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的中小企业,下降的日本竞争能力

打印

   美国媒体在质疑“日本制造”的安全性。《纽约时报》在1月29日发布了《召回产品排名榜》,首当其冲的就是丰田。将近1000万辆丰田车的召回,用美联社的话来说,“损毁了日本制造的形象”(1月31日)。

   日本制造正在面临巨大的挑战。日本经济在“失落的20年”中,渐渐地丧失其产品开发及制造管理能力,在全球化过程中,日本企业希望通对节能环保、新能源等方面的投资来实现转型,但在转型成功之前,丰田、索尼等企业在体制上存在的各种问题已经暴露无遗,日本制造业要从困局中挣脱出来,让日本经济走出失落的20年,恐怕需要花不少时间。

   这个困局的结果,我们从丰田等企业暴露出的问题,今天才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日本经济专业记者对《环球时报》说:“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年日本中小企业的衰败,失去了坚强的中小企业支持,要日本汽车、家电依旧维持二十年前的质量,可谓困难重重。”

    “上个世纪70年代那种让全世界震撼的日本制造业神话,早已如风前残烛。”这位记者认为,日本制造业出现如此多的问题,原来早已埋下了伏笔。

残缺的金字塔基底

   从东京车站坐城轨20分钟后就到了川口。走出站台并没有看到遍地冒烟的工厂,但车站前浇铸工人手握铁锹往炉中添煤的雕像,还在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日本浇铸产业最集中的地方。

   坐上十分钟的汽车,便到了一位在大学教书的林老师家里。和去年来时不同,这位老师入住的高层大厦附近,又少了数家浇铸作坊。“最近几年这里的空气越来越好,交通越来越方便。”林老师说。原以为这是在夸赞日本的环保政策,但后来听到林老师说附近商店一个接着一个开始让铁将军把门,市里税收江河日下,消减各种福利待遇已经成为必然时,知道这并句话并没有那种含义。

   “你看,这是前不久刚刚拆除的一家工厂。我和老板很熟,他是做汽车零件的,厂里原来有十几个人,后来就剩下老板和他的儿子了,现在连老板也走了。”林老师指着楼下很大的一块空地说。

   日本制造业中的中小企业在这些年数量上已经大大减少。从2009年日本官方统计看,1991年日本全国有1472家浇铸工厂,到2007年减少到了765家(减少了48%)。生产模具的企业从7496家减少到5188家(减少30%)。金属冲压在汽车、家电生产中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这方面日本企业的数量同样出现了减少,从1991年的5103家企业,缩减到了3348家(-55.9%)。

   企业的数量减少后,存活下来的企业并没有因此拿到什么利润。在东京品川区,记者认识的一家从事零件冲压工作的小企业,工厂院内堆满了各种加工完的零部件。“恭喜发财!”听到记者这么说,老板满面愁容。“来委托我们加工的企业,什么都不说,先要让我们的加工费和周边国家看齐。首先是我们的工资不能减到和越南一个等级,其次比机械化程度,我们也不能和中国企业同日而语,让我怎么把加工成本降下来?”工作是多了,他们似乎并没有拿到多少利润。

   在日本汽车、家电企业大量转移到国外后,日本的零部件加工企业也跟着这些企业去了国外。在苏州菱富铝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长谷川润对《环球时报》说:“我们在全世界有三家汽车用挤压零部件的生产工厂。苏州工厂在设备和管理上与日本母工厂完全一样。”产品质量上乘,但从工人工资、企业纳税等方面对中日做一个比较的话,当然苏州成本优势要大大超过日本的母工厂。

   在中日两国的生产一线,记者看到的情况截然不同。同样是操作冲压机的工人,中国至少要比日本年轻20到30岁。日本一线上50岁左右的工人触目皆是,中小企业那些老板,岁数在60以上的,也和工人一起在一线干活。让岁数大的工人天天加班体力上受不了,日本中小企业在效益好的时候也想招募工人,但能招到的有限。

   汽车、家电组装厂是金字塔的顶尖,支撑金字塔的是那些中小零部件厂家,但这里工人岁数高,劳动强度大,企业数量在减少。在这样的环境中保证零部件质量能和20前一样自然有困难。在金字塔的基底出了问题以后,日本制造业接二连三地遭遇召回,本来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