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会中的“民主”变革

打印

   “我不认为日本是个自由竞争的国家。国土交通省的相关项目,我们这样的企业去投标时,基本上拿不到。最后能参加投标的企业往往只有一个。你说,这样的竞标还有什么意义,日本能算是自由竞争的国家吗?”在东京经营一家咨询企业的吉川社长愤愤地说。

   初次听吉川社长谈日本政府的项目,觉得可能是吉川的企业比较小,竞争国家项目有一定的困难,等看到日本国家机构之一的“会计检查院”发表的国土交通省签约状况调查结果报告后,才知道吉川社长谈的内容原来在日本非常普遍。“国土交通省的竞标项目中,40%左右的项目仅有一家企业来投标。”会计检查院报告调查结果时说。该检查院认为:“应该确保公正性和竞争性,”对国土交通省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自民党的长达54年的执政期,让官与商紧密地结合了起来,和自民党有着良好关系的企业,很自然地能从国家那里拿到项目,那些拿到项目的企业,不仅在政治捐款上能主要向自民党捐款,在国家的行政官员退休时,也会照顾他们的利益,让这些官员退休后来民间企业“发挥余热”。

    但是,到了民主党掌权以后,一切都会出现“改变”,或者是“变革”。

重新审视消费者厅的8亿日元租金

    日本的消费者厅目前还没有自己的专属大楼,需要在外面租办公地点。鸠山内阁任命的消费者厅福岛瑞穗大臣,上任伊始就对租现在的大楼办公,觉得很不是滋味。

    消费者厅所租下的大楼名为“山王公园塔楼”,一年的租金为8亿日元,相当于6000万人民币,比中国一些市的全年的税收要高出不少。这座塔楼地上有44层,地下4层,从这里走到内阁府徒步只要几分钟时间,楼内较多的是外资银行,消费者厅只租下了该塔楼的第4到第6层,总面积为6000平方米。

    上任后,记者问到这6000平米、8亿日元的房租时,福岛大臣一头雾水,“说实在的8亿日元太贵了,我需要考虑是不是该搬到其他地方去。”她说。

   并不是东京已经没有了租金便宜一些的办公楼。2009年3月,内阁府的局长们讨论消费者厅的办公地点时,提出了5条要求:(1)与政府办公地点比较集中的霞关的距离是否合适;(2)租金及面积;(3)抗震能力;(4)保安条件;(5)楼层是否使用起来比较方便。当然比较具体的内容还包括是不是有地铁,大楼附近的餐馆情况等等。

   当时有18家房地产提出了自己的报价,其中最贵的一家是千代田区大手町的办公楼,那里每平方米的月租金为12957日元(约合971元人民币),如果租这里的大楼,每年需要交纳9.3亿日元,比现在的山王公园塔楼要高出1.3亿日元。但也不是没有便宜的,在文京区就有一个房地产商提出他们的办公楼每平米的月租金为7576日元(约合568元人民币),全年的租金为5.4亿日元。山王公园塔楼的租金为每月每平米11034日元(约合827元人民币),属于比较合适的,当时的局长们就决定租下这里的楼层。

   在日本财政赤字总额已经大大超过GDP的时候,政府部门尽可能消减支出是各个部门首先应该做的。到了民主党政权时代,重新审视自民党执政时的浪费,就成了新政权需要做的一个工作。福岛大臣也许会在不久就宣布重新寻找办公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