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衰败的自民党

打印

   日本古籍《平家物语》以“盛者必衰”这句日式汉语开头,讲了日本战国时代武士们的争斗,及最后又一个接着一个衰败下去的故事。

   今天的自民党,多少也是走了一条古代日本武士的老路。54年来的光辉已经黯然退去,如日本著名民歌《荒城之月》中那句“往日辉煌今何在”的歌词一样,除了悲怆以外,似乎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自民党总裁选,这在过去的54年里每次都是日本报纸的头版头条,党内各派的争夺,各派后面媒体势力又总会掺杂在其中,内幕、谋略、成功失败,哪条不是大新闻。如今却只能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中找到一块豆腐块大小的消息。

熄灭前的油灯

    油灯总是在熄灭前特别闪亮一下。

   2001年9月当选为内阁首相的小泉纯一郎,在2005年的选举中让自民党的议席猛增到300个席位,卸任前给安倍留下了一笔巨大政治财产。自民党加上共同执政的公明党,在众议院超过2/3以上的议席,让自民党基本上想通过什么法律,都能够通过。从势力上看,这让自民党走向了最辉煌的时期。

    在看着美国军舰、听美国音乐、观赏美国电影中长大的小泉,对美国有种发自内心的崇拜。全盘接受美国文化,在经济上导入美国式的市场经济原理,上台后的小泉,做了这个努力。

   日本经济在进入21世纪后,已经显现出了少有的一种疲惫。“不进行结构改革,就不可能恢复经济”,小泉首相呼吁说。先是对公路公团、石油公团、住宅金融公库等这些带“公”字的国营团体进行改革,把它们变成了特殊法人,政府一下子就变得小了不少。接着是从事“邮政改革”,而且是把这个改革放在了各种改革的中心地位上。

   那些设在人烟稀少的村落里的邮局,渐渐地成为了低效的代名词,没有高收益,就不能维持农村里的邮政服务。村里的邮局开始合并,农民过去能通过邮局存取自己的现金,如今这个服务在很多农村被取消了。

   过去,日本企业采取的是终身雇佣,虽然在维持这个制度的时候,进行得很不彻底,只有很少的一些大企业能够做做样子,但到了小泉时代,劳动市场的自由化,让雇佣按市场所需,自由浮动。企业得到了太多的好处,而工人的工作变得非常的不稳定。

   “改革就会伴随着痛苦。”小泉这样向日本市民解释他的改革,要求民众忍受暂时的痛苦。很多民众在失去行政服务,在失业的情况下,热切地寄希望于小泉,支持小泉,希望他能够带领日本,渡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