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舆论到现实

打印

  田边退休以前在东京的一家中等规模的私营企业工作。他本能地从不断减少的订单,觉察出一个工业化的中国出现以后,日本中小企业能享受的机会十分有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日本五大报中,他更喜欢阅读主张与中国对峙的《产经新闻》。退休以后,也并不去订阅,而是每天去车站或者便利店购买《产经新闻》回家阅读。

   通过阅读《产经新闻》,在田边的记忆里,中国经济应该已经崩溃了不知多少回了,或者是中国社会的动荡,让日本企业在中国遍尝艰辛,大量退出。田边希望真的有一天能重新回到上个世纪70年代或者是80年代,那时日本一国的经济规模几倍于中国,日本在向世界第一进军,生活水平在不断提升。后来就不行了,他感觉是大量企业到中国办厂后,日本的生活明显缺少了继续上升的劲头。《产经新闻》那些唱衰中国经济的文章,很容易被田边这样在中小企业中工作的人接受。

   没有想到,田边的儿子这些年也被派到了中国,而且是带儿媳一同去了北京。有了孙子以后,老伴一定要到北京去照顾,田边只得和老伴一同来到了他内心厌恶的中国,来到《产经新闻》报道的“危机四伏”的北京。

   推小孙子的婴儿车外出时,田边从来都是手不离车。因为媒体大量报道过中国发生的贩卖婴儿的事件。有时候一些不认识的中年妇女会过来给孩子掩一下被子,田边非常紧张,觉得是要来偷孩子。又有时会有几名妇女围过来说了很多很多的话,田边一句不懂,但从她们的笑脸和语音上,能听出来是在夸赞他的小孙子。在北京的普通公园里,田边从未遇到过任何让他感到危险的事,反而觉得在日本就是有再大的困难,如果自己不说的话,绝对不会有人来主动帮忙的。日本的冰冷和这里温暖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尽管头上有不少白发,但田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老。在北京待长了,有时也坐坐公交车。汽车一来刚才还好好的队形,忽然乱了,人们一窝蜂地挤上汽车,田边觉得市民修养不佳。等他登上汽车后,又是那些疯抢座位的小伙子,不由分说一定让他这位头发有些斑白的“老大爷”坐。这在日本也是从未经历过的事。刚才心头的那种厌烦,忽然转变为一种被热情后的不自在。

   据日本内阁府2009年12月14日发表的外交舆论调查表明,日本对中国有某种好感的人占38.5%,没有好感的人则占到58.5%。日本在1989年改年号为平成,那年对中国有好感和没有好感的人各占了将近一半,到了2003年开始没有好感的人增加,2008年66.6%的被调查者说他们对中国没有好感。田边是那些对中国没有什么好感的人中的一个。

   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经济逐步强大,日本则持续走低,政治经济不断动荡。对中国没有好感的人也开始迅速增加。除了《产经新闻》刻意报道负面中国消息外,基本上所有日本报纸也开始大量报道中国在发展中的各种问题,日本民意对中国的好感迅速下滑。

   田边通过报纸看到的是坐车抢位子的一面,但没有来中国前并不知道抢位子的人也会把位子让给老人、小孩。原来日本舆论与中国现实之间存在很大的落差。

   熟悉中国业务的基金公司老板津上认为,日本在过去一百多年时间内,国力大大超越了中国,只能从较高的地方俯视中国,看不到崛起后的中国对日本具有的现实意义。除非中国的经济规模达到与美国一样,在数倍于日本以后,日本才能把俯视改成为一种仰视。“但是,我心中期待的是一种平等,一种冷静对待中国的态度,这个在日本那里实现起来很难很难。”津上说。

   即便如此,日本也在变,至少日本的精英开始冷静地分析中国的变化对中日关系的影响,在倡议建设一种新的格局。日本的舆论勾画的中国与日本市民体验到的中国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反差,日本自己也最终将要像津上先生希望的那样,用一种平等冷静的眼光来看待中国。

   原载《经济观察报》2010年3月1日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00226/2232746753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