的外表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