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政治捐款渠道的经团联 谈日本的政治与金钱

打印

   秋风吹红了东京郊外的枫树叶,在千家万户扶老携幼去郊区观赏万山红遍的景色时,普通日本人绝对不会感受到秋风中的寒意。10月的东京,只有由日本最大企业组成的经济团体联合会(经团联)的会长、副会长们,感到了阵阵寒冷。虽然他们并没有兴致去郊区观光,他们的眼睛直盯盯地望着电视上转播的鸠山由纪夫首相在国会上发表施政演说的情况,与政治的距离越来越远,这让他们不寒而栗。

   经团联在过去几十年里维持了与自民党的亲密合作关系,对在野党很少表示过关心。“天不变,道亦不变”,天应该永远是自民党的天,道应该是自民党执政下,由大企业、大媒体、著名大学的学者组成的铁三角或者是铁四角、铁五角秩序。有自民党执政,就能确保这些利益攸关方的经济地位,过去几十年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但到了2009年8月,突然一切都崩溃了。

   不能说经团联靠向执政党捐款来操纵政治,但在今天的民主党时代,他们至少已经失去了通过政治捐款来影响政治的能力。经团联与政治的关系正处于新的变化之中。

民主党内阁让经团联吃冷饭

   民主党内阁成立以后,经团联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民主党方面的冷遇。

   通常日本国内的重要审议会都会有来自经济界代表的参加,经济界或者用日本媒体喜欢的词汇来说“财界”,就是经团联。鸠山内阁有两个重要组织,一个是尚未正是成立的“国家战略局”,再一个是已经成立了的由鸠山由纪夫首相任议长的“行政刷新会议”。

   经团联的会长、副会长们看到行政刷新会议成员的名单大吃一惊。在自民党执政时代,经团联的会长名字很自然地排在首相之下,是相关会议中的最重要的成员。但到了民主党时代,出自民间的会议成员有京瓷名誉董事长稻盛和夫、生产酱油的龟甲万公司董事长茂木又三郎,而由大企业老板们组成的经团联,却断了和国家政治的关系。

   这样明确的冷遇,早在民主党刚刚组建内阁的时候,就已经让经团联深深地体会到了。按说内阁已成立,首相首先要见经团联的会长,以显示政治与经济联手驾驭日本的态势。但是9月16日鸠山内阁成立以后,第二天一早在首相官邸鸠山第一个见的是日本总工会(联合)的会长高木刚。鸠山首相正式见经团联御手洗富士夫会长,选在了三个星期后的10月6日。据经团联方面发表的会谈状况是,他们的会长与首相“谈得非常融洽”,除此之外没有看到有任何具体内容。

    三个多星期的空白,让经团联内心非常的焦躁。9月上旬,御手洗作为日中经济协会访华团的团长,率团访华,拿到了中国托付其转交给鸠山的口信:“希望能够尽早会见鸠山新首相。”有了这个口信,御手洗会长似乎有了去拜会新首相的口实,回到东京后,立即求见,但得到的回复是:“国外的正式致辞有外交渠道通报,民间人士无需介入。”一下子让经团联会长的面目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