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理念与新时代的中日企业家联合

打印

    近几年世界经济出现了两个方面的变化,一个是“全球化”趋势更加明确,再一个则是“区域化”愈发重要。一个大的全球化中包含了几个小的区域化,而参与区域化对具体国家来说又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一步。而在每个国家内部,也会有几个按地理位置组成的不同的经济联合体。在集团化、区域化之上发挥统领作用的正是全球化。

   在21世纪,一个地方的经济不可能完全脱离其他地方的支持独自发展,一个国家的经济也不可能总以越过千山万水,与大洋彼岸的进出口来维持。欧盟(EU)的出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体制的建立,甚至东盟(ASEAN)的存在,都说明了这一点。

   东亚情况稍微不同。中国长期以来奉行不结盟政策,日本、韩国与美国结成了军事同盟。社会体制的不同,让日本韩国的一些媒体一直过高地评估意识形态方面的差异,鼓吹在政治层面与中国对立。中国军事威胁论是日韩保守媒体特别热爱的一个长久不衰的题目。而进入21世纪以后,中日民间在感情上的严重分歧,也让保守舆论有了大行其道的机遇。

   反过来看一下经济,会发现与意识形态方面的对峙有着很大的不同。随着全球化的进展,中日韩三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更加频繁。三国各自发展的阶段不同,经济上的互补多于直接的市场竞争。东亚大市场的逐步出现,虽然会让这种互补减少,但是共同耕耘的机会同样大于彼此间的竞争。

   东亚企业家中唯一缺少的是“共生”理念,而现在我们应该超越分歧,大声疾呼东亚共生的到来。

共同的难题

   2010年新年伊始,中国、美国等地发生的严寒现象,告诉我们气候变异已经来到我们身边。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恐怖主义及核战争威胁、工业先进国中银行等金融资本对待财富的贪得无厌、经济发展中国家及非洲等地的人口爆炸也在无声无息中进一步深化着。

   从国外一些研究报告看,气候异常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化石燃料的大量消费。在工业化过程中,森林资源显然不能满足人类对能源的需求,于是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能源成为解决问题的重要手段。地球出现温室化效应后,水资源开始严重不足,粮食产量下降,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不少生物品种灭绝。生物的多样性丧失后,让各种感染性疾病一旦出现便会在世界各地肆意横行。

   猖獗的恐怖主义,把攻击目标对准的是普通平民。我们从电视里、从报纸网络上看到的最多的消息是,不少国家的平民受到了恐怖主义的袭击,伤亡情况在不断增长。同一家电视台会转播一些国家如何用聚焦方式干净利落地消灭了一座建筑物,以为那是对恐怖主义的一次报复性打击,而很少有人去关心那里是在举办婚礼,还是在做一次普通的宗教祷告。从西方媒体那里传出来的消息,似乎每次行动都大大打击了恐怖势力,却不见民族之间、国家之间的仇恨在增加,不见分析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

   不创造具体财富,通过金融手段大量掠取钱财的金融操盘手们,对世界金融危机的结果不承担任何责任,依旧厚颜无耻地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着世界财富。用金融手段进行的巧取豪夺在大大制约着世界经济的发展,让整个世界的金融体制更加脆弱。

   在别有用心的黑客的攻击下,世界发生核战争的可能性绝非全无。尤其是刚刚具有核武器的国家,其军事计算系统能否应对其他国家的网络攻击,人们尚不知晓。核裁军,不扩散核武器与气候变异、恐怖主义及金融界对财富的贪婪一样,成为了摆在所有地球村民面前的一道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