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外交没有太大变化

打印

   访日本外务省新闻发言人儿玉和夫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上,鸠山由纪夫作为日本首相第一次访问了北京。

   中日韩首脑认为,鸠山首相提出的东亚共同体构想是今后“长期为之努力的目标”,这也正是鸠山内阁在早先的G20峰会上提出“友爱外交”的主要内容。可以说,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召开,让鸠山内阁的亚洲方针有了一个对外表示机会,《中国经营报》记者日前就此专访了日本外务省新闻发言人儿玉和夫。

【陈言】:   我们知道日本在这几年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小泉纯一郎的外交比较重视靖国神社的作用,到了安倍晋三、麻生任首相的时候,日本外交强调价值观,与中国划出了一条界线,现在鸠山内阁强调友爱外交。你在外交的一线是不是特别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些变化?

【儿玉和夫】:   我是国家官员,不应该对政治家的外交政策说三道四。但我有一点要强调的是,在安倍晋三出任首相的时代,他提出建立“日中战略互惠关系”,这个方针在以后的日中外交中也得到了确认。特别在去年5月,日中之间发表了要共同推进互惠合作的声明。

   我还有一点希望强调的是,在前不久的9月,鸠山首相与胡锦涛主席在美国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会谈。鸠山首相向胡主席强调了两点,一个是自己要进一步推进日中战略互惠关系,再一个是要用友爱精神来加强日本与亚洲各国的合作。

【陈言】:   最近在美国等国出现G4概念,即让中国、日本、美国和欧盟成立一个新的体制。日本对这个概念的反应如何?

【儿玉和夫】:   目前日本对这个概念还没有正式回应。据我所知,在前不久的G7上有人提出过这样的建议,但欧洲似乎没有立即做出反应。当然欧洲现在是英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共同参加峰会,让欧洲变成一个组织,他们会有一些看法。

    解决全球经济问题,G20是个重要的论坛。这一点在相关的公报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并不是有了G20以后,G7就不那么重要了。过去G7在很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后也会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我想明年中国的GDP规模就会成为世界第二,中国也将会在世界经济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现在我们没有觉得需要立即去讨论G4问题。

【陈言】: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日本外交在首相、外务大臣不断换人的情况下,哪些是变化了的,哪些又是处于不变的?

【儿玉和夫】:   这个问题我想引用丘吉尔的一句话来回答。丘吉尔说,外交中80%是继承,剩下的20%是细微的区别。外交不论是哪个政党来做,都需要保障和扩大国民的利益。这方面不会因为政党的变动而出现大的变动。鸠山组建内阁后,日本外交在大的方面没有太大的变化。

    但是,鸠山首相提出了重视亚洲的新想法,我们这些做外交的人,也把很大一部分工作放在了亚洲。首相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就是韩国,接着来中国开三国领导人会议。冈田外务大臣上周去了上海,接着访问了柬埔寨,在那里参加了湄公河沿岸的外相会议,再以后是来到了北京。政权刚刚成立了三个星期,首相及外相已经访问了这么多的亚洲国家。

   原载《中国经营报》 2009年11月2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091031/10006908186.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