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银行赚得盆满钵盈 与高利贷同流合污
---专访众议院议员后藤田正纯

打印

   众议院议员后藤田正纯,于2006年9月6日辞去了金融担当政务官一职。2005年11月,后藤田就任此职以后,为了让高利贷(日本称之为"消费者金融")利息走向正常,做了各种努力。在金融厅的融资业界恳谈会上,他力排众议,抵制住了来自相关业界的强大压力,在2006年4月的中间报告中,决定将最高利息从刑法上限制的年29.2%,降低到利息限制法限制的最高为15~20%,过去在两个法律之间有一个灰色地带,在这个决定生效后,今后将不准许灰色地带的存在。但是金融厅方面采取暗渡陈仓的方法,要拿出9年时间作为特例,准许28%的高利存在,这一点也被写进了方案里。后藤田大怒,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金融厅必须(向融资业界)提出妥协的方案。"并以辞职的形式表示了自己的抗议。

----因为什么决定辞去金融担当政务官一职的,能否谈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接受J-CAST新闻的采访的后藤田正纯众议院议员
接受J-CAST新闻的采访的后藤田正纯众议院议员

后藤田:我过去是以消费者金融为焦点,致力于融资业规范法修改。三权分立中的司法作出取消灰色地带的判决,政调会长也同意废止灰色地带,降低利率已经是大势所趋。用高尔夫来比喻的话,打出球后,球本应该进入洞口的,但现在是转了个圈,回到了草坪边上,接着又落到沙坑里了,要重新把球打到洞里去。

----是反对让灰色地带继续延续下去吗?

后藤田:为什么会产生妥协?作为政治家不能容忍似是而非的结论,也不能容忍妥协。如果作为金融方面的负责人不能承担责任的话,就应该用辞职来表示歉意。不应该用制定特例来延缓废除灰色地带,本来是应该连1年的缓期都不给,立即废止的制度,考虑各种因素后,最多给3年时间就足够了。我一直在问∶"能不能不延期?"。利息限制法的上限是20%,在民法上已经有了结论,绝对不能允许有超过这个上限的利息存在。

----对你辞职一事,网络上的意见并不一样。有人说∶"政治家应该这样""你是未来的首相候选人!"称赞之声不绝于耳,但另一方面,好像也有人认为,"应该贯彻信念,和他们斗下去"。

後藤田:我觉得最好是换个地方,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在委员会里多做一些工作。我已经(在贷款业联谊会上)发表了自己的论点和意见,能说的都说了,接下去是进行政治判断,实施新法了。显而易见的是,今后如果不实行(我们提交的修改方案),那简直就是荒唐。自民党国会议员,包括公明党在内, 我们在国会内还有什么脸面见人?我辞职后旋即有自民党、公明党、民主党的议员一个接一个对我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一起建个议员联盟吧。"光民主党就有十来个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其实大家都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也就是说,赞同后藤田议员的政治信念的人,团结到了一起。

后藤田:请你看看墙上的这句话(用右手指了指墙上的横幅)。这是我的座右铭,"逆命利君"(时时违抗命令,但能给"君主",给上司带来利益)。我辞职是为了消费者,是对自民党有利的。虽然也有人说∶"猛一下子降低利息的话,会让人借不到钱。特例是为了借钱的人设立的,不是为了高利贷资本家。"我想这些人说的话不值一驳。 日本每年20万人自我破产,有多重债务的人高达200万。从高利贷那里借钱的有2000万人。怎样考虑这个问题呢。是谁带来了这样的后果?有人从地下钱庄借钱。可以公开放高利贷的大公司,宣称他们的业务是"为了初次借钱的人",不断引诱人来借高利贷。开始时能从公开的高利贷那里借钱,以后借的钱膨胀起来了,那里借不到了,就去中小公司那里借。像是骑上了自行车,你不再登脚蹬子了,就会摔下来。分期付款中毒、永远泡在还不起债的苦难中,把钱借给你,那些人真的为你设身处地地想过问题吗?

――----有报道说,"一部分自民党议员(高利贷议员)强烈反对修改法律,"他们给你施加压力了吗?

后藤田: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咳,什么事都会有反对意见的。自民党的各种委员会基本上都是闭门开会,政府的联谊会应该光明正大地召开。这回修改法律,先让金融厅提交了一个方案,之后才进行的讨论,好像把金融厅当成了一个靶子,让人觉得"脏唏唏的!"。我的意见是,要是大臣特令的话,应该由议员主动挑起这个担子。要是想制定特例的话,就该由那些想制定特例的议员站起来说话。

----但是,提出这样的修改意见的金融厅就没有责任吗?

后藤田:金融厅的职员也在为修改金融业限制法而操劳着。我对他们的努力给了很高的评价。但我想说的是,让修改过程有目共睹,让人们重新看看金融厅。与谢野大臣也是反对特例的,大臣的语言应该是掷地有声。

----就像前面说过的,受高利贷盘剥的人,一直就没有减少过。

后藤田:车站前、高速公路,到处都是高利贷的广告牌。日本国民从什么时候开始准许他们跋扈的?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奖励借钱的国家了。人们总是说饮食安全、居住安全,最近酒后开车的问题被大书特书了,但有谁来谈过"家庭开支的安全"了?
有人说,利息这么低,赶紧贷款买高级公寓,也有人说,买国债有利,好象到处都在奖励借钱。那么多的平民从消费者金融那里高息贷款,借了那么多的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在三菱商事工作的时候,有时候要去参加一些聚餐,工资不够用,就从消费者金融那里借过钱。借起来特别容易,借的时候也没有多想什么。本来是应该先存钱准备在要办事的时候用的,但现在的社会好像已经被扭曲了。

----过去人们总是说,日本人的储蓄率世界第一。

后藤田:日本这个国家以储蓄为美德,有一个强大的中流阶层的存在,所以才特别有购买能力。但现在"从储蓄到投资"变成了"从储蓄到借钱"。零利率了,于是有人呼吁去投资股票,大的高利贷公司,现在也能上市了。股价上扬以后,高利贷就更加有钱了。高利贷放贷的利息是29%,他们从大银行那里借钱时,利息只有放贷的1/10。不断地从消费者身上搜刮钱财的消费者金融、大银行获利滚滚。这不是高利贷与银行"同流合污",又是什么?

----怎样改变现状呢?

后藤田:我是这样想的。不用再去争论什么了,应该让社会知道,在金融市场借钱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学校应该进行这方面的教育,社会应该有这方面的宣传,应该构筑一个安全网络。现在低息和高息相差太多了,如果是自由竞争的话,为什么会没有一个中间地带呢?大银行必须开拓中等风险,中等收益的商品。有些信用销售和信用卡公司已经降低了利息。我想那是明智之举。

----作为国会议员,除了金融问题以外,你打算在其他方面解决日本存在的问题吗?

后藤田:我想应该有一个"规则"。首先想强调这点。社会规则、市场规则,财政规则......。从这次利息限制法来看,讨论中缺少了"国家观念"。只追求自由,被一种美国式的思考方式固定住了以后,不再去思索什么是保护国民生活、生命,这样的作法只能说是一种政府的无能。


【后藤田正纯简历】
1969年8月5日生。1993年庆应义塾大学商学部毕业。大学时代做过其大伯父已故的后藤田正晴议员的秘书。1993年进入三菱商事。2000年众议院德岛3区首次当选。当选3次。妻子是演员水野真纪。有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