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GDP规模与3000亿美元中日贸易----评2010年中日经济关系的两大关注点

打印

    从GDP(国民生产总值)的规模上看,2010年中国很有可能与日本持平。一个在经济上连续数年快速增长的中国,与一个在持续保持着资本、技术优势的日本,两国在GDP总量上的持平,意味着东亚将出现新形式的投资、贸易、制造机会。而这些机会的存在,很有可能让中日贸易全年总额一举推入到3000亿美元阶段。东亚经济共同体已经有了充足的现实意义。

   在古代,中国的国力大大地超过日本,中国文化向日本大量输出;在近现代,日本的国力又大大地超过了中国,从1894年甲午战争到1945年二战结束为止的50余年,日本在军事上的绝对优势让中国更加贫穷落后,1945年到1972年为两国关系空白期间,自1972年邦交正常化以后,将近40年的和平环境,让中日两国有了共同发展的国际环境。日本对中国在资金及技术上的支持,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成功的巨大保证。有了这将近40年的和平发展,让东亚终于出现了GDP规模并列世界第二的两大国家。

   每年2000亿美元的贸易额,这在美国与欧洲之间,中美、中欧之间都是存在的。但3000亿美元贸易额,在世界上真正能够做到的不是很多。随着中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日本经济逐步走向恢复,进入到新阶段的中日贸易,更是中日经济发展的保障,我们还看不到这种旺盛的经济贸易会出现减弱的势头。

    展望2010年的中日经济关系,GDP规模上的变化、3000亿美元贸易额等,值得东亚企业家关注、也给这里的企业家提出了新的问题。

ODA与中日GDP规模持平

   邓小平在1979年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向日本客人介绍了中国经济翻两番的目标。大平首相听了以后非常的赞同,他问道:翻两番的具体经济标准是什么?邓小平回答说:我们现在的人均GDP只有250美元,日本是1万美元。如果我们能够用20年时间实现翻两番,那就是1000美元,我们的人口是日本的10倍,到那时我们的GDP规模能够相当于日本现在(1979年)的水平。

   大平首相听了以后非常赞同中国的这个国家目标,他向邓小平介绍了日本政府开发援助(ODA)方式,表示愿意用ODA来帮助中国实现翻两番目标。在1979年以后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日本向中国提供了3万亿以上的日元贷款,在中国极度缺乏外汇的时代,日元贷款是中国的重要外汇来源。中国使用日元贷款实现了经济上的迅速成长,按时偿还日元贷款,也给世界上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典范。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经济,不仅实现了翻两番,而且以更快的速度向更大的经济规模转变。2007年中国GDP首次超过了德国,名列世界第三,其后要达到与日本同等规模水平,基本上只需要数年时间,在2010年实现或者是2011年实现。中国在超过日本后,将会追赶美国。

   按西方媒体的预测,中国将在2025年前后,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

   但是即便在2010年中国实现了与日本GDP规模的等同,也由于中国人口是日本的10倍,中国的人均GDP也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处于发展中国家的行列。就是在2025年赶超了美国,中国也还没有完全从发展中国家转为先进国。

    这意味着中国在今后几十年依旧有很大的发展前景。GDP规模的增加,让中国有了靠自己力量发展经济的可能,中国与其他国家之间垂直的资本与技术关系将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改变,欧洲国家之间、欧洲与美国日本之间的水平贸易投资模式,在中日之间也有了可能。虽然这种关系尚不足以水平方式表现出来,但至少会出现介乎垂直与水平之间的倾斜模式。

   ODA成功地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条件,中国经济的增长,让中国GDP规模与日本持平,而这个变化则让新中日经济关系的出现有了客观条件。

3000亿贸易总额已经来到中日面前

   按日本方面的统计,2008年中日贸易总额为2663亿美元,距3000亿美元只有半步之遥。如果没有美国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按照2005年以来中日贸易总额平均每年增加12%的增长率计算的话,本来在2009年中日贸易总额是能够达到3000亿美元的,顺利地话还能超过3000亿美元大关。但是从2009年上半年国际经济状况上看,突破3000亿有一些困难,但随着日本经济开始好转,2010年中日贸易总额突破3000亿美元的可能性很大。

   这主要由于中国经济保持了持续发展的势头。2009年中国GDP增长率超过8%,2010年这个增长速度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化。09年下半年中国对外贸易状况已经出现了好转,中日贸易同样开始向平稳转变。

    日本经济受日元汇率急剧升值、国内投资势头转弱等影响,GDP在水平线上勉强维持,但一直还在水平线上,没有下降成负值。日本民众对自民党政策不满,通过选举已经让民主党上台执政。民主党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后,在2010年应该能够拿出稳定日本经济的政策,日本经济走向新的发展有了可能。

   在这样的政治经济背景之下,2010年中日贸易总额完全有可能突破3000亿美元。中日各自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带来两国贸易的增加。而一个经济走向强大的中国,更能够寻求新的模式,让经济贸易往来更加频繁。

   从中日进出口贸易的内容看,大宗交易为家电等电器机械、车床等工业用机械、钢铁等产业原材料、化工制品及汽车等运输机械。从中国国内的需求看,经济结构没有太大的变化,与日本的相关交易同样也没有太大的变化。汽车正在成为中国经济中的一个重要支柱,随着汽车产业在中国的进一步发展,日本在汽车方面与中国的联系将更多,汽车业也将更大地推动中日经济向新阶段发展。

   中日贸易中还出现了日本企业在中日之外的其他国家拿到的项目后,由在华日本企业从事制造,在华企业派员工去安装调试等新变化。在阿拉伯国家、在东南亚的一些发电厂、水泥厂项目就是用这个形式来做的。从数据统计上看,在这些国家建厂的设备、服务等,并没有算在中日两国的贸易总额中,但这其实是中日合作的一个重要结果,是今后进一步发展的一个方向。这方面的中日合作,既用好了日本现有的资本、技术能力,又很好地用上了中国制造的特点,两者取长补短,有着不断开拓新市场的前景。

新东亚企业家的时代已经来临

   中日经济的共同发展,让东亚企业家有了更大的活动余地。我们现在处于大企业家繁星闪烁的时代,企业家不仅在经营上有了开天辟地的新机遇,在谋求企业联合,与国外企业共同开拓第三国新市场等方面,也已经有了实现的社会条件。

    东亚企业家在过去一段时间内讲本企业的发展规律的较多,从东亚大局阐述企业发展前景的较少。在东亚我们还没有看到像主张建设欧盟那样的德国、法国企业家的出现。东亚经济联合在具体操作层面已经开始,只是企业家的语言太少。

   今天东亚企业家已经渐渐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我们期待有更多的东亚企业家,在中日共同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成为世界最重要的贸易对象国的时候,更好的发挥起自己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