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的世博记忆(1) 人山人海的大阪世博

打印

   从大阪国际机场(伊丹空港)坐上单轨火车,没有几站便能到达大阪世博公园。

   4月盛开的樱花,泛出淡淡的粉红色,没有一点绿色枝叶夹杂其中,让40年前的大阪世博(1970年3月14日到9月13日)标志性建筑物----太阳塔如同飘在薄云之上。就像瞬间即逝的樱花一样,现在40年前访者如云的世博会,已经成了往日的回忆,在350公顷会址上,仅留下了这个巨塔。如果没有这太阳塔,没有世博公园的名字,似乎这里和世博没有太大的关系。

   如同4月怒放的樱花,千树万树在短短的一两天内全部绽开一样,6400万人曾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蜂拥至这里。花期过后樱花树变成了公园中普通的树木,没有了往日的热烈。在世博公园里,想不出这么窄小的一块土地,竟然让日本半数的人口来访过,而如今绿色的草地已经没有了任何关于40年前的记忆。

   晚上天黑以后,直到夜半到来前的23时,太阳塔上巨大的“黄金脸”睁开两眼,放出光芒来。不过这也是在沉睡了整整40年后,从2010年3月才开始重新点灯的。“这里离机场较近,怕飞行员把这里当成了伊丹空港的指示塔。”大阪府的一位官员说。40年前,太阳塔作为世博会的主要照明塔之一,让无数的来访者穿梭于各个场馆之间。大阪世博闭幕后,太阳塔便睡过去了,一睡就是40年。只有塔身上“EXPO’70”(70年世博)这几个大字,一直在证明这里是世博的中心,塔身曾经是日本民众趋之若鹜的一个目标。

   但是大阪曾经举办过世博,这个记忆一直留存在大阪市民心里。20年后的1990年,大阪举办了“花卉博览会”,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推出了上海世博大阪馆,大阪比其他城市更加珍重世博机会。

   今年54岁的网民风子太郎,在2010年4月开始把1970年在世博上拍的照片上到了自己的网页上。

   40年前,风子还只是个中学二年级的学生。他去参观世博时,戴了一顶草帽,白色衬衣外斜跨了一架照相机,手里拿着一个签字本。

   “1945年战争结束后,到1970年正好过去了25年。那时我们还很少能够在大阪看到外国人,在世博会上,中学生的最大的任务就是去每个展馆盖章,找能说上话的外国人签字。”风子在自己的照片下面写到。

   在1964年开过东京奥运会后,日本经济在68年追赶上了西德,在世界上成为GDP规模第二的国家。世博在大阪的召开,成为日本展示其经济的高速增长、国民生活走向“富足”、构筑日本新国际形象的时代象征。人口在1亿上下的日本,在短短的半年内有6421万8770人(其中外国人170万人)涌向大阪,带着一种憧憬观看一个又一个展馆。

   观众之多超出了最多3000万观众来观看的最初设计。谈到人山人海的状况时,《每日新闻》在1970年9月6日的一则报导中写道:

   “人,人,到处是人。从国际商贸市场到北大阪快车线之间,有一座300米长的路桥。这成了ˋ堵死了的管道ˊ。数不清的人在桥上呻吟,被踩踏的孩子发出了像是被火烧伤了一样的尖叫。保安早就消失在了人群中不见踪影。拥挤已经让人喘不过起来,双脚悬空的人不在少数,他们的脸上杀气腾腾,彼此叫骂之声不绝于耳。……桥上人流成为死结的时候,有人歇斯底里地叫喊:ˋ这算是什么世博,死去吧!ˊ众人的脸上透出了绝对的愤怒,那是一种对高额购买门票后,竟然遭受如此待遇的一种无奈的愤怒。”

   风子是利用暑假期间去看的大阪世博,那时一天的参观人数已经有50多万人,到了差不多世博快要结束的时候,尽管大多数日本人知道要在会场上等很长时间才能进展馆,但最多的时候一天来了85万人。

   除了《每日新闻》报道的路桥上的拥挤现象外,大多数情况下大阪世博秩序井然。从留存的大阪世博纪录看,当时来世博参观的人平均在园内滞留时间为6个半小时,其中有4个小时在排队等待参观。夏日,大阪的太阳非常的火辣,大多数人和风子少年一样,是带着草帽去看世博的。展馆外面长长的队伍,让人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却无人插队,无大声喧哗。

   《读卖新闻》1970年9月9日采写了当时的参观者。“他们似乎是为了盖一个章或者是让外国人给签个字而来的。花了那么长的等待时间,等他们进入到馆内的时候,一个硕大的美国馆,很多人只花4分钟在里面转一圈就出来了。”美国馆内的一位解说员对记者说:“我们听到很多人说根本看不到展品,只能远远地看其他人的后脑勺。”而一位从群马县乡下来的人说:“你问我都看到了什么?我什么展品也没有看到,我能看到了世博展馆就是参与世博活动了。”

   大阪世博留下的印象不在于园内异常的拥挤,不在于看到了什么展品,减少自己观看的时间,让排在后面的人能尽早参观,很多日本人是这样做的。而风子少年等手中的那个签字本和场外的照片,这些在以后的40年中,也一直未能从他们心中抹去。