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日本

打印

    福岛健二是我多年的朋友。最近在东京市中心买了房子,到日本采访当然要去看看他的新居了。

    说是新居,其实是有27年房龄的二手房。“33平米,2500万日元。”这价钱在北京市要买上百平米的房子了!

   落座后,福岛拿出两罐啤酒待客,我们就边看电视边喝了起来。

   福岛大学毕业后便投身现在的公司,有二十多年时间公司成长得飞快,那时他对生活充满信心。但公司近十年来衰势明显,他内心也灰暗了不少。

   日本的电视台为降低制作成本纷纷延请会耍嘴皮的人主持节目,说一些傻兮兮的话。“什么东西呀!”看着这些节目,福岛有些气愤。

   接下来电视里开始讨论养老保险,福岛顿时停下杯子。“我们这些快六十的人还能拿到养老保险,估计下一代人根本拿不到了。”他嘟嘟囔囔。我理解他的意思。如今日本一对夫妇生孩子不足两人,人口不足早已让“老有所养”的体制溃败了。

   电视里的话题又转到了医疗。“5000万人的医疗保险出了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福岛忧心忡忡。自民党正是因为这个问题才在8月的选举中溃不成军的。但民主党上台后,似乎也看不到希望。

   电视上讨论什么,福岛就跟着议论什么,言谈话语中尽是无奈和不满。

   等到电视上开始调侃日美关系时,福岛又安静下来。他在公司中国事务部工作,对中日关系比较了解,因此对日美关系也就有不同看法。“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用放大镜看美国,瞧他们脸色。这帮主持人还是日本人呀?”福岛说。“我反正支持鸠山。日美关系就该变。”他一直觉得,日本不该过分依赖美国。现在有机会和东亚国家加强交往,舆论却还在“媚美”,让他气愤。

    其实下一代能不能拿到养老金,与福岛无关,现在他看病依旧能报销三成。对于日美关系,他的看法也跟同事们有差别。福岛的议论很难说有什么用,但我明白他内心那种深深的不安。虽然日本经济目前仍排世界第二,银行里又有1500万亿日元资产,足够日本人坐吃山空用上几年,但我接触到的日本人却都像福岛一样忧心忡忡。不安似乎是现在日本的唯一一种色彩。

   原载《新快报》2009年11月12日

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453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