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核密约,虚伪的半个世纪

打印

                本刊记者/陈言

   东京大学教授,原日本政府派驻联合国大使北冈伸一,在2010年3月9日将《关于日美密约的外务省调查报告》,以及由外交方面的学者组成的“有识者委员会”撰写的《验证报告书》,隔着一张不太宽的桌子,双手递交给外务大臣冈田克也时,电视台、日本媒体的摄影记者同时把镜头全部对准了北冈、冈田两人。

   争议了半个世纪的日美军事同盟中的日美核密约,终于在民主党政权出现以后,有了一个去重新审视的机会。对于日本国民、日本周边国家均非常关心的日美核密约问题,外务省在挑选调查委员会成员的时候,煞费苦心。日美核密约的存在一旦大白于天下,日本所主张的“无核三原则”(不拥有、不制造、不让外国军队带进核武器)就变成了一纸骗人的空文。这个结果虽然要由已经丢掉政权的自民党来负,但现任执政党要处理好对美关系,同样会因为调查结果的不同,陷入一种尴尬中。让已经是东京大学教授的北冈伸一来做这件事,特别是北冈教授做过日本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他会把握好用词火候的。

   10年前,当时的日本共产党委员长不破哲三曾经在国会追问过密约问题。现在密约的存在已经成为公开的事实,3月9日,调查报告及验证报告刚一出来,现任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便立即通读了一遍,随即接受了该党机关报《赤旗》的采访。他愤愤地说:“在日本安全保障这个大问题上,虚伪的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但现在携带核武器自由进入日本的状况依然没有改变,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民主党政府在报告出来以后,则是大大松了一口气。一方面他们可以对选民有了一个交代(选举时,调查日美核密约是民主党的一个口号),但另一方面则无需对美国说什么(报告使用了最高级的用词修辞手法)。3月12日,冈田大臣在见记者时说:“专家经过推论及展开自己的学者见识,对密约做出了结论。但是是画对勾、岔子还是三角,这不是简单地能给出结论的。”对于是否存在密约,日本政府似乎没有必要道出自己的正式见解。

   就相信美国今后不会把核武器带进日本吧。美国原国防部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在民主党当选为执政党后,2009年11月在日本一家杂志上说:“18年前除了在潜艇中装有核弹道导弹外,美军的普通军舰上已经不再装载核武器。”从美国方面讲,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听日本新政府在核武器问题上说什么了。

似有也似无的日美密约

   北冈伸一教授提交的调查报告书中,一开头就对“密约”有了一个定义。把密约分成了“窄意密约”(两国间达成了重要合意,但既不让国民知晓,也不公开),和“广义密约”(在一些重要事项上,两国没有明确的文书,只是达成了一种默契)。报告说日美之间只存在广义的密约。

    在志位和夫委员长看来,“报告承认日美间在核武器问题上存在讨论记录,但又不承认日美间在带入核武器问题上存在密约。”大多数日本人都认为自民党执政时期,准许美国军队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但到了调查书那里,通过一种语言上的修辞,让核武器等如此重大的事项从“窄意”变成“广义”后,密约就像变戏法的刘谦手中的纸牌、牛奶一样,转眼间就没了。

    日本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唯一遭受核武器袭击,民众死伤惨重的国家。对于核武器的危害,日本民众有着比其他国家更加深切的体验,反核也一直在日本很能获得支持。在朝鲜具有了核武器以后,普通日本人对朝鲜的态度出现了很大的改变,不信任朝鲜的人骤然间多了起来,原因也在这里。日本政治家中主张应该探讨日本是否拥有核武器的人不少,但最终日本没有去实现拥有核武器,这和日本在二战中遭受过原子弹的轰炸有着很大的关联。

   但是,一方面是日本民众要拒绝核武器,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要躲在美国核保护伞下面,发展经济、成为世界上的经济强国。反核与依赖核保护成为日本国家的一种矛盾。在这个矛盾的体制下,出现了日美核密约。到了该解决核密约问题的时候,不是日本国家出来澄清事实,而是找几个学者“调查”“验证”一下,政府全盘接纳,事情就算完结了。志位说:“(日本)政府不去检查报告的内容,照单接受,全文发表,这恐怕不是政府负责任的态度。”

心照不宣的美军核武器

   至于美军是否把核武器带进了日本,日本政府不问,美军不说,就这么维持了50年。其间反核运动在日本风起云涌,每次美军航空母舰、核潜艇等进入日本港口时,都会有成千上万的抗议群体去那里游行,在国会则是在野党一遍又一遍地提问美军是否携带了核武器问题。

   尽管日本政府号称执行无核三原则,但对于美军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一事只是心知肚明,嘴上没说而已。

   从美国方面传出的信息,从日本学者通过去美国查看解密的外交文书等方法,美军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一事跃然纸上。

   美国原驻日大使赖肖尔早在1981年接受日本记者采访时就说:“在日美双方知晓的前提下,美国海军的舰艇携带核武器驻扎在日本基地。”赖肖尔大使公开承认这违反了“无核三原则”,为此日本国内批评日本政府的声音不绝于耳。美军退役海军上将拉洛克也说:“携带核武器的舰艇去日本港口停靠时,是不会特意提前卸下自己武器的。”说得极为正常,但在日本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日本学者在美国国家图书馆里找到了相当多的证据。美国的外交文书通常会在30年后公开。日本大学的一位教授就在公开的文书中,找到了1963年赖肖尔大使与当时的外务大臣大平正芳之间,就携带核武器进入日本基地一事的通信记录。这些说明日本政府是准许美军把核武器带进国内的。

   2010年3月和4月合刊的美国外交专业杂志《外交事务》上,发表了美日财团理事长乔治•帕卡德的文章。他写到,1966年美军就违反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将原来安放在冲绳的核武器自作主张地搬迁到了本州岛上的岩国基地。

   美军核武器问题到了1991年才有了很大的转机。随着东西冷战的终结,乔治•布什美国总统宣布取消在陆地上配备的战术核武器及海上配备的战术核导弹。核潜艇中配备了核武器否,核潜艇是否也到达了日本基地,“目前日本媒体没有去追究,结果不明不白。”一位在北京的日本老资格记者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没想骗人”的首相、外相

   尽管日美核密约报告在用词上已经充分照顾了日本外务省、日本国家的面子,但是明人一看就知道,密约是存在的,美国核武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可以携带进入到日本的。那么几十年来执政党政治家在国会上反复强调的“无核三原则”就成了一场闹剧。

   10日,原首相安倍晋三站在电视台摄影机前说:“对于密约问题,我从未查证、验证过这个问题。”特别精通军事问题,在日本拥有核武器问题上积极发言的安倍如是说。40年前,安倍的老爷,时任首相的岸信介,积极地修定了日美安保条约,让日美军事同盟正式成立。“评价该让历史去做。我想当时的政治家会用这样的心情去做判断的。”安倍原首相说。他比谁都更愿意维持有核保护伞的日美关系。

   在国会答辩时坚持说不存在日美核密约的原外务大臣川口顺子说:“我问过事务方面的官员,也参考了过去几代外务大臣的答辩后,做出了我的答辩。我并没有想骗人。”川口并未对密约本身存在与否多说什么。

   在北冈报告书的最后,附上了这样几句“提言”:外交记录的公开原则中有一条是“30年公开原则”,但现在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原则已经基本停滞,与初期的意愿相比出现了后退。我们希望外务省进行人心方面的改革,强化人员与体制,让公开审查出现根本性的进展,并为此尽早寻求具体对策。

    虚伪的半个世纪已经过去,一种公开透明的日本外交是否能够出现,从现在验证日美核密约上,我们还看不出任何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