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长江新闻精神遗失的时代

打印

   2009年10月16日,范长江百年诞辰。

   被胡愈之称做与斯诺《西行漫记》一样震撼全国的《中国的西北角》、《塞上行》等范长江著作,如今已经永远地成为了历史,在我们拥有了更加便利的通讯工具,有了和平的学习研究环境的时候,却唯独少了范长江的那种新闻精神,少了去前人未踏的地方采访的勇气。

   1937年2月9日,范长江从西安进入到了延安,“当晚10点,范长江与毛泽东作了竟夜之谈,第二天一早起程返回上海”(《范长江百年诞辰纪念集》,群言出版社,2009年10月,26页)。

   毛泽东在范长江3月15日发表了《动荡中之西北大局》一文后,3月29日给范写了亲笔信。感谢之情,跃然纸上,其内容如下:

   “长江先生:那次很简慢你,对不住得很!你的文章我们都看过了,深致谢意!寄上谈话一份,祭黄陵文一纸,藉供参考,可能时祈为发布。甚盼时赐教言,匡我不逮。敬颂 撰祺! 弟 毛泽东 三月二十九日二十四时”

   从1933年开始为报纸投稿,到1952年调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副秘书长,离开新闻工作岗位,范长江的新闻生涯只有短短的19年。

   范长江的女儿范苏苏编辑了纪念文集,为此采访了其父亲的很多旧友、部下。她很有感触地说:“我和老同志接触越多,越深切地体会到他的人品,他的精神,他的高尚的道德情操,他的人格魅力。”说这些是大家怀念其父亲的最重要的原因。至于范长江的精神,范苏苏归结为:“追求真理、坚持真理、实事求是,讲真话,勇于为真理献身”。

   从1952年到1970年被迫害致死,范长江写有大量的关于新闻的论述,可惜今天的新闻学者、历史学家有意无意地避开了这段时期,很少能找到这方面的论文。范长江在新时代的新闻观点、精神似乎已经不再是主要研究对象,继承和发扬范长江新闻精神也就无从谈起了。

   不论有多么快捷的通讯工具,在范长江新闻精神遗失的时代,新闻就会变得苍白,失去号召力与吸引力。在我们就要迎来范长江百岁诞辰的时候,这点尤其让人感触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