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加班”是勤劳的一种表现手段

打印

                  陈言

    “刚刚七点,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过去日本人是绝对不会这样对待工作的。新一代年轻人中已经把勤劳忘得干干净净了。”在距离日本政府办公大街霞之关不远的时事通信大厦,一家财团法人的专务理事,带记者走进办公室时,看到只有一些岁数较大的职员坐在座位上匆忙工作着,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大厦附近的所有政府办公楼,再稍远一些的三井、三菱等企业聚集的大手町方向的大厦,似乎刚刚进入到工作状态,灯火通明。政府大楼的灯光大都会持续到午夜,企业方面更会在每年财务决算的时候灯火持续到黎明。

   日本的《政治资金规正法》,对政治资金的来源及使用有明确的规定。

   比如,个人一年捐款在5万日元(1日元约合0.08元人民币)以上的,政治人物必须公布其姓名、家庭住址、职业及捐款日期。个人向政治团体的政治捐款每年不能超过150万日元。企业进行政治捐款也要受到种种限制,亏损企业不得进行政治捐款。

   又比如,对于政治家在资金的使用方面,每年3月31日必须把上一年的所有收入及支出、到12月31日以前的资产状况写成一份报告,提交给总务大臣或各地选举管理委员会。资产状况需要写明现金存款数量、房地产状况及融资情况等等。

   政治家的收支报告书,全国民众都可以查阅。如果发现政治人物没有提交该报告,或者报告中有造假的内容,那么政治人物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过去日本曾经有数不清的政治人物,在政治资金报告书上出了问题,或是在接受企业的捐款时没有如实记载,或者是有意模糊记载,比如2004年前首相桥本龙太郎接受了日本牙科医师会1亿日元支票,就没有写在报告书上。

   鸠山由纪夫的情况则有些不同,他拿了自家的钱用于政治活动,但因为没有透明地记载在报告书上,所以依然触犯了法律。

   鸠山的外公是日本最大的轮胎公司普利斯通的创始人,母亲鸠山安子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一年单分红就能拿到数亿日元。鸠山本人也继承了普利斯通的一部分股票,有一定的股票分红收入。

   大多数日本人把“加班”当成了一种勤劳的表象。几十年来的这个习惯,像是渗透到了日本人生活中的每一个方面。工资中肯定有一定数额的加班费,没了这份收入反而觉得少了点什么。职员肯加班,企业可以少雇佣一些人,在经济出现下滑时,免去了裁人的麻烦。

   “加班给一些职员带来了健康上的损害”,报纸不时会有一些这样的报道,“过劳死”(累死)的事件在日本也发生过多起,每次都能成为报道热点。但这些似乎没有影响日本的平均寿命向世界第一进军。只不过在上一代已经积攒下一定财富后,新一代年轻人不再盲目加班,媒体也开始为这些年轻人造势。5点下班后,差不多到7点年轻人就该回家就回家了,这让岁数大一些的职员非常的不高兴。

“要干得更好、更多”

   在东京新宿区的办公楼群内,普通的公司职员9点上班,但几乎所有公司都会要求负责办公楼各个楼层卫生工作的保洁公司,最晚在8点前要完成保洁工作。

   年过60的永井大妈,和其他几个人负责一个楼层,时间是6时到8时,完成所有厕所、地面等的保洁。永井总会在晨5点30分赶到单位,换好工作服,检查各种工具是否完好,在6点前站到楼层大门前,看好时间刚到6点,才开门进去。8点整,永井会从大门里走出来,这时她会把各种垃圾送到地下垃圾站,清理吸尘器,为第二天的工作准备消毒水,清洁剂等等。永井是个临时工,按照合同她每天在这里从晨6时工作到晨8时,共两个小时。但是永井和其他临时工一样,总会提前半小时到现场,在工作结束后会多干半个来小时,这些并不算在工作时间内。

   “我能有一个工作的机会很不容易。我需要干得比别人更好,比别人更多。”永井作为一名临时工,她这样说。

   在一家汽车零部件厂家,记者看到5点交接班以后,上白班的工人并没有立即离去。工作服还是穿在身上,同一班上的几个小伙子很自然地拿来矿泉水、一些小吃,围坐在一起,讨论白天工作时遇到的问题,需要改进的地方,日本企业称之为“改善会”。星星点点的改善建议,大都是这个时候提出来的。其实这也是一种加班,但并不算在加班费中,就是为了追求干得更好,或者是同一个班上的人能更加精诚团结。这样的加班,是表现勤劳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