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田长官的金科玉律

打印

                            陈言

   负责天皇日常生活的日本宫内厅长官羽毛田信吾,在安排明仁天皇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会面时,受到了日本国内外的瞩目。

   与自民党安倍晋三、岸信介等首相级政治家同出生于山口县的羽毛田长官,12月11日见日本记者时,表现出了与民主党鸠山内阁势不两立的政治态度,让日本媒体找到了一个炒作的新闻点。/p>

   “(天皇)陛下与外国重要人物的会见需要在一个月前提交申请。这是政府内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但是鸠山首相认为日中关系在政治方面非常重要,他在不满一个月的情况下,要求天皇会见中方要人,宫内厅只好接受。”羽毛田长官对记者愤愤地说。

   “这是在政治上对天皇的利用。”第二天日本不少报纸报道了羽毛田长官的谈话,同时得出了这个结论。

   一些媒体还采访了外务省、内阁府等国家机关。预定12月15日天皇见中国客人,但是宫内厅是11月26日才从外务省收到申请的。宫内厅回复说:“按这个时间我们不能接受申请。”到了12月7日,相当于首相办公厅主任的官房长官平野直接给羽毛田长官打来了电话,这次是羽毛田长官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官房长官的要求。10日晚上,平野官房长官再次给羽毛田打来了电话,告诉他说:“这是(鸠山)首相的指示。”

   羽毛田非常遗憾地对记者说:“陛下从事国际亲善活动是不应该因为国家的大小,政治的重要性来进行判断的。我希望绝对不能再次提交这种特别要求了。”用日本媒体报道的话来说,羽毛田长官强烈地表达了对在政治上利用天皇的担心。

   羽毛田长官的同乡,原首相安倍晋三迅速表示了对这件事的关心。12月14日,安倍对记者说:“这就是在政治上对天皇陛下的利用,这将留下巨大的祸根。”他认为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刚刚访问过中国,民主党内阁作出这样的判断,“(鸠山)首相不是在考虑国家利益,是为了自己而打破了我们一直格守的规则,我感到非常的愤怒。”安倍原首相接着说。

   在媒体把所有矛头对准小泽一郎及民主党内阁的时候,小泽在14日见记者时,记者反复追问这是不是对在政治上对天皇的利用。对此小泽问记者是否读过宪法,是否知道宪法中“天皇的国事行为由国民选举的内阁提议及承认”这一条。看到记者无人能道出这条宪法条文,小泽接着说:“如果反对天皇与外国重要人物会见的话,也应该是在提交辞呈之后,向媒体说那些话。”直逼羽毛田长官辞职。

    羽毛田长官打出天皇的旗号,以为能够获得媒体及民众的理解,他坚持“我不能对小泽一郎的谈话说什么,但我的职责是维护陛下从事国际亲善活动的秩序,我不准备辞职。”

   不过,小泽说的“内阁一个局级单位的官员在见记者时对内阁方针、内阁决定说三道四,显然是没有理解日本宪法的精神及理念。”“宫内厅的官员自己制定的条条框框绝对不是金科玉律。”这些话如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心头。

   从2005年自民党执政时代就开始任宫内厅长官的羽毛田,蓄意发动的对民主党内阁的反攻,似乎没有什么成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