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公务员并不好干

打印

                   陈言

   在东京的市谷体育馆,行政刷新会议中的几名民主党议员坐在了“甄别工作小组”的中央,其他成员分坐在两旁。对面则是各个部(省)、厅局的高级官僚。从官僚们的坐姿、诚惶诚恐的态度上,更让人觉得这些人像是法庭中的被告,或者是很多天没有交作业的小学生。

   电视台的摄像机、报社的记者则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观察报道整个甄别工作。

   电视主持人出身的参议院议员莲舫,拿起话筒责问对面的高级公务员(日本称官僚):“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莲舫整理了一下官僚们的发言,很快就找到了重复计算的部分,找到了向“公益法人”下达工作时,没有走公开招标的众多案例。不透明、损公肥私的现象,在过去数年内,堂而皇之地在政府各个部门中神出鬼没。

   议员前面的官僚,挺了挺身子,上下唇紧紧咬在一起,竖着耳朵听莲舫议员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除了“这个,这个,哎呀。”等不明不白的回答外,似乎就找不到其他词汇了。

   在市谷体育馆大厅中的另一处,国土交通省正在甄别关西机场是否需要日本政府出资补贴的问题。

   设计关西机场时,曾经预测每年有4000万人使用这个机场,但目前尚连2000万目标都没有达到。甄别工作小组的政治家对官僚大喝一声:“你们这是对国家的背信弃义!”下面的一群官僚纷纷弯下腰,小声说:

   “对不起。”

   “太难看了。”

   “难以启齿。”

   每个人都拿着厚厚的一叠统计报表,但到了这个时候,谁也救不了他们。

   日本的电视转播了莲舫、国土交通省甄别工作小组的工作状况,很快网上视频转播了电视台录像,国家公务员信誉扫地。那些甄别会议以前,几天几夜没有合眼,一直在准备资料的官僚们,没有想到在这里还没有交上一个回合,自己已经一败涂地了。

   在日本,一个将近50岁官僚的收入大概为每年1300万日元(约100万人民币)。岁数再大一些的话,就是审议官或者是局长了,数量非常有限。通常升不到这个地位的人,会“激流勇退”,空降到一些公益团体、相关企业去任职。虽然官路走不下去了,但财路是有保障的,每年不低于1300万日元的收入不变,一直能维持到60岁。如果干得好的话,退休后再找个地方发挥“余热”,收入同样非常可观。

   大量官僚需要在退休前找到安插的地方,鸠山由纪夫首相在国会演说中说,“这些官僚组织了4500个团体,有2万5000人被空降到那里任职,为此国家支付了12万亿日元。”为那些没有太多的专业性,预测结果非常失败的组织,日本政府就年复一年地支出着这笔费用。

   官僚对莲舫议员的追问有不同的看法。有的官僚认为:“她的态度应该缓和一些。”也有官僚认为:“不给点脸色,怕是不能消减行政中的各种铺张浪费。她也是没有办法。”

   在中国百万人参加公务员考试,涌上一根独木桥的时候,邻国日本的公务员已经基本上进入到了幻灭的阶段。那里的公务员并不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